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靈魂如何因天主的聖善而為聖寵所改造

人:靈魂啊,我以為:現在你已略略看到你的本性如何形成,並如何為罪所醜化。刻下要轉移你靜觀的視線,來看看你醜化的本性怎樣為聖寵所改造。須知:你心靈 的汙垢為懺悔的淚水沖洗得越形乾淨,便能越清亮地看到天主的救恩。根據聖奧斯定,罪惡「霧塞理智,並使內在的人整個陷於昏晦的黑暗中」。因此,你的神目越 為罪惡的黑暗所霧塞,越應設法以懺悔的淚水洗淨你靜觀的心靈。一旦你的情緒晴朗如洗,則可投射你靜觀的視線,來瞻仰天主以何其深切的仁愛、以何其高明的上 智、以何其可奇的德能、藉聖寵改造了你醜化的本性。

首先,要深加思索,天主如何拯救你於原罪。你豈不知,原罪曾剝奪了你本性和精神的美善,使你隸屬於黑暗首領權下,並將你放逐於祖國之外?但依照聖伯爾納多 所說:「卓絕的威嚴,曾為使我們生活而甘願受死,曾為使我們為王而甘願為奴,曾為使我們回返祖國而甘願流亡,曾為使我們榮為萬物之王而甘願承擔極其下賤的 苦役」。祂說:「人子來,是為尋找及拯救迷失了的人」(路十九10)。換言之,祂來是為壓抑你的驕傲。額我略說:「天主的獨生子所以取了我們脆弱的形體, 無形可見的祂所以不獨成為有形可見的、而且成為可鄙的,所以忍受輕賤和恥辱並接受苦難與極刑,正為了以天主的自謙自抑來教導我們如何不得妄自尊大」。聖奧 斯定說:「基督輕視塵世的一切,為使我們知道什麼是應予輕視者;祂承受世間所有不幸,為訓示我們什麼是應予忍受者,並為告訴我們不得由塵世的一切中尋取幸 福,亦不必對塵世間的不幸有所怕懼。

其次,基督來世,是為使你與永生之父和解。聖奧斯定說:「當你與父敵對時,我使你與父和解;當你與父疏遠時,我來將你領回;當你迷失於深山及樹林中時,我 尋找了你,並在亂石及灌木中找到了你,然後將你背在我的肩上,將你送還我父。為了你,我操勞,我出汗,我頭帶茨冠,我手足被釘,肋膀為長鎗所刺,鮮血流 盡,並為了你而為各種苦辱甚至為許多殛刑所撕裂。而你竟不惜犯罪並與我分離。」

再其次,祂來是為將你贖回。聖奧斯定說:「我們要驚奇、喜慶、熱愛、稱頌並朝拜,因為我們的救主以其聖死使我們死而復生,使我們由黑暗進入光明,由充軍之 地返回祖國,由腐朽躋入不朽,由不幸抵達光榮,由涕泣被召至喜樂。」額我略(Nazianzenus)說:「好一種奇妙而聞所未聞的混合!造物主竟成為受 造者,無限者竟為人所拘捕,富有天地者竟一變而為赤貧者,為改造其所造化的肖像,並為使我們有死的肉體長生不死,而接受了我們肉軀的形體。」

我的靈魂,現在你要醒來,並「回視你基督的面孔」(詠八三10)。我說,你要回視、昔者光輝無比、而今則為了補贖你的揚眉吐氣、而為灰暗所蒙蔽的面孔!要 回視、昔者容光煥發、而今則為了補贖你的愛好虛榮而臃腫不堪的面孔!要回視、昔者英俊非凡、而今則為了補贖你的酷嗜修飾而滿是唾污的面孔!要回視、昔者人 見人愛、而今為了補贖你的惡慾而變得可憎的面孔!你要深思「上主為我們在地上所做何事」(詠四五9);天主為使你得享尊榮而受人戲弄,為使你享有安慰而受 人鞭打,為使你得到解救而被釘於苦架,無玷的羔羊,為使你歡筵而為人宰殺,為使你痛飲而讓血水由肋膀中流出!你要深思你的贖價,要注視你的楷模!靈魂,你 亦要想到基督,你的主子及友人,曾經忍受各種的苦刑,使到渾身上下,沒有一部份不為重創所傷及,而且又為各色人們所苦害。黑落德譏笑了祂,總督定了祂的死 刑,門徒出賣了祂,宗徒離棄了祂,司祭、經師及法利塞人交付了祂,外邦人鞭打了祂,民眾判決了祂,兵士們釘死了祂。聖伯爾納多說:「天使們為之戰慄的聖首 竟為滿是利茨的茨冠所重創,人子中最為英俊的聖面竟為猶太人的唾沫所髒污,較諸太陽更為輝耀的聖目竟灰暗如死,專為欣賞天使歌詠的聖耳竟為罪人的叫罵所充 斥,訓示天使的聖口竟嚐到苦膽與酸醋,其踏板亦受到朝拜的聖足竟為鐵釘所穿透,曾經創造蒼天的聖手竟被釘於木架。此外,其肉體被人鞭打,其肋膀亦為長鎗所 刺開。唯有其聖舌無恙。而聖舌的無恙是為了替罪人祈求,並為了將其母委託於門徒。」忠實的靈魂,我們的救主未曾因任何敵人的攻奸而收回其拯救我們的志願。 不過,祂的聖愛表現得越清楚,我們輕視其救恩的罪名亦越深重。

