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出自靜觀上界的三種福樂,亦即由享有萬萬美善,三種官能所汲取的福樂

 

靈魂啊,我奉勸你,在因了上述一切而感到興奮,並自覺具備應有的條件乃至自覺受到天主的敦請時,要高舉你的神目轉向你的創造者,而對諸聖由天主接受的福樂的 偉大,勤加思索。要熟思:「該美善(亦即天主的萬萬美善;譯者按)如何大快人心;這美善本身含有一切美善。祂並非如同我們在受造物上所體驗到的美善,而是 迥然不同的美善,不同到就像造物主不同於受造物一樣。人若享有這美善,則擁有其所願望的一切,而沒有其所不願的種種。」這是安瑟爾莫的言論。 Caesarius主教說:「真福的生活是比較易於獲取而不甚易於言傳的;其進展是無止境的,其受用是無厭倦的,其給人的營養是無需食糧的,其幸福是古 舊、永久而常令人有新奇的感覺的,同時這不斷延長的幸福又沒有失去的隱憂。」伯爾納多說:「在那裡,理智沒有錯誤,意志沒有悲痛,記性沒有恐懼;在那裡有 可奇的晴朗、圓滿的柔美、永遠的安全和沒有厭煩的一切美善。」

靈魂啊,諸聖不斷瞻仰那面永遠的明鏡;你想他們要多麼歡欣和愉快!他們在那面明鏡內,清楚見到一切有助於其無上幸福的、過去的、現在的、和未來的事。奧斯定 說:「我們一旦進入光明之父的無上光明中,將理解受造物所能有的一切。」安瑟爾莫說:「那時,義人將知道天主所做一切他們應當知道的事。」又說:「他們既 享見無所不知者,則怎能有所不知?」Fulgentius說:「猶如在鏡子內我們見到自身、鏡子和週遭的種種三者;同樣,透過天主的光明,我們見到天主本 身、我們自己及其它受造物。」靈魂啊,既然你生來就喜歡知道更多的事,為什麼不設法注視上述明鏡,並在這面明鏡內閱讀一切?因為凡注視這面明鏡者,便等於 學會了一切。果然,在這面明鏡內可以看出柏拉圖的學說、亞里斯多德的哲學及Ptolomeus的天文學無非昏聵糊塗。因為在此生,我們知道的真理無論怎樣 多,較諸我們不知道的事則只是最小的一部份,那時你要看見並知道許多事,你的心胸要驚奇並擴大。(依六十5)。

靈魂:那時我要看到些什麼呢?

人: 你要看到光榮的上天之王。Beda說:「永光的燦爛如此美妙及甘飴,使到較諸太陽更為光明萬倍的天使們永看不厭。」那時,你要為了「見到」天主的奇偉光明 而充滿幸福,要為了「想到」你自己的幸運而感到驚喜,要為了「鳥瞰」整個受造物而心胸擴大。好美妙而可奇的一種見到!好幸福而快慰的一種想到!好令人心曠 神怡的一種鳥瞰!主,我天主,下面聖詠論及你說的一句話多麼恰當:「的確,在你宮庭逗留一日遠勝過在別處逗留千日」(詠八三11);「因為千年在你眼前好 像剛過去的昨天」(詠八九4)。奧斯定說:「上主的榮福如此美妙,永遠的光明如此甘飴,使到我們只為了享有一小時的這種幸福──假使不得超過一小時的話 ──亦不惜放棄充滿快樂和暫世財富的、千萬年的此世生命。」總之,上天的福樂甘美非凡,人只要一度品嘗到這福樂,便不可能對其它福樂感到樂趣;因為其甘美 超出一切願望之上。

靈魂:還有其它使我們看到後感到歡欣,使我們瞻仰後心曠神怡的事嗎?

人: 靈魂啊,假使除天主外,沒有其它供我們瞻仰的物事,原已足使我們心滿意足了,但還有一件──姑不提多不勝數的其它──令天朝神聖欣喜若狂,並使他們為某種 無可估計的幸福所酣醉的事,便是瞻仰天上母后的萬丈光芒及其聖子受到顯揚的至聖人性。靈魂啊,誰能設想瞻仰仁慈之母、寬仁之后是多大的歡樂?她現在並非當 年斜倚在臥於馬槽並呱呱而涕者之旁者,而是天使歌詠團所侍奉的主母;她現在並非當日三天之久慟哭流涕、到處尋覓其失掉的至愛聖子者,而是親眼見到其享受永 樂的聖子者;她已非由於害怕黑落德而亡命至埃及的驚懼顫慄者,因為黑落德早已墮入地獄,而其聖子則已榮登天國;亦非為了猶太人對其聖子所施眾多迫害而感到 痛心疾首者,因為「萬物都已屈服在祂的腳下」(格前十五27);她已非歎息流涕並哭喊:「我兒,誰能使我替你死呢?」(撒下十八32)的那位女人,亦非站 在其即將死去和懸在苦架上的她的獨子之前者,亦非為了接受徒弟以取代師傅,接受奴僕以取代主子,好像接受外人以取代愛子而泣不成聲者。昔者,她曾為了我們 而備受淒苦和悲痛,而今則被舉於天使歌詠團及一切受造物之上,並與其聖子基督一同為王於聖三宮殿中。

