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常年期 第三三週 星期一

天主的烈怒臨到以色列人身上

讀經一:加上一10-15 41-4354-57 62-64

10  【在那些日子裡,從亞歷山大的大臣和子孫中】產生了一條禍根,就是安提約古的兒子安提約古厄丕法乃,他曾在羅馬做質,於希臘帝國一三七年登極為王。11  那時,在以色列人中出現一些歹徒,煽惑民眾說:「我們去和我們四鄰的外方人立約,因為自從與他們絕交以來,就遭遇了許多患難。」12
  這種輿論很受當時人的歡迎;
13  遂有一些人極為興奮,便去朝覲國王,國王就批准他們採用外邦的禮俗。
14  他們便照外邦人的風俗,在耶路撒冷修建了一座體育場,
15  且彌補割損的痕跡,背離聖約,為服從外邦人的規律,自甘墮落。

41  王隨後諭令全國,使各國民族合成一個民族,
42  全放棄本國固有的禮俗。於是各外邦民族都表示服從君王的諭令,
43  也有許多以色列人甘心接受了他的宗教,向偶像獻祭,褻瀆安息日。

54  一四五年「基色婁」月十五日,王在祭壇上立了一個可憎惡的邪物,同時在猶太各城修築了祭壇,
55  在各家門前及街市上焚香;
56  凡找到的法律書都撕毀焚燒,
57  凡搜出存有約書或恪守法律者,不論是誰,都應按諭令處死。

62  雖然如此,仍有許多以色列人堅持不變,決不喫不潔之物,
63  寧願捨生,而不願因吃禁食而自污,更不願褻瀆聖約;因此他們被判處死刑。
64  這實在是天主向以色列人發的盛怒。

釋義

《瑪加伯書上》報導一個混亂的時代,也就是介於安提約古四世(175BC)執政和大司祭息孟死亡(135/134BC)之間的數十年 ─《達尼爾先知書》也是在這時代中寫成。這部作品以希伯來文寫成,但是現今存在的只有翻譯本,因此希伯來聖經沒有將之收納;天主教的傳統則將之納入舊約正典綱目之中。

在放逐後的時期,以色列雖然仍然自認是天主的選民,不過事實上,他們僅僅在宗教禮儀的生活中,享有有限度的自主,幾乎被描述為生活在與世隔絕的特殊居住區域(Ghetto)的少數民族。色婁苛王朝推行仇視宗教政策,其中又以安提約古四世為甚,這些嚴峻的情況使人看清,當時猶太人中出現兩個不同的群體,兩種不同的生命方向:其中一個主張對世界開放,他們提出的解決方案是:從自己的限制中(Ghetto)走出;另一個則是堅持對法律忠實的黨派,把一切外邦相關的東西皆視為可憎之物。因此瑪加伯家族在捍衛猶太宗教與身份時,其實同時面對兩個對手,一個是政府強烈的宗教政策,另一個則是自己猶太民族中願意和外邦政權合作的人。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