靈魂:人啊,我已好久默不作聲,因為我以喜悅兼悲傷的情緒虔心聆聽你講的種種。我喜樂於主,因為祂竟這樣愛了我,甚至不惜為我犧牲自己的獨子。聖額我略 說:「無可估價的聖愛,為了救贖不配稱為使女的靈魂,竟交出了聖子。」主,耶穌基督,你既為我而不惜犧牲自己,求以你的聖傷刺透我的心,並以你的聖血灌醉 我的靈魂,使我不拘轉向何方常常看到為我被釘的你,使我不拘所見何物,時時見到該物事染有你的聖血;以便整個的我集中於你,除你以外一無所見,除你的聖傷 以外,亦一無所視。我主,我的安慰應當是與你一同被釘;我最切膚的痛苦應當在於:除你以外,我還念想其他物事。但不幸的是:我每次想到你的仁善對我們奇偉 的聖愛時,便為了我過火的忘恩負義感到羞恥與愧疚;我越看到你救恩的珍貴,我越承認我負恩的罪孽如何深重。

人:靈魂啊,你既蒙受了如此偉大及可奇的恩惠,故當慎防忘恩負義的重罪。因為依聖伯爾納多的思想,忘恩好似熱風,能吹乾天主仁慈的河流和天主聖善及寵恩的 泉源。靈魂啊,你要留意並一再思索以救主的口氣向負恩者所發表的那段話:靈魂啊,看我為你受了多少苦!為你捨命的我,向你呼籲:看,我受得殛刑!看,穿透 我手足的鐵釘!看,我受的辱罵!但外在的苦難雖重,而你的不知恩使我體驗到的痛苦則更重!某處又說:「我的人民,我對你做了什麼?我在什麼事上叫你不耐 煩?請你答覆我。」你為什麼更樂於事奉我的仇人勝過事奉我?所以,你要留神,常要感恩圖報,永不停止讚頌並顯揚天主獨子的偉大恩德!

伯爾納多說:「你得整個生命,全虧了,為使你脫免永罰而備受苦刑並捨了生命的他;即便將你所是、所能完全給予祂,亦不過一顆星之於太陽,一滴水之於河流,一粒沙之於大山。」

靈魂啊,你既以淨化了的靜觀的視線,看到了你的新郎怎樣為解救你於原罪而賜給你的救恩,現在我要告訴你,祂的仁慈如何解救你於本罪。請將靜觀的視線轉射於 聖化之恩,並試想你的恩主天主,如何父親般地以暗中的黙感將你由本罪中召回,以及有時如何像友人一樣在內心裏向你說:「歸來,歸來,叔拉米特。」(歌六 12)所謂「叔拉米特」是指因了罪惡而成為不幸的人。

你要回返我這裏,因為我是你的創造者;你要回返我這裏,因為我是你的救贖主;你要回返我這裏,因為我是你的安慰者;最後,如果這還不夠,我再加說一句,因 為我是你慷慨的酬報者。你要回返我這裏,因為我造生了你並賜給了你絕大的尊嚴;因為我以如此慘酷的死亡仁慈地拯救了你於永死;因為我加賜了你如此眾多的精 神及肉體的寵恩。最後,你要回返我這裏,因為我即將以準備妥當的榮福,極其豪爽地酬報你。我說:你要歸來,你要由邪惡的思想、言語、行為及習慣中歸來。你 要回返我這裏,因為諸聖都在殷切期待你,天使為了你的歸來而準備歡欣踴躍地慶祝你,整個天朝等待你。靈魂啊,歸來吧!耶穌基督在十字架上伸開手召叫你,至 高天主聖三在期待你的歸來。靈魂啊,這是你的愛人召請你的聲音。

