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忍無可忍的永罰

現在要將你靜觀的視線投射在惡人的苦刑上。試看,他們的苦刑何其繁多、厲害與可怕,以及何其忍無可忍。伯爾納多致教宗Eugenius書中說:「我為吞噬人的蟲及活躍的死亡而驚懼。」他在別處又說:「地獄啊,你是多麼駭人的地區啊!那裡有燃燒人的火,有凍死人的冷,有無法忍受的臭氣,有敲擊人的鐵鎚,有可以摸到的黑暗,有罪惡的恥辱,有解不開的鎖鍊,有惡魔猙獰的面孔。」聖奧斯定說:「禍哉惡人們,等待他們的是蟲咬的痛苦、烈火的焚燒、沒有水的煩渴、哭泣、咬牙及眼淚,以及求死死不得。」何況那裡沒有絲毫的秩序,只有永遠的恐怖!「試想,那將是怎樣的悲哀、愁苦及哭泣!惡人將由義人群中被分出來,而被置諸惡魔權下,並與惡魔同受永罰;他們在那裡常常哀號和悲歎,永無終止之日;他們遠在天堂之外,毫無慰藉;他們將受刑億萬年而永不能得救。那裡行刑的劊子手永不疲累,而受刑者永不會死;那裡的火,燒人而不致人死命;刑罰雖然老舊而常給人以新的折磨;他們永無得救及獲取仁慈的希望,而常常生活;他們生活是為常常受死,他們受死而永不被消滅。」以上是伯爾納多的言論。

靈魂:人啊,為甚麼地獄中的人,如你所說,求死不得?為甚麼為了短暫的罪惡而應永遠受罰?

人:由於人們在此生拒不接受天主賜予的生命,因此在地獄中亦得不到他們所尋求的死亡。額我略說:「惡人原本有意永遠生活,以便永遠犯罪。他們的心靈在此世既從未放棄其犯罪的志願,故嚴明而正義的法官理應使他們永遠受苦。」

靈魂:死亡啊,昔者你對他們多麼苦澀,而今卻如此甘美!昔者他們如此憎惡你,現在卻成了他們願望的唯一對象。慈善耶穌,為了祢的聖名,求祢以仁慈對待我!求祢忘掉我觸怒祢的驕傲,而回顧謙虛祈求祢的不幸的我!求祢寬仁地承認我所有是祢的一切,而除去我所有不是祢的種種!主,求祢在仁慈的時候垂憐我,免得在審判的時候判決我!誠如安瑟爾莫所說:「真的,我污穢的良心極應受判決,我的補贖亦不足以償還罪債,但你的仁慈則一定勝過我的一切愆尤。」又如伯爾納多所說:「倘若天主這樣對待自大的天使,更要怎樣對待我這塵埃和糞土?天使在天宮內自大,而我則在糞坑內自負。誰不以為富人的自負要比窮人的自負更可容忍?如果富人與權貴者的驕傲尚且受到這樣的處份,即使驕傲常與富人及權貴者相偕不離,則貧弱而不幸的我的驕傲更當如何?」

人:靈魂啊,上述一切雖然可怕,但還有更嚴重的事存在。金口若望解釋瑪竇福音時說:「我認為千萬個地獄亦比不上見拒於諸聖的光榮行列並為造物主所嫌棄。」靈魂啊,地獄誠然可怕,但法官的怒容則更可怕,而最令人恐怖的是永遠不得享見至聖善和至快愉人心的天主聖三。金口若望又說:「無分於永遠的幸福,得不到天主為愛祂的人所準備的天堂,構成一種極重的苦刑;假使沒有外在的處罰,只這苦刑滿已夠受;惡人寧願忍受千萬倍的火刑,亦不願看到至溫良的基督的怒容以及永遠與祂分離。」額我略說:「但願人們領略到『門遂關上了』這句話的含義是多麼苦澀;但願人們領會到『看,新郎來了』這句話多麼美妙;但願人們體會到『那準備好了的,就同他進去,共赴婚筵』這句話多麼甘飴。」Prosper在其「論靜觀生活」一書中說:「試想:見不到基督的聖容,永遠無分於瞻仰天主的幸福,永不得享有與諸聖為伍的福分,死於永生而活於永死,沉沒於地獄的深處,永遠為吃人的蟲所撕裂,永無了期地忍受極刑,永遠聽到烈火燃燒的聲響,在充斥著濃煙的牢獄中伸手不見五指,看不到一絲光明,只感到哀痛與苦惱。」

靈魂:我現在恐怖戰慄並嚇得要死。但,人啊,請問這類駭人的默想有什麼用?

