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我在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的父面前屈膝——上天下地的一切家族都由他而得名——求他依照他豐富的光榮,藉著他的聖神,以大能堅固你們內在的人,並使基督因著你們的信德,住在你們心中,叫你們在愛德上根深蒂固,奠定基礎,為使你們能同眾聖徒領悟基督的愛是怎樣的廣、寬、高、深,並知道基督的愛是遠超人所能知的,為叫你們充滿天主的一切富裕」。(弗三14-19)

保祿宗徒是自永遠受選的器皿,天主聖寵的聖櫃,靜觀天上事理者的明鏡及楷模。他以上列一段言論訓示我們神操的由來、對象及功效。為使這神操真的熱誠及有意,必須有超性的德能增強人心,有超性的上智指導人心,有超性的慈善安慰人心。故此渴望靜觀天主事理的虔誠靈魂,要在不可捉摸的至聖天主聖三座前,屈膝下跪,謙虛地叩門,智慧地請求號稱為堅強人心的德能的天主聖父,免使自己因勞碌而倒斃;請求號稱為指導人心的上智的天主聖子,免使自己因錯誤而走入歧途;請求號稱為安慰人心的天主聖神,免使自己因睏倦而暈厥。雅各伯書一章:「一切美好的贈與,一切完善的恩賜,都是從上,從光明之父降下來的」(17)。誠如聖奧斯定所說:「我們所有美善不是天主自己,便是來自天主」。所以在著手一切事工之前,理應呼求一切美善皆以祂為原始、典型及宗旨的天主。祂是宗徒在上列一段言論中所談到的、無言可喻的聖三:父、子、聖神。

其次,保祿宗徒上列一段言論,亦指示我們神操的對象。神操的對象不外內在及外在。以及下界及上界的事。首先,熱心於神操的靈魂應將其靜觀的視線投射於自己內部,好能看到自己的本性如何形成,這本性如何為罪惡所醜化和如何為聖寵所改造。其次,應將其靜觀的視線投射於外在的一切,好能看出世間的財富如何不定,世間的尊榮如何易變,世間的豪華如何不幸。再其次,應將其靜觀的視線轉投至下界,為能瞭解死亡的無可倖免,審判的嚴明與可怕,地獄永苦的忍無可忍。其四,應將靜觀的視線指向上界,以便明瞭並嚐到上天的喜樂無可估計的珍貴,無可言喻的佳美及永無止境的長遠。這便是具有四個末端的聖十字架;虔誠的靈魂,你要藉著不斷的默想而與你至甘飴的新郎耶穌基督懸在上面。這便是具有四個輪子的火車,你搭乘這火車,隨著你忠實無比的友人,藉著不斷的靜觀而上達天宮。這亦是你應藉著每天的默想而巡遊東南西北的四方;以追求並探尋你特殊的愛人,使到你能與新娘一同說:「夜間我在床上尋覓我心愛的」(歌三1)。保祿宗徒亦觸及這四點說:「為使你們能同眾聖徒領悟寬、廣、高、深。」

其三,是神操的功效。如果神操做得堪受稱許,其成果便是永福。那是至善、至美、本身十足而不需要任何其他因素的福分。這福分在於永遠享見、熱愛並一心謳歌應受頌揚於無窮世的天主。保祿宗徒在上列一段言論的末尾曾預許這功效說:「為叫你充滿天主的一切富裕」。這富裕在於:天主是意志十足的和平,是理智的充分光明,是記性毫無間歇的永遠(格前十五28)。此時,「天主將成為萬物中的萬有」。此時,理智將一無錯誤,意志將毫無痛苦,記性將無可恐懼。繼之而來者是我們所期待的奇美、明朗的天主的喜樂及永遠的安全。

我由於良心的催促,蒐集了聖人們的言論,以樸實無華的文字,替不學無術的一般讀者,以對話方式撰寫這冊子。所謂「對話」是指虔誠的靈魂——永遠真理的弟子——在默想中提出疑問,並由內在的人給予答覆。為使我們獲致這無可估價的靜觀的神恩,我們先須謙心呼求光明之父,在心裡跪倒於其永遠尊威座前,並不斷以眼淚及嘆息呼求三位一體的天主,請求聖父藉著其應受頌揚的聖子,在聖神內,恩賜我們神操的聖寵,俾使我們領悟寬、廣、高、深,而抵達是一切願望的終點和滿足的天主。阿們。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