現在你要存想等待你者的耐性。祂等待你好久啊!祂容忍你的罪惡,時間好長啊!在你回頭之前,曾有多少人死於罪惡中?而祂則仁慈地期待你,期待經常犯罪的 你!靈魂啊,歸來吧!基督在十字架上等著你:祂的聖首低垂是為親吻你,祂的雙臂伸開是為擁抱你,祂大張的雙手是為酬報你,祂全身伸直是為將自己完全為你消 耗,祂的聖足被釘是為常同你在一起,並永不離開你,祂的胸部大開是為歡迎你入住其中。所以,「我的靈魂,你應當是一隻『在岩石縫中,在懸崖隱處的鴿子』 (歌二14),你要飛到祂的手、飛到祂的足,並要飛入祂的肋膀中,那是你穩妥而安全的休憩之所。」以上是伯爾納多的言論。Hugo說:「靈魂啊,但願你能 想到,未曾蒙受你所獲得的鴻恩的人有多少,他們和你相較之下,等於遭到擯絕者!但你的新郎則選擇並預揀了你,祂在並由一切人中揀選了你,並愛了你勝過一切 人。」

靈魂:現在我承認,我了解,並且體驗到天主賞給我的恩賜如何巨大與眾多,但遺憾的,是迄今未能有任何作為,以答報祂。

人:靈魂啊,你已領悟了天主怎樣耐心地等待了你。如今,要將你靜觀的視線投射於聖化你的恩寵上。要詳加深思:你的新郎賜給你的這項無可估價的聖寵。伯爾納多說:「祂 藉著聖寵使你榮為與祂共餐、與祂共王、與祂共寢的伴侶。」又說:「我要永遠歌頌上主的仁慈,因為我發現祂對我的仁慈多至七種,故我不得不承認祂的慈善真正 無可估價。一、祂保存了我,使我不致淪於許多罪惡中。二、我犯罪後,祂未曾立即判決我,反而在我繼續為惡時,容忍了我。三、祂曾變化了我的心,將我以往認 為苦澀的種種,一變而為甘美的。四、我悔改後,祂曾慈愛地收容了我。五、祂曾賜給我自制和悔改的能力。六、祂又賜給我聖寵以幫助我樹立功德。七、祂還賜給 我渴慕天上賞報的望德。」

靈魂:主,我天主,「不幸的我應當怎樣熱愛、我不存在時而造生了我的天主?我迷失於歧途時,祂引領我於康莊大道,我無知時祂教導我,我為惡時祂糾正我,我 愁苦時祂安慰我,我瀕於絕望時祂加強我,我站立時祂支持我,我失足時祂扶起我,我行走時祂領導我,我回歸祂那裡時祂接抱我於懷中。」是的,「祂主持一切, 充滿一切,臨在一切,照料一切,眷顧一切人及每一人;但同時我又感到整個的祂如此專心致志於護守我,好似忘掉了其它一切,而專門注意我一人一樣。」以上全 是奧斯定的思想。

人啊,既然如你所說,我應當為了這一切恩寵而熱愛天主,所以請告訴我,應怎樣愛祂,或應愛祂多少,以報答其大愛。

人:雖然聖伯爾納多說:「愛天主的理由應當是為了天主是天主,而愛天主的限度是沒有限度。」但我們仍能由聖經內找出若干方式。恩賜我們聖愛者親自指出愛天 主的方式說:「你要全心、全靈、全力愛你的主天主」(瑪二二37)。故此,靈魂啊,你要以特殊的愛,愛那由虛無中豪爽地造生你的天主父,愛那以無言可喻的 方式為你捨生致命而再造你的天主子,愛那以慈善及安慰多次救你於罪惡並加強你於善行的天主聖神。你要英勇地愛天主父,庶不致為其他危險的愛所奴化,你要明 智地愛天主子,庶不致為其它愛所炫惑;你要甘美地愛天主聖神,庶不致為其它愛所毒害。或者如伯爾納多所說:「信仰基督的靈魂啊,你要由基督學習怎樣愛基 督。你的愛應是甘飴的、明智及英勇的。你要甘飴地愛,使到因了愛祂的原故,其它一切愛都顯得一無價值,使到只有愛祂是你口中的蜂蜜,是你耳中的音樂,是你 心頭的快慰。你要明智地愛,使到你只熱中於天主,而不熱中於任何其他人、物。你要英勇地愛,使到你的軟弱能為天主情甘忍受一切艱辛困苦,使到你能說:我辛 苦只是一小時而已,假使我的辛苦更為長久,因了愛我亦不覺其苦。信友就經當這樣愛基督,樂意為祂忍受一切,直到安息於祂內。」

靈魂:人啊,請恕我失敬;我問你,並非出於好奇而是出自謙虛,亦非出於自負而是出於虔誠。試問:我愛我的天主時,我究竟愛的是什麼?