靈魂啊,你要虔誠默想,瞻仰造生人的人(基督)和瞻仰產育天主的女人(聖母)是多麼令人快慰的事。你要深思,瞻仰我們的長兄耶穌基督是多麼使人喜樂的事。我 們的長兄,昔者曾一度為人失落,而今則已被尋獲;昔者曾為人揚棄和輕視,而今則永王於天並對萬物發號施令。「我的弟兄(長兄),誰能使我看到你吮吸我母親 的乳房,好叫我在外邊遇見你時能親吻你?」(歌八1)意思是說,以熱誠的口唇親吻你,以熾愛的雙臂擁抱你,以及將你引進滿是甘美的屋子內,而不致為人所輕 視呢?虔誠的安瑟爾莫寫說:「至甘飴的聖童,我幾時始能見到你?我幾時始能出現在你面前?幾時始能為你的美麗所滿足?幾時始能見到天使們渴望見到你的聖 容?禍哉不愛你和不尋找你的靈魂!貪愛世俗與事奉罪惡的靈魂,永得不到休息和安全。沒有你,任何物事不應使我滿意,任何物事為我不應是甘飴、美麗或珍貴 的!除你以外,任何物事都應毫無價值可言!凡相反你的事,都應使我感到困擾!而我永久的願望則應當是悅樂你!沒有你,快樂應是我的厭倦!我只應以「與你同 苦同樂」為樂!聖善的耶穌,如果與你同哭已是如此甘飴,則與你同樂更當如何?

靈魂:人啊,我已因渴望瞻仰我的造物主天主而疲憊無力,我已因急欲享見我的長兄與救主耶穌而近乎暈厥,我已因切望一見童貞瑪利亞而長噓短歎。啊,幾時我始能 享有我渴望的福樂呢?幾時我願望的光榮始能出現呢?我期待的安慰者幾時才來呢?幾時我始能沉醉於我神往的祂的居所的富裕中呢?所有受造物在我已不堪入目, 因為造物主的美麗遠遠凌駕乎來自祂的受造物的美麗。

人:靈魂啊,你要耐心等待,以便增進你的熱望!因為聖經說:「只有片時你們就看不見我了,再過片時你們又要看見我。」(若十六16)

靈魂:好長的片時啊!我的功德雖然短少,我願望天福的時期卻很長遠。

人: 靈魂啊,如果你渴望「見到」永光的心情,在你看來,已經太長太大,則你渴望全心「熱愛」永遠的美善自身及永遠佔有至高威嚴之王的心情更將怎樣如饑似渴呢? 因為假使你不極端熱愛祂,則怎能因了享見祂而感到幸福呢?假使你能享見並熱愛祂,而不能安全佔有祂,則怎能永久幸福呢?奧斯定說:「在那裡,我們要休息並 見到祂,我們要見到並熱愛祂,我們要熱愛並佔有祂。」祂是我們一切願望的終點,我們要永無止境地看見祂,永不厭倦地熱愛祂,永無疲乏而很幸福地頌揚祂。

請聽,虔誠的安瑟爾莫在其 “Proslogium"末尾關於上述天福所寫:「含有一切美善和歡欣的美善該是多麼令人快樂呢?如果生命是甘飴的,則創造生命的實有更當如何?如果受造的健康是怡人的,則造化一切的健康更當如何?如果用以認識受造物的智慧是可喜的,則用以認識一切非受造的物事的智慧更當如何?你何苦各處流浪以追求受造的美善?要愛含有一切美善的唯一美善!你喜愛美麗嗎?「義人將發光如太陽」(瑪十三43)。你喜愛自由和英勇嗎?「他們相似天主的天使」(路二十36)。你喜好長壽和健康的生命嗎?那裡要有永遠的健康。你喜好飽飫及酣醉嗎?他們將飽享天主的光榮,「將暢飲天主宮中的豐裕」(詠三五9)。你喜好音樂嗎?那裡有天使在謳歌。你愛好社交及友誼嗎?那裡有萬眾一心的諸聖社團。你愛好地位及財富嗎?「他家中必有權勢和財產」(詠一一一3)。你愛好安全和保險嗎?那裡有萬世無疆的永遠。人心啊,貧乏而備嘗辛酸並為艱苦所催殘的人心啊!如果你具備上述一切,你應當多麼喜樂呢?要問問你的五內,是否容得下這大的幸福!如果你不能容納你個人的幸福,還怎能消受這多被簡者亦即天朝所有神聖的幸福呢?因為天朝神聖莫不愛近人如自己,他們怎樣愛近人,便怎樣為了近人的幸福而喜樂。同時每位神聖,又為了天主的幸福而感到幸福,他們為了天主的幸福而感到的幸福比了他們為了自己及一切被簡者的幸福而感到的幸福,要大到無可比擬。因為猶如他們每位全心、全靈、全意熱愛天主;同樣,其整個心、整個靈魂、整個心神不足以承受該幸福的滿盈。理由是:他們愛得越多,幸福亦越大,同時認識得越清楚,愛得亦越多。一定,眼睛從未見到,耳朵從未聽到,人心從未想到神聖多麼愛天主和多麼認識天主。我天主,求祢賞我在認識及熱愛祢上,日益增進,以期來世獲致充分的幸福。這在此生雖只是一個希望,在來世卻將是一個事實。

主,聖父,祢曾透過祢的聖子勸告並命令我們祈求,亦承諾要實踐所許為使我們的喜樂圓滿無缺。主,求祢使我們的喜樂真的圓滿無缺,一如祢藉祢的聖子啟示我們祈求者,一如祢曾許諾要賜予我們者。此刻,我的心靈要默想這幸福,我的口要講論、我的心要喜愛、我的唇要宣揚這幸福,我的靈魂對這幸福要感到饑餓,我的肉體要感到乾渴,我整個人要想念這幸福,直到進入我天主的喜樂中,祂是應受頌揚於無窮世的三位一體。阿們。

(全文完)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