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活期 第七週 星期五

復活期 第七週(彌撒講道:請點選1請點選2

星期一   讀經一  福音
星期二   讀經一  福音
星期三   讀經一  福音
星期四   讀經一  福音
星期五   讀經一  福音
星期六   5月14日 聖瑪弟亞宗徒慶日   讀經一 福音


一個已經死了的耶穌,保祿卻說祂活著

讀經一:宗二五13-21

13  阿格黎帕王同貝勒尼切到了凱撒勒雅,向斐斯托致候。
14  他們在那裡住了多日,斐斯托就將保祿的事件,陳述給王說:「這裡有一個人,是斐理斯留在獄中的囚犯。
15  我在耶路撒冷的時候,司祭長和猶太人的長老告發他,要求定他的罪。
16  我回答他們說:當被告還沒有與原告當面對質,還沒有機會辯護控告他的事以前,就將那人交出,不合羅馬人的規例。
17  及至他們來到這裡,我一點也沒有遲延,次日便坐堂,下令把那人帶來。
18  原告站起來,對他沒有提出一件罪案,是我所逆料的惡事;
19  他們的爭辯,僅是關於他們的宗教及關於一個已死的耶穌,保祿卻說他還活著。
20  我對這爭執不知如何處理,就問他是否願意去耶路撒冷,在那裡受審。
21  可是,保祿卻要求上訴,將他留給皇帝審斷,我便下令留下他,等我解他到凱撒那裡。」

釋義

保祿運用羅馬公民身份賦予他的權利,要求上訴凱撒(宗二五11)。路加一再強調,羅馬官員總是正確地對待保祿。新到任的總督斐斯托努力地想弄清楚,這個對他而言難以明白的法律案件,到底怎麼回事。因此,他把這案件帶到阿格黎帕王面前。這裡出現的阿格黎帕王阿格黎帕二世,大黑落德的曾孫,最後一位猶太國王,和羅馬人關係良好。斐斯托向這位客人陳述犯人保祿的故事。

對路加而言,這段談話有兩個重點:1. 羅馬總督再次宣告,保祿沒有做過任何違法犯紀的事,羅馬帝國沒有任何理由反對他(和基督徒);2. 根據斐斯托的意見,這裡所爭執的問題純粹是一個猶太宗教內部的問題。問題是:是否耶穌活著?這的確就是根本的問題。


你餵養我的羔羊;你餵養我的羊群

耶穌同門徒吃完了早飯,耶穌對西滿伯多祿說:「若望的兒子西滿,你比他們更愛我嗎?」伯多祿回答說:「主,是的,你知道我愛你。」耶穌就對他說:「你餵養我的羔羊。」耶穌第二次又問他說:「若望的兒子西滿,你愛我嗎?」伯多祿回答說:「主,是的,你知道我愛你。」耶穌就對他說:「你牧放我的羊群。」耶穌第三次問他說:「若望的兒子西滿,你愛我嗎?」伯多祿因耶穌第三次問他說:「你愛我嗎?」便憂愁起來,遂向他說:「主啊!一切你都知道,你曉得我愛你。」耶穌對他說:「你餵養我的羊群。」

「我實實在在告訴你:你年少時,自己束上腰,任意往來;但到了老年,你要伸出手來,別人要給你束上腰,帶你往你不願意去的地方去。」耶穌說這話,是指他將以怎樣的死,去光榮天主。說完這話,又對他說:「跟隨我罷!」

釋義

復活的耶穌三次問伯多祿:「你愛我嗎?」好像要平衡伯多祿三次否認主的事實。而且三次稱呼伯多祿時都加上父親的名字「若望的兒子西滿」,重覆第一次遇見伯多祿時所說的「你是若望的兒子西滿」(一42),表達慎重,也反應耶穌善牧認識衪羊的名字(十14)。

耶穌的第一個問題:你比其他的門徒更愛我嗎?這或許是置於最後晚餐「我要為你捨掉我的性命」(十三37)的脈絡上。而伯多祿三次都回答:主,你知道我愛你。再度凸顯若望福音的獨特主題:耶穌知道一切。

耶穌將伯多祿對衪的愛轉移到餵養我的羊群,主要是提醒他:「如同我愛了你們,你們也該照樣彼此相愛。如果你們之間彼此相親相愛,世人因此就可認出你們是我的門徒。」(十三34-35)耶穌提示伯多祿愛衪的真義,在於愛衪的羊群如同衪愛了他們一樣(十11-18),成為像耶穌一樣的善牧

18-19節預言伯多祿的殉道。大部分的學者視「你要伸出手來」是預言伯多祿將來要死在十字架上。伯多祿的死亡與耶穌的死亡有密切的關係,證明伯多祿真實地跟隨耶穌「到底」,直到伸出手來接受死亡,更在於光榮天主。

「跟隨我吧!」意即:你要跟我一樣受苦受難。伯多祿之前所不能作的(十三38),現在他終於可以做了:他也要有如善牧一般地犧牲自己,為愛捨掉性命。

反省

我如何回答耶穌的問題:「你愛我嗎?」

如果復活的耶穌邀請你:「你餵養我的羊群」,你又怎麼回答?

祈禱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