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個別的福樂:首先,出自靜觀下界的三種喜樂

現在要虔誠地再三思索:脫離現世不幸與危險的在天諸聖,雖然永不可能閉目不看永遠太陽的光輝,但亦能將其靜觀的視線有時投至下界及上界,有時投至內部及外在的一切上。

他們將視線投射於下界時,便為了三種理由而欣慰:一,因為他們靠了天主的德能,克勝了這樣肆無忌憚、這樣可怕與殘忍的仇惡。二,因為他們或仗著天主的上智避免了一切罪惡及缺失,或久已改過自新。三,因為他們藉著天主的慈善而免於如此恐怖及沒有結束的永苦。靈魂啊,又因他們見到這麼多的人為世俗、魔鬼所擊敗,這麼多的人為各種罪惡所污染而不能得赦,這麼多的人陷於永苦的地獄中而絕望,而他們則幸而得救,他們該多麼歡喜呢?我認為由死亡而過渡至生命,真正形成雙重的喜樂。

主,天主,如果現在在作戰時期危險重重,則勝利後應當如何喜樂呢?克服和挫敗了世俗,並將法郎及其部隊淹沒於紅海的被選者,必將偕同瑪利亞敲著鼓歌唱說:「我們應當謳歌上主云云。」(見出十五1)

此時,將成立兩個炙愛者的歌詠團,亦即無罪的被選者和悔改的被選者;他們一啟一應地歌唱說:「聖、聖、聖,上主,軍旅的天主。」(依六3)天主聖父曾如此大能地拯救我們於世俗及肉體;天主聖子曾如此智慧地由罪惡及罪罰中聖化了我們;天主聖神曾如此慈祥地保存我們免於永罰。整個大地洋溢著祂的光榮,因為祂由此世的不幸中召叫我們於天國中。

靈魂啊,你被舉於該幸福的歌詠團時,你在此生忍受的一切苦辱一變而為永遠的福樂時,那為你將是怎樣的一天?那時,你將為這一切苦辱而以歡樂的口唇讚揚上主你的天主說:「那是不能更愉快和更甘美的歌曲;這歌曲響徹於天主之城,為頌揚並光榮以其寶血救贖了我們的基督。」

所以,你遭受誘惑的考驗、迫害的襲擊和此世各種艱難時,你的心神要高飛戾天,並想這種種無非永福的材料。此時,如額我略所說:「賞報的回憶削弱鞭笞的力量」,因為若我們想到所許給我們的天福何其偉大,則地上的一切便要失掉其重要性。伯爾納多說:「此生的痛苦較諸業已經獲取的罪過之赦免、較諸目前所接受的聖寵及許給我們的、來世的光榮,簡直等於零。」靈魂啊,你如清楚看到,你竟然克服了大多數人為之挫敗的世俗的危險,得勝了許多人為之愚弄的惡魔的陰險和狡詐,終於逃脫了無數人遭受的永罰,你便要佔有上述「未來的光榮」。

靈魂:人啊,你給我的這種安慰何其美妙和有利啊!因為我想到你所講的種種後,便因希望而取得不少神慰。但,天主,如果將來真正享有我現在所希望的一切時,更當如何?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