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旬期 第二週 星期三

四旬期 第二週(彌撒講道:請點選1請點選2

星期一   讀經一   福音
星期二   讀經一   福音
星期三   讀經一   福音
星期四   讀經一   福音
星期五   讀經一   福音
星期六   讀經一   福音


來吧,我們要指控他

讀經一:耶十八18-20

18  【我的敵人說】:「來,我們合謀陷害耶肋米亞!  因為沒有司祭,法律不會因此廢止;沒有智者,計謀不會因此缺乏;  沒有先知,神諭不會因此斷絕。  來,我們用舌頭評擊他,不注意他的一切勸告。」
19  上主,願你俯聽我,請聽我敵人的聲明。
20  難道該以怨報德嗎?他們竟掘下陷阱來陷害我的性命!望你記憶:我曾站在你面前為他們求情,替他們挽回你的盛怒。

New Icon釋義

耶肋米亞和其他先知不同之處,是他多次談論自己做為先知的命運。他透過一連串的經文表達自己的感受,今日的人稱這些經文為耶肋米亞的「自白」(十一 18-23;十二1-6;十五10-11、15-21;十七14-18;十八18-23;二十7-18)。這位先知以悲嘆聖詠的形式向天主說話,陳述他的 失敗和遭受的敵意,並因此祈求天主介入幫助,為他報仇。耶十八18-23就是這樣的一段內容。他的「敵人」們(司祭、智者、先知:18節)企圖從先知偶而不慎的談話抓住把柄,而把他交在法庭上(參閱:瑪二二15)。然而,讓耶肋米亞更痛苦的是,他深愛自己的同胞,並為他們祈求救援(20)。

我們今日的讀經到此為止;但是接下去的經文(耶十八21-23)則是先知的詛咒,強烈表達出一個受傷正義者的感受。尤其是第23節:「請你不要寬恕他們的過惡,不要由你面前抹去他們的罪過!」雖然耶穌的命運和耶肋米亞的相似,但是耶穌的回應卻和耶肋米亞完全不同,祂在十字架上仍然為殺害祂的人祈求天父寬恕。


福音前歡呼

福音前歡呼詞4

耶穌論權位

福音:瑪二十17-28

那時候,耶穌上耶路撒冷去,暗暗把十二個門徒帶到一邊,在路上對他們說:「看,我們上耶路撒冷去,人子要被交於司祭和經師,他們要定他的死罪;並且要把他交給外邦人戲弄、鞭打、釘死;但第三天,他要復活。」

那時,載伯德兒子的母親,同自己的兒子前來,叩拜耶穌,請求他一件事。耶穌對她說:「你要什麼?」她回答說:「你叫我的這兩個兒子,在你王國內,一個坐在你的右邊,一個坐在你的左邊。」耶穌回答說:「你們不知道你們所求的是什麼,你們能飲我將要飲的爵嗎?」他們說:「我們能」耶穌對他們說:「我的爵你們固然要飲,但坐在右邊或左邊,不是我可以給的,而是我父給誰預備了,就給誰。」那十個聽了,就惱怒他們兩兄弟。

耶穌叫過他們來說:「你們知道:外邦人有首長主宰他們,有大臣管轄他們。在你們中卻不可這樣,誰若願意在你們中成為大的,就當作你們的僕役;誰若願意在你們中為首,就當作你們的奴僕。就如人子來不是受服事,而是服事人,並交出自己的生命,為大眾作贖價。」

釋義

在耶穌第三次預言苦難的前導與光照下,今天的福音帶領我們進入兩種不同價值觀的對話情境中:一種是追求權位的屬世價值觀,這以戴伯德二子母親的請求為代表;另一種是耶穌的十字架精神。由於兩者價值觀與思考方式的差異,形成雞同鴨講,沒有交集的情況。對於耶穌所問:「你們能飲我將要飲的爵嗎?」他們大概想像成榮耀與權位之爵,所以說「我們能」。但這「爵」事實上是苦爵,是耶穌所預言的苦難,耶穌說「我的爵你們固然要飲」,指的也是將來他們該如何效法師傅的精神而背負苦架。同樣地,另外十個門徒也是以世俗的價值觀來面對這情況,因此並不注意耶穌的教導,只在意兩個兄弟的要求,所以他們才會「聽了就惱怒他們兩兄弟」。

因此,耶穌不得不進一步解釋基督徒團體該如何生活。祂首先指出謙卑低下的服務精神,「為首的,就當做你們的奴僕。」若更深一層來看,則是基督徒必須分享耶穌的苦難,「交出自己的生命,為大眾作贖價。」為眾人交出自己的生命這種犧牲奉獻的精神,才是耶穌所飲的爵、所預言的苦難、和所認為權位應有的意義。

反省

我對於權位是怎樣的態度?是否也和門徒的反應一樣,希望享受權位的榮耀,也會因他人得到的榮耀而惱怒或妒恨?

耶穌的十字架是否能淨化我對於權位的思想與觀念?我如何學習耶穌「交出自己的生命,為大眾作贖價」的精神?

祈禱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