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期 第二週 星期一

常年期 第二週(彌撒講道:請點選1請點選2

星期一 讀經一  福音
星期二 讀經一  福音
星期三 讀經一  福音
星期四 讀經一  福音
星期五 讀經一  福音
星期六 春節彌撒 讀經一 福音


上主拒絕撒烏耳

讀經一:撒上十五16 -23

16  撒慕爾對撒烏耳說:「住口!讓我告訴你,上主昨夜對我說過的話。」撒烏耳答說:「請說罷!」
17  撒慕爾說:「雖然你自以為是最微小的,你豈不是已成了以色列眾支派的首領?上主不是曾給你傅油,立你作以色列的君王嗎?
18  上主派你去打仗,曾吩咐你說:去剿滅那些犯罪的阿瑪肋克人,攻打他們,直至將他們完全消滅。
19  為什麼你沒有順聽上主的命令,只顧急忙搶掠財物,行了上主不喜歡的事?」
20  撒烏耳回答撒慕爾說:「我的確聽從了上主的命令,走了上主指給我的路,擒獲了阿瑪肋克王阿加格,毀滅了阿瑪肋克人。
21  但是軍民由當毀滅的勝利品中,選出了最好的牛羊,要在基耳加耳祭獻上主,你的天主。」
22  撒慕爾回答說:「上主豈能喜歡全燔祭和犧牲,勝過聽從上主的命令?聽命勝於祭獻,服從勝過綿羊的肥油脂。
23  背命等於行卜,頑抗與敬拜偶像無異。因為你拒絕了上主的命令,上主也拒絕了你作王。」

釋義

撒上十四47-52綜合報導撒烏耳執政的情形(請自行閱讀聖經),基本上是一個不斷與四方民族戰爭的過程,其中最主要是面對強大的培肋舍特人。撒烏耳盡力做了他所能做的,雖然如此,他的王國並不全然順遂。然而,真正導致他失敗的卻並不是他的敵人,而是他自己。撒上第十三章已經報導了他的第一個嚴重過錯:在基耳加耳擅自獻祭,傷害了他和撒慕爾間的關係。

撒上第十五章敘述撒烏耳執行天主的命令,率軍攻打阿瑪肋克人的故事。阿瑪肋克人是貝督因人的一個支派,在以色列南方生活。當梅瑟率領以色列人離開埃及之時,阿瑪肋克人曾經阻擋他們;因此,現在天主「要懲罰阿瑪肋克對以色列所行的事」(撒上十五2)。這樣的表達是所謂的「聖戰」語言方式,因為雅威自己發起戰爭、消滅敵人(今日的讀者往往難以理解這種情況)。在這樣的戰爭中,不得留下任何戰利品,必須徹底毀滅敵人的一切。撒烏耳當然明白這一點,卻仍然大膽染指「天主的所有物」,因而遭到天主的棄絕。不論何時何處,人都不得以任何理由閃避或修改天主的命令,即使以「祭獻」為名,也不行。因為「聽命勝於祭獻,服從勝過綿羊的肥油脂」。


新郎還與他們在一起

福音:谷二18-22

18  當時,若翰的門徒和法利塞人正在禁食,有人來向耶穌說:「為什麼若翰的門徒和法利塞人的門徒禁食,而你的門徒卻不禁食呢?」
19  耶穌對他們說:「伴郎豈能在新郎還與他們在一起的時候禁食?他們與新郎在一起的時候,決不能禁食。
20  但日子將要來到:當新郎從他們中被劫去時,在那一天,他們就要禁食了。
21  沒有人將未漂過的布補在舊衣服上的;不然,補上的那塊新布要扯裂了舊的,破綻就更加壞了。
22  也沒有人把新酒裝在舊皮囊裡的;不然,酒漲破了皮囊,酒和皮囊都喪失了;而是新酒應裝在新皮囊裡。」

釋義                                       

緊接在「赦罪」的問題之後,耶穌和法利塞人又有新的衝突,他們之間的爭論是關於「守齋」的問題。法利塞人和若翰的門徒因耶穌的門徒不遵守傳授的規矩而氣憤。耶穌為門徒們的態度辯護,提出了讓人驚訝的理由。人們守齋是為過去的罪作補贖,或為未來事物做準備。對耶穌的門徒而言,重要的不是過去,也非未來,而是與耶穌同在的當下。現在是歡慶的時刻,而非守齋的日子。「婚禮」的圖像來自於舊約:天主是祂子民的新郎。耶穌宣稱,現在是婚禮的時刻;這個訴求和他赦罪時是相同的:只有天主能夠赦罪,而且祂是新天主子民的新郎。

在有關婚禮的言語中,還加上另外兩句話:新布和舊衣服、新酒和舊皮囊。這裡出現一個革命性的樂觀主義:耶穌認為整個世界和人類都必須徹底的更新,這不僅是可能的,而且是必須的。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