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期 第九週 星期二

單數年 常年期 第九週
星期一 讀經一 福音
星期二 讀經一 福音
星期三 讀經一 福音
星期四 讀經一 福音
星期五 讀經一 福音
星期六 讀經一 福音


托彼特並沒有因為瞎了眼而抱怨天主
讀經一:多二9-14

當夜,我,托彼特,沐浴之後,便進了我的庭院,靠著庭院的牆睡下了。當時因為天熱,我的臉沒有蓋上,也沒有看見小鳥在我上面的牆上,牠們的熱糞落到我的眼 裏,即起了一層白膜;我去求醫診治,但是愈給我敷藥,我的眼睛愈被白膜所遮蔽,以致完全失明。四年之久,我甚麼也看不見。我的眾兄弟都為我悲傷,阿希加養 了我兩年,直到他去厄藍為止。

那時候,我的妻子亞納去作各種女工,她把做好的工作交給雇主,雇主便付給她工錢;到「狄斯托」月七日她把布疋剪下,交給雇主,雇主便付給她全部工資,並且 還送給她一隻小山羊吃。但是小羊一到了我的家裏,便開始叫起來;我便叫她來,對她說:「這隻小山羊是那裏來的?是不是偷來的?妳應該把牠還給原主,因為我 們不可以吃偷來的東西。」她對我說;「這是在工資以外送給我的。」但是,我仍不相信,命她歸還原主;我且為了這事替她害羞。但是,她回答我說:「你的施捨 在那裏?你的善行在那裏?看,人都知道你得到了什麼報應!」

釋義(吳素賢)

托彼特雖然為人正直遵守上主的法律,人生仍然崎嶇不堪。他因了鳥糞掉落眼中,以致雙眼失明,靠姪子阿希加照顧二年。

其妻亞納為了生活所需,努力作女工以維持生計。亞納帶回微薄的工資外,還幸運得到老闆獎賞一隻小山羊。托彼特生性耿直,懷疑此羊來路不明,造成夫婦之間的衝突。但妻子認為他行善卻得到惡報,使他肉體上的痛苦雪上加霜,導致身心俱疲。


凱撒的應歸凱撒,天主的應歸天主

福音:谷十二13-17 線上播放

那時候,他們派了幾個法利塞人和黑落德黨人到耶穌那裏,要用言論來陷害他。他們來對他說:「師傅!我們知道你是真誠的,不顧忌任何人,因為你不看人的情面,祇按真理教授天主的道路。給凱撒納丁稅,可以不可以?我們該納不該納?」耶穌識破了他們的虛偽,便對他們說:「你們為什麼試探我?拿一個『德納』來給我看看!」他們拿了來。耶穌就問他們說:「這肖像和字號是誰的?」他們回答說:「凱撒的。」耶穌就對他們說:「凱撒的就應歸還凱撒,天主的就應歸還天主。」他們對他非常驚異。

釋義

幾個法利塞人和黑落德黨人來到耶穌那裡,欲設計陷阱害他。他們先奉承耶穌,讚美他按真理教授天主的道路,然後立刻向他提出一個兩難的問題:可不可給凱撒納稅?

猶太人厭惡羅馬錢幣,不只因為那是他們被統治的恥辱標記,更因為錢幣上刻有皇帝的名字與肖像,相反他們不可崇拜偶像的信仰。丁稅,即人頭稅,是羅馬人向其統治區域要求的稅賦。

「可不可以給凱撒納丁稅?」是一個兩難的問題:倘若耶穌回答「是」,必不得猶太人的心;祂若回答「不可以」,則要擔當反對羅馬統治的風險。

耶穌的回答顯出祂掌控一切的智慧:「凱撒的就應歸還凱撒,天主的就應歸還天主。」耶穌接納政治現實,肯定人間的政權,但更肯定每人對天主應盡的義務高於一切。法利塞人具有強烈的民族主義,認為付稅給羅馬就等於否定了以色列的天主,而承認凱撒是天主。真正的信仰是超越狹隘的民族和黨派思想,耶穌要求我們不可將宗教與政治混為一談。

反省

身為基督徒,我對納稅有何想法?

我做為基督徒,有什麼根本的義務?是否有具體的實踐?

祈禱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