人:靈魂啊,假使你的發問出乎自大,則不免太過邪惡了。但由於你這發問出自虔誠,故應得到虔誠的答案。請聽最善於愛天主的奧斯定在「懺悔錄」內所說:「我 愛天主時,我所愛者並非肉體的美麗及天氣的晴朗,亦非賞心悅目的光明,亦非動聽的音樂及芬芳的香液,亦非瑪納或蜂蜜,亦非給人快感的肉體的擁抱,我愛天主 時,我所愛者並非這些!但我所愛者究竟是什麼呢?我愛的是我內在的人可以感到的某種光明、某種聲音,某種芬芳、某種食糧;在這內在的人內,祂是放射著不占 空間的光明,是響徹著不消耗時間的音樂,是洋溢著不激盪空氣的芬芳,是有著不減少食慾的可口的食糧,是充斥著不令人厭倦的快感。」

靈魂:人啊,請對愛德的功能講幾句話,假使我得悉之後,更熱中於愛天主。

人:靈魂啊,愛德的功效誠然偉大,不過,是隱而不見的。依奧斯定的思想:「愛德在逆境中容忍,在順境中自制,在苦難中英勇,在為善時愉快,在誘惑時非常穩 健,在待人時極其豪爽,在真的弟兄中異常高興,在假的弟兄中最會忍耐,在侮辱中鎮定,在盛怒中安靜,在仇恨中善良,在陰險中不思加害他人,在罪惡中嗟嘆, 在真理中舒暢。」又說:「好神聖的愛!品操的堅貞、情感的純潔、理智的清亮、願望的聖善、功行的純淨、美德的多產、功績的價值、賞報及尊榮的崇高無不由愛 而來啊!啊,愛德的甘美及甘美的愛德!我的心應以你為食糧,我的五內應充滿你的甘霖!」熱羅尼莫說:「誰若沒有愛德,即使有正確的信德,亦無從取得永福; 因為愛德如此重要,使到沒有它連預言及殉道亦一無價值可言,理由是:愛德在諸德之中佔有首席。」貪愛暫世事物者何其不幸!這類事物,獲致它們時勞神費力, 佔有它們時提心吊膽,失掉它們時痛心疾首。

反之,一如聖奧斯定所說:「人如愛你,上主,並為你而愛仇,以及在你內愛其友人者,則是 有福的!唯有在你內愛所有人者不致喪失任何友人!同時,除離棄你者外,誰亦不致喪失你。但離棄你者,除放棄甘飴的你而獲致義怒的你外,沒有其他可能的出 路。」又說:「凡愛你,同時亦愛其它人、物,卻又不為你而愛它們,則這人愛得不多!我天主,你是經常燃燒而永不熄滅的愛德,請以愛灼熱我吧,好使我制止肉 慾、眼目及貪愛虛榮的偏情!」因此,聖額我略在其「倫理」一書中說:「人如只愛好並願望永遠的物事,則其人何其幸運而有福啊!這樣的人既不因順境而自高, 亦不因逆境而動搖,他在此世既一無所愛,故一無所懼。」保祿宗徒在其書信中說:「愛是含忍的,愛是慈祥的,愛不嫉妒、不誇張、不自大,不做無禮的事,不求 己益,不動怒、不圖謀惡事,不以不義為榮,卻與真理同樂。」(格前十三4-6)。額我略在「倫理」 一書中註釋這段聖經說:「愛是含忍的,因為它平心靜氣忍受所有不幸;愛是慈祥的,因為它慷慨豪爽,以德報怨;愛不嫉妒,因為它在這世上既一無所愛,故不會 嫉妒擁有此世名利者;愛不誇張,因為它既一心嚮往永遠的賞報,故不致因了身外的財富和聲望而妄自尊大;愛不自大,因為它既專心致志於自己內在的事,故不致 貪想他人外在的事;愛不做無禮的事,因為它既熱衷於愛主愛人,故不會做出違反正義的事;愛不求己益;因為它將其所有暫世的一切視作屬於他人者,它只將可能 與自己永遠共存的物事視作自己的;愛不動怒,因為它為自己的辛勞所期待的酬報是來生的永福,故不致在吃苦受辱時起意報復;愛不圖謀惡事,因為它既一心愛好 純潔,並將恨意連根拔除,故不致存有汙染自己的惡意;愛不以不義為樂,因為它既汎愛所有人,故連對其仇人的喪亡亦不致感到慶幸;愛與真理同樂,因為它熱愛 眾人,故見到他人順利時,猶如看到自身順利一樣,而為之額手稱慶。」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