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活期 第三週 星期五

復活期 第三週
星期一   讀經一   福音
星期二   讀經一   福音
星期三   讀經一   福音
星期四   讀經一   福音
星期五   讀經一   福音
星期六   讀經一   福音


掃祿/保祿歸化

讀經一:宗九1-20

那時候,掃祿還是向主的門徒口吐恐嚇和兇殺之氣,遂去見大司祭,求他發文書給大馬士革各會堂,凡他搜出的這道門的人,不拘男女,都綁起來,解送到耶路撒冷。當他前行,快要臨近大馬士革的時候,忽然從天上有一道光,環射到他身上。他便跌倒在地,聽見有聲音向他說:「掃祿,掃祿,你為什麼迫害我?」他答說:「主!你是誰?」主說:「我就是你所迫害的耶穌。但是,你起來進城去,必有人告訴你當作什麼。」陪他同行的人站在那裏,說不出話來;只聽見聲音,卻看不見什麼人。掃祿從地上起來,睜開他的眼,什麼也看不見了。人們牽著他的手,領他進了大馬士革。三天的工夫看不見,也不吃,也不喝。在大馬士革有個門徒,名叫阿納尼雅,主在異像中向他說:「阿納尼雅!」他答說:「主,我在這裏。」主向他說:「起來,往那條名叫「直街」的地方去,要在猶大家裏找一個名叫掃祿的塔爾索人;看,他正在祈禱。」──掃祿此時在異像中看見一個名叫阿納尼雅的人進來給自己覆手,使他復明──阿納尼雅卻答說:「關於這個人,我聽許多人說:他在耶路撒冷對你的聖徒作了許多壞事;他在這裏也有從大司祭取得的權柄,要捆綁一切呼號你名字的人。」主卻向他說:「你去罷!因為這人是我所揀選的器皿,為把我的名字帶到外邦人、國王和以色列子民前,因為我要指示他,為我的名字該受多麼大的苦。」阿納尼雅就去了,進了那一家,給他覆手說:「掃祿兄弟!在你來的路上,發顯給你的主耶穌打發我來,叫你看見,叫你充滿聖神。」立刻有像鱗甲一樣的東西,從他的眼中掉了下來,他便看見了,遂起來領了洗。進食以後,就有了力量。他同大馬士革的門徒住了幾天之後,即刻在各會堂中宣講耶穌,說他是天主子。

釋義(彭龍英)

出自塔爾索的掃祿,是教會擴展到外邦世界至關重要的人物。他受過高等程度的希臘和希伯來文化教育,身為猶太教的後起之秀,憑藉著對信仰、法律的熱忱,不斷迫害基督徒。然而在一次往大馬士革的途中,掃祿經歷了一個徹底的翻轉,這是教會歷史中最著名的歸主過程。他成為基督宗教向普世傳教的中堅力量,寫給教會的書信,也佔新約書信的大部份。事實上,宗徒大事錄把掃祿歸主的事件復述三次。這裡以第三者觀點敘述,其他兩次則是包含在保祿宣講、辯護裡面。


我的肉是真實的食物,我的血是真實的飲料

「我所要賜給的食糧,就是我的肉,是為世界的生命而賜給的。」因此,猶太人彼此爭論說:「這人怎能把他的肉,賜給我們吃呢?」耶穌向他們說:「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你們若不吃人子的肉,不喝他的血,在你們內,便沒有生命。誰吃我的肉,並喝我的血,必得永生,在末日,我且要叫他復活,因為我的肉,是真實的食品;我的血,是真實的飲料。誰吃我的肉,並喝我的血,便住在我內,我也住在他內。就如那生活的父派遣了我,我因父而生活;照樣,那吃我的人,也要因我而生活。這是從天上降下來的食糧,不像祖先吃了「瑪納」仍然死了;誰吃這食糧,必要生活直到永遠。」這些話是耶穌在葛法翁會堂教訓人時說的。

釋義

這段經文是耶穌「生命之糧」言論的最高峰,耶穌不僅要求人相信祂,而且要求人相信祂就是真正的生命的食糧。祂甚至用更強烈的語調說:人必須「吃祂的肉、喝祂的血!」該如何理解這樣的言語呢?

當時耶穌的聽眾們都瞭解,耶穌的話遠遠超過純精神性、象徵性的表達,而是具體的談論「血」和「肉」。他們因此感到不安而開始騷動,有不少門徒也因此而離開耶穌。一直到「最後晚餐」之時,門徒們才真正開始瞭解「生命之糧」言論最深刻的、完整的含意,並且從耶穌回到天父那裡之後,直到祂在來之時,門徒們常常聚在一起舉行「主的晚餐」,慶祝、紀念耶穌基督死亡和復活的聖事。

反省

我對耶穌的「生命之糧」言論有什麼感受?是否曾經深入反省過呢?

我如何參加「感恩聖事」的慶典?有合宜的準備嗎?積極主動嗎?

祈禱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