人:靈魂啊,我以為不斷熱心默想上述種種是根治罪惡的良藥,是鼓勵我們行善及吃苦的神方。伯爾納多在一封書信中說:「你害怕守夜和勞力;但在默想永火者看來,則守夜和勞力乃是輕鬆的。你如想到地獄的黑暗,便不怕孤獨冷寂的生活;你如記得連為一句閒話亦要受審,則必不以靜默為苦;你如多次想到哀哭和咬牙的苦,則軟床和草蓆將對你一無區別。」奧斯定在一篇講詞中說:「為世俗和物慾所奴化的靈魂逃避勞力、追求快樂,很難使她決心放棄舊日的習慣;但如開始想到審判的無可倖免及永罰的慘酷,便要自動與物慾宣戰;無論是為了希望受賞或為了害怕永苦,她將致力於對抗昔日的貪慾並無情地戰勝其自我。」

靈魂:人啊,現在你已使這居住於涕泣之谷的不幸的我恐怖夠了,即使你的訓誨並非無益。不過,你要同情我的不幸,並實踐你早已許給我的諾言。求你亦對永福略加發揮,以便使我獲致若干神慰。因為軟硬兼施是頗為相宜的作風。依照奧斯定的主張:「為糾正人們的生活,最好時而懲處時而寬容,時而恫嚇時而安撫。」塞乃加說:「人的心神是倔強的;為折服有所不甘的心神,與其加強拖拉,無寧予以疏導。」人啊,你要留意人心的倔強;人心往往更易於為溫柔及愛撫所軟化,而不易於為暴力及懲處所征服;更易於為美麗的許言所軟化,而不易於為威脅及恐嚇所屈服。因此我們的妹妹新娘,切願為上天的香液及天主神恩的美味所吸引,而與新郎一同奔走在誡命的道路上,並切願由於愛心而不是由於怕情,樂意地滿全誡命。

人:靈魂啊,我承認你講的是真理。但不幸,許多人偏不肯在順境中追隨天主;故此必須以禍惡來恐嚇他們。又有許多人,不是盲目到不認識天主的神恩,便是由於忙於俗務或由於疏忽而遺棄天主的神恩。所以我認為:假使人們擁有為接受天主的神慰所需要的條件,無限寬仁的天主一定樂意利用神慰,而不願以痛苦來恐嚇人。因為天主的神慰是異常珍貴及美妙的宏恩,決不得不分善人惡人,而胡亂施予一切人。你如在默想上述種種後,期望獲得這種神慰,必須清潔你的心靈,妥善安排你的情感。因為奧斯定說:「唯有極其清潔的心靈始能瞻仰萬萬美善。」而我認為:為「品嘗」天主的美善除心靈清潔外,還須使自己的情感有妥善的準備。好些人在此生固然很明亮地「瞻仰」到,但從未「品嘗」到天主的萬萬美善。故此奧斯定祈求天主說:「主,求祢賞我以情感品嘗到、以理智瞻仰到的事吧!求祢賜我以愛情感覺到、以知識所看到的事吧!」

靈魂:人啊,為使我能以靜觀的神操略略品嘗並陶醉於天上的甘美,請問,我的情感及理智先應有怎樣的準備呢?迄今我曾用相當長的時間操練了我的心靈,不幸,真如我所擔憂的,至今尚未體驗到上天甘美的一點一滴。我對諸聖的行傳及言論曾多所閱讀,對天使們的性質、作為和品級亦多所涉獵,甚至對不可理解及無可言喻的三位一體亦略有所知,最後,對諸聖無與倫比的天上榮福亦多所思惟;但我雖對上述種種竭盡了全力,而我的心靈仍然又飢又渴,並經常與奧斯定一同喊說:「至仁慈的聖父,求賜我以情感品嘗到我以理智所瞻仰的事吧!」然而結果則是毫無進展;為了長期的勞碌往往疲憊不堪,甚至對自己感到氣憤並與先知一同呼求說:「上主,你把我全然遺忘,要到何時?上主,你掩面而不顧我,要到何時?」(詠十三1-2)。因為雖然我不配享用「子女的食糧」,卻很希望至少一嘗由祢餐桌上掉下來的小小碎屑!但結果仍然大失所望,空忙一場。

人:靈魂啊,你哭訴的上述際遇,原因有二:有時至仁善的天主為了我們的好處而特意如此安排。額我略在其「倫理」一書中說:「至仁善的天主慣於暫時延緩俯允人的請求,為增加人們的熱望和功德,因為人的請求越遲於得到俯允,其功德亦越加大。」又說:「諸善的願望因了遲於現實而增進。如果因了遲緩未能實現而中止願望,則根本不是願望。」天主雖然仁善無量,但有時則一再拖延,不給予其十分樂意給予的神恩,目的在於使你的願望更加殷切,並使你在獲得該神恩後,更勤於以感恩之情保持該神恩於不失。其次,有時天主所以不立即俯允所求,是因為求恩者的準備有欠妥善。伯爾納多說:「人如以為上天的甘美與此世的塵土,天主的香液與有毒的世樂,神聖的寵恩與下地的幸福可以混合一起,則大錯特錯了。」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