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無可倖免的死亡

靈魂:人啊,請問:我應默想下界的什麼事?我急於高舉心神,並急於沉醉在天主的神樂中,故不可能長期停留於下界的種種。目前我已希望進入主的可愛帳幕內,並全心切望居住在天主的庭院裡。

人:靈魂啊,你要留心默想的下界的事:一是死亡的必然性,並因死亡的無可倖免而唉聲嘆氣;二是審判的絕對嚴明,而為之恐懼戰慄;三是地獄永苦的忍無可忍而為之感到震驚。

(一)無可倖免的死亡

要多次並反覆思惟,死亡如何無可倖免,死期如何不可預測,天主預定的死期如何不可更動。

依西多說:「人世間沒有比死亡更一定,沒有比死亡更不一定的。死亡不俯就貧困者,不尊重有權力者,不顧惜行為卓絕者,不姑息具有種族優越感者,不憐惜青年人或老年人。它坐待老年人於門檻上,並埋伏於青年人的周遭。」

靈魂:據說,我們的生命無非是走向死亡的過程。佔有世財世物既如此不保險,為什麼要貪愛它們呢?奧斯定說:「既然人越長壽犯罪亦越多,為什麼還想延年益壽 呢?罪惡不在天天增加,而善行不在天天減少嗎?」伯爾納多說:「誰能計算我們每時每刻犯多少罪及忽略多少善行呢?我們既不做善事,亦不想善事,卻又縱容我 們的心神閒遊浪蕩於虛妄及無益之事上,這已構成一種罪惡了!」

人:額我略在其「倫理」一書中說:「靈魂啊,只顧肉體者其所以貪愛暫世事物的理由,是他們全未思索肉體的生命如何曇花一現。假使他理會到生命消逝得何其迅 速,便不致貪戀一瞬即逝的幸福。」又說:我的生命猶如航海者,我或睡或醒,不斷向死亡前進。」奧斯定說:「今世的生命啊,你欺騙了多少人!你逝去後等於烏 有;你還存在時等於陰影;你榮耀時等於煙霧;對愚蠢者你是甘甜的,對智慧者你是酸苦的;喜愛你者不認識你,逃避你者才了解你;你為愚弄某些人,便說你是長 遠的,你為使另一些人絕望,你便聲言你是短促的。」奧斯定在另一書中又說:「我們要不斷以默想操練我們的心神,並深思我們的不幸。我們於痛苦中進入生命, 勞碌中度過這生命,並在恐懼中離棄這生命。」伯爾納多說:「我們居住在死影的地帶中者,我們生活在病痛、衝突及誘惑中者,如果深加考慮,則可發現我們生活 於三種不幸中,即易於受愚、弱於抵抗並難於行善。」

靈魂:我看,如果我們不加緊積德立功,取得長生,則此世生活等於無用。因為雖然有人獲得了善生之恩,卻沒有人取得長生不死之恩。伯爾納多說:「人如良心純潔,一無所懼地等待死亡,並熱心地接受死亡,則此人的生命才真正安全。」

人:靈魂啊,你如真信你剛才說的話,我便要勸告你:「利用此世的生命取得長存不滅的生命;在你活於肉體內時,死於世俗,俾得在肉體死去後,開始活於天主。」這是伯爾納多的良言。只有在此生努力行善並妥作準備者,始能興高采烈地歡迎死亡的來臨。同時,依照塞乃加的思想,愚者亦即犯罪作惡者,在死時開始死亡,而智者亦即有聖德者,則以死亡戰勝死亡。

靈魂:我已看出,善人的死亡何其有福,而惡人的死亡則何其可悲與不幸。

人:伯爾納多說:「義人的死,由於是一種休息,所以是美好的;由於是新生命的開端,所以是尤其美好的;由於是安全的,所以是極其美好的。反之,罪人的死則 是最壞的;由於他們的死,使他們喪失所有財物,因而是壞的;由於它又逼使他們脫離肉體,因而是更壞的;尤其壞的是使他們遭到蟲咬及火燒兩種酷刑;但最壞的 是使他們永不得享見天主。」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