常年期 第三十三週 星期三

常年期 第三十三週(彌撒講道:請點選1請點選2

星期一 讀經一 福音
星期二 讀經一 福音
星期三 讀經一 福音
星期四 讀經一 福音
星期五 讀經一 福音
星期六 讀經一 福音


世界的創造者,必償還你們的靈魂和生命

讀經一:加下七1、20-31

1  【那時】有兄弟七人與他們的母親一同被捕,國王命人用鞭子和牛筋痛打他們,強迫他們吃法律禁止的豬肉 …

20  尤當稱奇,最值得光榮記念的,還是他們的母親。她在一日之內親見七個兒子死去,還能欣然忍受,因為她全心寄望於上主。
21  她心中充滿高尚的情緒,以大丈夫的氣概奮發起女性孱弱的心靈,用本國的話,一一鼓勵他們說:
22  「我不知你們怎樣出現在我的腹中:不是我給了你們靈魂與生命,也不是我構成了你們每一個人的身體。
23  世界的創造者,既然形成了人的初生,賜予萬物以起源,也必仁慈償還你們的靈魂和生命,因為你們現在為愛護他的法律捨生致命。」
24
  安提約古自覺受了輕慢,猜想這番話必是諷刺自己,就趁最幼的一個尚在,不斷用話勸誘,且向他起誓,只要他棄捨自己祖傳的一切,保證他必享富貴幸福,作自己的朋友,且得高官厚祿。
25  可是,少年人對這話毫不介意,因此王就召他的母親來,勸她給少年人出個得救的主意。
26  國王再三勸了她,她纔同意去勸說自己的兒子。
27  於是她向他彎著身,嘲弄著暴君,用祖國的話這樣對他說:「我兒,你憐恤我罷!我在腹中懷育你九個月,三年哺養你,又栽培提攜養育你,直到現在的年紀。
28  我兒,我懇求你仰視天,俯視地,觀察天地間形形色色的萬物!你該知道,這一切都是天主從無中造成的,人類也是如此造成的。
29  你不要怕這劊子手,反該對得起你的哥哥們,視死如歸,好叫我在天主顯示仁慈的時候,可迎接你的哥哥和你!」
30
  她剛說完了話,青年人就說:「你們還等什麼?我決不聽從國王的命令,我只聽從梅瑟給我們祖宗立定的法律命令。
31  你這設法迫害希伯來人的罪魁,你決不能逃脫天主的手!」

釋義

《瑪加伯書下》第七章敘述了一個母親與七個兒子同天殉道的故事,故事最根本的重要性在於清楚顯示了對於復活的信仰。第二個兒子死前說的話尤其清楚地顯示出,他對於復活的信仰建立在天主的大能上(加下七9)。這位勇敢的母親向最小的兒子指出,天主從無中創造了天地萬物(28)。至於人們常問的問題:為什麼大能的天主沒有用祂的大能保護相信祂的人?這裡所提供的答案是:我們受苦是為了我們的罪過以及我們民族的罪過(加下七32、38)。這些殉道者警告迫害者,他們將受到天主的報復,這符合當時之人對於天主正義的觀念。讓人驚訝的是23節中的肯定:天主必把「靈魂和生命」償還給祂忠信的僕人,並不是出於正義,而是出於祂的「仁慈」。


福音:路十九11-28    線上播放

11  當眾人聽這話的時候,耶穌因為已臨近耶路撒冷,而且他們都以為天主的國快要出現,遂設了一個比喻,說:
12  「有一個貴人起身到遠方去,為取得了王位再回來。
13  他將自己的十個僕人叫來,交給他們十個『米納』,並囑咐說:你們拿去做生意,直到我回來。
14  他本國的人,一向懷恨他,遂在他後面派代表去說:我們不願意這人為王統治我們。
15  他得了王位歸來以後,便傳令將那些領了他錢的僕人給他召來,想知道每個人做生意賺了多少。
16  第一個前來說:主,你的那個『米納』賺了十個『米納』。
17  主人給他說:好,善僕!你既然在小事上忠信,你要有權掌管十座城。
18  第二個前來說:主!你的那個『米納』賺了五個『米納』。
19  主人也給這人說:你也要掌管五座城。
20  另一個前來說:主,看,你那個『米納』,我收存在手巾裡。
21  我一向害怕你,因為你們是一個嚴厲的人:你沒有存放的,也要提取;沒有下種的,也要收割。
22  主人向他說:惡僕!我就憑你的口供定你的罪。你不是知道我是個嚴厲的人,沒有存放的,也要提取;沒有下種的,也要收割的嗎?
23  為什麼你不把我的錢存於錢莊?待我回來時,我可以連本帶利取出來。
24  主人便向侍立左右的人說:你們把他那個『米納』奪過來,給那有十個的。
25  他們向他說:主,他已有十個『米納』了。
26  我告訴你們:凡是有的,還要給他;那沒有的,連他所有的,也要從他奪去。
27  至於那些敵對我,不願意我作他們君王的人,你們把他們押到這裡,在我面前殺掉。」
28  耶穌說了這些話,就領頭前行,上耶路撒冷去了。

New Icon釋義

接近耶路撒冷和逾越節的到來,強烈激起了群眾的希望:天主的國臨近了,現在「達味之子」應該以以色列君王的身份顯示出來了。

「米納」的比喻清楚說明,這個時辰尚未來臨。比喻中的「貴人」前往遠方,為了求取王位再返回本國(這個比喻影射一段歷史:大黑落德的兒子阿爾赫勞曾前往羅馬,由凱撒奧古斯都受封為猶大王)。在這個期間,僕人們代管主人的財物。比喻真正的核心是第三個僕人的情況。事實上,他並沒有浪費主人的財物,根本沒有做任何壞事,卻仍被主人判定為一個「惡僕」!他到底有何過錯?他使自己遠離他的主人,面對主人,他只有怕懼,卻完全沒有信賴。他根本不認識自己的主人。由於他認為自己的主人嚴苛,因此遭到嚴苛的判罪。單單因為天主是更強大的而服從天主是不夠的,這是死人的服從;生命若沒有信賴與愛,根本不是生命。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