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許多世俗人所以盲目的理由

靈魂:人啊,請立即分別說明此世及上天榮福的性質,俾使我更加明瞭二者之為物,而更能輕視前者並趨附後者。因為我以為:人除非了解何者為善與何者為惡,則不會好善而惡惡。

人:靈魂啊,我以為人除非徹底輕看世樂,則不可能完全領悟世樂的性質;因為世樂與其說是樂毋寧謂之禍;只可惜人們不知其為禍。依照徹底輕看世俗者的想法, 世俗應予輕視的理由有五:其一,世樂對象是卑鄙不堪的。果然,世樂是什麼?奧斯定答說:「是不受懲處的惡行。」意即人們淫蕩、酗酒、吃喝,並醉心於榮華富 貴,同時又不因此受到任何處分。人們以為,既然自己的罪行不受到懲處,固不妨放心享樂。豈不知,如奧斯定所說:「再沒有比罪人的享樂更不幸,因為罪人的享 樂適足以助長其惡並增強其為惡的決心。」其二,世樂使享有之者蒙受不潔,因為享受世樂者的靈魂為罪孽所污染,他們為非作歹而感到愉快,他們窮凶極惡而為之 踴躍歡欣。熱羅尼莫說得好:「與世俗一同歡笑者決非神志健康者,而是顛狂患者。」因為聖潔的心靈只踴躍於天主內並偕同天主而歡樂,決不可能與不潔的世俗同 樂。其三,世樂本身便是短暫的,因為「偽善者的歡樂一瞬即過」(約二十5)。奧二十斯定講解若望福音時說:「世俗的愉快是一種虛幻;在它未來之前,使人殷切期盼,既來之後又使人無法保存。」靈魂啊,世俗的歡樂是多麼短促、脆弱及虛偽啊!誠如約伯所說:「人的歲月是短促的。」(十四5) 其四,世樂的結局是愁苦的。因為不幸的人們度著快活的時光,一瞬間便墮入地獄苦海中,歡笑過後,便是哭泣。此外,一切世樂當場便往往攙有悲哀;因為受到干 擾的良心不能不恐懼罪罰。其五,世樂固有的結局便是絕大的不幸。因為世樂構成獲取神樂的障礙。故此,我的靈魂,你已經看出世俗的可憐及追隨世俗者的不幸; 因為世樂經常是人們取得永福的阻擋。伯爾納多歎息說:「世俗的幸慰多麼卑鄙與無用!但尤其可怕者,是它能阻止人們獲享真的聖善的神位。」所以,假使你有意 享有天主的安慰,要拒不接受世俗的歡樂。奧斯定說:「為使你的造物主成為你心靈的唯一甘美,必須鄙棄一切受造物。」

靈魂:人啊,現在我已鄙視世俗了;我已看透世俗所給予人者,無非是假喜樂、真悲愁、假甘美、真苦澀。所以我應依你的善勸輕看世俗。但,如你所說,我不可能度著沒有愛的生活,故此,請問:為覓得相宜的愛,我該做什麼,並往何處去?

人:靈魂啊,倘若你清楚認識你是誰,你便要輕看世俗了;你如徹悟自己是屬於上天,你當然要嫌惡下地的一切安慰。伯爾納多說:「你 既屬於上天,便應為了自己輾轉於汙泥中而感到羞愧;你既除由上界的事務外,無從得到滿足,便應為了你樂於享有下界的幸福而覺得汗顏!我以為你是屬於上天 者,故此我認定:假使你顛狂的肉慾不從中作祟的話,你自然便貪想上天的安慰。」又說:「假使顛狂的肉慾,同意你依本性而生活,再加上天主聖愛作調味品,則 你的生活將是何等快樂與甘美啊!因為肉慾的顛狂一旦痊癒,則本性對一切自然界的事物當然要展開笑容。」

靈魂:那麼,什麼是依本性而生活?

人:真正依本性而生活便是在地上度天上的生活,是由外界折返到內心,由下界攀登至上界。又如哲人在「倫理」一書第十卷內所說:「凡事,依最高貴,亦即人所有最卓越的理智而行。」

靈魂:人真能身在地上,身在涕泣之谷而度天上的生活?

人:靈魂啊,假使你把我視作罪人,因而對我的言論表 示懷疑與詫異,則請聽奧斯定及保祿宗徒吧!前者說:「如果我們的心靈以理解及愛心捕捉到某種永遠的物事,則我們已不再生活於此世了。」後者說:「我們的交 談是在天上。」我的靈魂,我認為,你尤其在你的愛的所在之處,而不甚在你所附的身體的所在之處。理由是:不論你愛的是什麼,你便因了這愛的力量,而變成肖 似你所愛的物事;你如瞻仰並熱愛天上之事,你便肖似天朝聖神;那你怎能不生活於天上呢?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