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期 第二十八週 星期四

常年期 第二十八週 (彌撒講道:請點選1請點選2

星期一   讀經一 福音
星期二   讀經一 福音
星期三   讀經一 福音
星期四   讀經一 福音
星期五   讀經一 福音
星期六   讀經一 福音


祂在創世以前,就在基督內揀選了我們

讀經一:弗一1,3-10

1  因天主的旨意,做耶穌基督宗徒的保祿,致書給那些【在厄弗所的】聖徒和信仰基督耶穌的人。

願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的天主和父受讚美!他在天上,在基督內,以各種屬神的祝福,祝福了我們,
4  因為他於創世以前,在基督內已揀選了我們,為使我們在他面前,成為聖潔無瑕疵的;
5  又由於愛,按照自己旨意的決定,預定了我們藉著耶穌基督獲得義子的名分,而歸於他,
6  為頌揚他恩寵的光榮,這恩寵是他在自己的愛子內賜與我們的;
7  我們就是全憑天主豐厚的恩寵,在他的愛子內,藉他愛子的血,獲得了救贖,罪過的赦免。
8  的確,天主豐厚地把這恩寵傾注在我們身上,賜與我們各種智慧和明達,
9  為使我們知道,他旨意的奧秘,是全照他在愛子內所定的計劃:

10  就是依照他的措施,當時期一滿,就使天上和地上的萬有,總歸於基督元首。

釋義

《厄弗所書》的表達方式和思想與保祿早期的書信不同,因此許多學者主張,這個作品並非出自保祿,而是他的學生所寫。書信中關於基督和教會的言論,毫 無疑問超過保祿早期書信所說的,但是應該屬於保祿思想繼續的發展。此外,這封書信和《哥羅森書》間有引人注目的相似度,可以肯定二者之間有相當大的依附關 係。

《厄弗所書》討論的核心問題是:基督徒存在的根本理由是什麼?這樣的存再帶來什麼責任?信件的開始是一首讚美詩歌(一3-14),以「祝福」這個關鍵概念綜合天主的一切行動。祝福的起源是天主永遠的、無法解釋的「」(5)。天主和人來往的歷史就是天主啟示祂的愛,歷史的最終目的就是使人「頌揚他恩寵的光榮」(6、12、14)。這個「」(「祝福」)表現在許多具體的恩寵上:罪過的赦免(7)、認識天主旨意的奧秘(9)、確信必將分享天主的國(11)。


迫害先知

那時候,耶穌對法學士說:「禍哉,你們!你們修建先知的墳墓,而你們的祖先卻殺害了他們,可見你們證明,並贊成你們祖先所行的事,因為他們殺害了先知,而 你們卻修建先知的墳墓。為此,天主的智慧曾說過:我將要派遣先知及使者到他們那裏,其中有的,他們要殺死;有的,他們要迫害,為使從創造世界以來,所流眾 先知的血,都要向這一代追討,從亞伯爾的血,到喪亡在祭壇與聖所之間的則加黎雅的血,的確,我告訴你們:都要向這一代追討。禍哉,你們法學士!因為你們拿 走了智識的鑰匙,自己不進去,那願意進去的,你們也加以阻止。」耶穌從那裏出來以後,經師們及法利塞人開始嚴厲追逼他,盤問他許多的事,窺伺他,要從他口 中抓到語病。

釋義

本日經文的脈絡是耶穌責備法利塞人和法學士,這些指責皆以「禍哉」開頭。今日福音很具警世性,重點在指責他們「殺害先知」。耶穌的方式是以他們認為正確的行為-「修建先知墳墓」來指出他們的問題所在。

首先,在猶太民族的歷史中,上主派遣過許多先知來勸誡、提醒以色列民族轉向上主,回到信仰的正途。而猶太人的確由歷史的教訓中,認出了這些先知真是天主所派遣,他們的話語確是來自上主。為表敬意,當然「修建先知的墳墓」。

不過在這些先知生活之時,當時猶太人並沒有接受先知的話語,反而將之「迫害,甚至殺死」。因此,猶太人「修建先知墳墓」的行為便帶有補償祖先罪過的意義;法利塞人大概也因此自視為不同於祖先,自認為是走在上主正義之路的「義人」。

耶穌卻指出他們的盲點:看到祖先過去的冥頑,卻不知自己正在重複以往的執囿,不但不接受「眼前」這位天主的使者,反而將之嚴厲迫害。耶穌並引舊約史上第一 個謀殺案「亞伯爾的血」(創四8)和最後一個謀殺案「則加黎雅」(編下二四20-21),指出這種冥頑不靈的持續與普遍。所以耶穌說:「可見你們證明,並 贊成你們祖先所行的事。」而這段言論更引起經師及法利塞人的敵意與迫害:「開始嚴厲追問他,盤問他許多事,窺伺他,要從他口中抓到語病。」這正好證實了耶 穌指責的正確無誤。

反省

我有沒有「自以為義」的時候?

我如何面對別人的指責與規勸?是否能夠由天主的角度,檢視自己的行為與動機?

祈禱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