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期 第九週 星期一

單數年 常年期 第九週
星期一 讀經一 福音
星期二 讀經一 福音
星期三 讀經一 福音
星期四 讀經一 福音
星期五 讀經一 福音
星期六 讀經一 福音


多俾亞敬畏國王,更敬畏天主
讀經一:多一1~2、二1~8

托彼特的言行錄:托彼特出自納斐塔里支派的阿息耳族。他是托彼耳的兒子,阿納尼耳的孫子,阿杜耳的曾孫,加巴耳的玄孫,辣法耳的四世孫,辣古耳的五世孫。 當亞述王厄乃默撒在位時,他從提斯貝被擄去。提斯貝是在加里肋亞山區,位於納斐塔里的刻德士之南,哈祚爾之西,缶哥爾之北偏西。

厄撒哈冬為王時,我回了家,我的妻子亞納和我的兒子多俾亞也歸還了給我。在我們的五旬節日,即七七節日,他們為我預備了盛筵,我便坐下準備進膳。在給我預 備桌子,擺上豐盛的食品時,我對我的兒子說:「孩子!你去,在擄到尼尼微的同族兄弟中,尋找一個全心懷念上主的窮人,領他來與我們一同進膳。孩子,我等你 回來。」多俾亞便出去,在同族兄弟中尋找一個窮人,他回來時說:「父親!」我對他說:「孩子!我在這裏。」他接著說:「父親!我看見了我們同族的一個人被 殺,扔在市場上,他是剛纔在那裏被絞死的。」我立刻跳起來,離開了筵席,連什麼都沒有嘗,就去把他從大街上抬回來,放在一間小屋裏,等到太陽西落以後,再 去埋葬。我回來沐浴之後,悲傷著吃了些食物;於是記起了亞毛斯先知對貝特耳發的預言說:「你們的慶節將變為悲哀,你們的一切歌曲將變為傷歎。」我便哭起 來。太陽西落以後,我去掘了墳,把他埋葬了。我的鄰居譏諷說:「他還不怕!他以前為了這事曾被通緝處死,以致必須逃命。看,他又埋葬死人。」

釋義(吳素賢)

多俾亞傳是一種米德辣市(Midrash)文體,似乎在談及過去的歷史,其實是鼓勵當時處於困難中的宗教團體。多俾亞傳中有一位名叫托彼特的人,屬於納斐 塔里支派的一員,曾被亞述王發配充軍到尼尼微。他自始至終全心思念上主,遵守梅瑟法律,同時也施恩窮苦人家,尤其因照顧被亞述君王殺害的同族而被通緝。

回到家過七七節的盛宴上,一聽見兒子說一位同族被絞死,立即離開宴席,迅速將屍體帶回妥善埋葬。托彼特憶起先知亞毛斯論及北以色列的亡國預言,更加遽對祖國之思念與哀傷。鄰人譏笑他自顧不暇還去幫忙葬死人。

 

他們抓住他的愛子,殺了他

福音:谷十二1-12 線上播放

耶穌用比喻對司祭長、經師及長老們說:「有一個人培植了一個葡萄園,周圍圍上了籬笆,掘了一個搾酒池,築了一座守望台,把它租給園戶,就離開了本國。到了 時節,他便打發一個僕人到園戶那裏,向園戶收取園中的果實;園戶卻抓住他,打了他,放他空手回去。主人又打發別的一個僕人到他們那裏去;他們打傷了他的 頭,並且凌辱了他。主人又打發另一個,他們把他殺了;後又打發好些僕人去:有的他們打了,有的他們殺了。主人還有一個,即他的愛子;最後就打發他到他們那 去,說:他們必會敬重我的兒子。那些園戶卻彼此說:這是繼承人,來!我們殺掉他,將來產業就歸我們了。於是,抓住他殺了,把他拋在葡萄園外。那麼,葡萄園 的主人要怎樣處置呢?他必來除滅這些園戶,將葡萄園另租給別人。你們沒有讀過這段經文嗎?「匠人棄而不用的石頭,反而成了屋角的基石:那是上主的所作所 為,在我們眼中神妙莫測。」他們明白這比喻是指他們說的,就想逮住他;但害怕群眾,於是,離開他走了。

釋義

這則比喻與潔淨聖殿、無花果樹枯乾的事件有相互關聯,承接前段猶太人質問耶穌權柄的敘述。它其實比較接近寓言故事的形式,每個細節都有相對的代表:葡萄園 代表以色列子民,天主就是園主,而且提供葡萄園成長時所需要的一切,託管的園戶就是以色列的宗教領袖,僕人代表先知,園主的兒子則代表講故事的耶穌。

在故事中,園主一直沒有得到應有的收穫,他不斷打發僕人,然而所有的利益都被園戶們據為己有,終於園主派遣自己的兒子,於是園戶們議論把這位承受產業的人除掉,從此再也不會有人對他們的地位構成威脅,好獲取產業;然而園主要把葡萄園取回,再租給別人。

耶穌說這完故事,接著就引用聖詠一一八22-23的經文(10-11節),除了重申天主的主權之外,也為自己的事工辯護。事實上,這個寓言故事成了即將發生的耶穌苦難事件的縮影,同時也是對以色列和天主交往歷史的綜合表達。

反省

我是否善盡我的職務?

那裡是天主請我託管的「葡萄園」?我將「葡萄園」的一切成果都歸於天主嗎?

祈禱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