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期 三十三週 星期二

雙數年 常年期 第三十三週
星期一 讀經一 福音
星期二 讀經一 福音
星期三 讀經一 福音
星期四 讀經一 福音
星期五 讀經一 福音
星期六 讀經一 福音


誰若給我開門,我就要進去和他吃飯

讀經一:默三1-6; 14-22

(若望我,聽到天主對我說:)你給撒爾德教會的天使寫:「那持有天主的七神和七顆星的這樣說:我知道你的作為,也知道你有生活之名,其實你是死的。你該儆醒,堅固其餘將要死的人,因為我沒有發見你的作為,在我天主面前是齊全的,所以你應回想當初你是怎樣接受了,是怎樣聽了天主的道:你該遵守,又該悔改;假如你不儆醒,我必要像盜賊一樣來臨,你也不知道我何時臨於你。可是,在撒爾德你還有幾個沒有玷污自己的衣服,他們必要穿上白衣,與我同行,因為他們當得起。勝利的必要這樣穿上白衣,我決不將他的名字從生命冊上抹去;反之,我要在我父面前,在他的天使面前,承認他的名字。有耳朵的,應聽聖神向各教會說的 話。」

你給勞狄刻雅教會的天使寫:「那做『阿們』,做忠信而真實見證的,做天主創造萬物根源的這樣說:我知道你的作為:你也不冷,也不熱;巴不得你或冷或熱!但是,你既然是溫的,也不冷,也不熱,我必要從我口中把你吐出去。你說:我是富有的,我發了財,什麼也不缺少;殊不知你是不幸的,可憐的,貧窮的,瞎眼的,赤身裸體的。我給你出個主意:你要向我買用火煉好的黃金,為使你富有,也買件白衣穿上,為不顯露你裸體的羞恥,又買點眼藥,抹在你的眼上,為使你能看見。凡我所疼愛的人,我要譴責他,管教他;所以你應當發奮熱心,痛悔改過!看,我立在門口敲門,誰若聽見我的聲音而給我開門,我要進到他那裏,同他坐席,他也要同我一起坐席。勝利的,我要賜他同我坐在我的寶座上,就如我得勝了,同我的父坐在他的寶座上一樣。有耳朵的,應聽聖神向各教會說的話。」

釋義

若望默示錄第一部份是七封信函(默二1-三22),目的在於幫助小亞細亞的教會(以及整個教會)團體為主的即將到來做好準備。從這些信函重複出現的結構和以及各信件的內容可以看出,這些團體都面臨嚴重的威脅而陷入窘困的情境。當時在小亞細亞地區,整體性迫害教會的情況尚未發生,然而即使如此,這些小小的信仰團體仍然難以維持自己的身份與存在。猶太以及外邦的影響處處都可以感受的到。信仰團體開始明顯地顯露疲態,厄弗所教會(二3-4),撒爾德教會(三 1-2)和勞狄刻雅教會(三15)都被指責已變的冷淡、溫吞。他們被警告要立刻悔改,因為審判即將來到。相對而言斯米納、提雅提辣、和非拉德非雅教會顯的站立的比較穩固,然而他們也必須被提醒:「應該堅持已有的」,因為到處都是撒旦聚集的會堂(參閱:默二9、24;三9)。

這七封信所有的內容也是針對我們這個時代每一個信仰團體提出的:提醒我們悔改、保持忠信,警告我們不要過於驕傲自信,宣告主即將來到,必要執行審判和賞報。

反省

我的信仰態度究竟如何?冷?熱?還是無所謂與漠不關心?

我是否想過死亡?如果我現在過世,能夠坦然面對為我們死而復活的主嗎?


福音:路十九1-10    線上播放

耶穌進了耶里哥,正經過的時候,有一個人名叫匝凱,他原是稅吏長,是個富有的人。他想要看看耶穌是什麼人;但由於人多,不能看見,因為他身材短小。於是他 往前奔跑,攀上了一棵野桑樹,要看看耶穌,因為耶穌就要從那裏經過。耶穌來到那地方,抬頭一看,對他說:「匝凱,你快下來!因為我今天必須住在你家中。」 他便趕快下來,喜悅地款留耶穌。眾人見了,都竊竊私議說:「他竟到有罪的人那裏投宿。」匝凱站起來對主說:「主,你看,我把我財物的一半施捨給窮人;我如果欺騙過誰,我就以四倍賠償。」耶穌對他說:「今天救恩臨到了這一家,因為他也是亞巴郎之子。因為人子來,是為尋找及拯救迷失了的人。」

釋義

耶里哥城是人類最古老的城市,在耶穌時代更是重要,位於約旦河谷前往耶路撒冷的必經之路,很多税吏在此收集税款。匝凱是税吏長,他的職務使他的家庭富裕豐厚,但也因為他職務的關係,遭到同胞的輕視與排斥。

「匝凱」是希伯來人常見的名字,意思是「純潔的」。大概他聽到別人對耶穌的讚美,渴望親眼見到耶穌,因而不顧自己的形象爬上樹,只為見耶穌一面。匝凱的誠心得到意外的報酬,耶穌告訴他:「我今天必須住在你家中」。耶穌一向熱切地救援罪人,因此匝凱單純的渴望,便足以感動耶穌,向他顯示慈愛。

耶穌和匝凱相遇立刻產生效果,匝凱竟然打破對財富的執著,立刻將自己的財務施捨給窮人。他由於職務的關係,難免對人有所剝削,如今他也表示願意償還,按羅馬法律,現行竊犯規定要以四倍償還,按希伯來法律只在某種情形下須以四倍償還(出二十一37)。因此,匝凱做了很大的回應。

耶穌最後的回應,不只是對匝凱,也是對一切在場的人說的:人子來,是為「尋找及拯救迷失了的人」!這也顯示耶穌具有的普世性,祂的仁慈並非只賞給猶太人,而是給所有的人。

反省

我是否渴望與耶穌相遇?我能像匝凱一樣勇敢,為堅持理想而不顧別人異樣的眼光嗎?

我如何對待生活周圍被貼上「罪人」標籤的弟兄姊妹?我接待過他們嗎?我願意接納他們嗎?

祈禱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