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9日 聖婦芳濟加(St. Frances of Rome)

主曆一四四零年

主曆一三八四年,聖婦芳濟加在羅馬誕生。她的家庭原是義國望族,家道富有。芳濟加自幼很熱心,年十一歲,請求父母准她出家修道,但是她的請求未獲接納。

過了一個時期,雙親為她擇配,丈夫是一個富家子弟,是一般所謂門當戶對的婚姻。芳濟加礙於父母之命,只得放棄原定的志願。出嫁後,常鬱鬱不歡,背人流淚。某 日,被她的嫂嫂所見,問她為什麼這樣難受。芳濟加告訴她的嫂嫂:自己本來有意出家修道,如今這計畫已成泡影,故而不歡。出乎她意料之外,這位嫂嫂本來也有 意棄俗修道。妯娌二人同病相憐,立志以已嫁婦女的身分,全力作敬主愛人的工作。她們二人常同往貧民窟,探訪窮人,散發賑濟物品。她們的丈夫,也是很熱心的 教友,所以對於這種救濟工作,熱烈支持。

過了一個時期,芳濟加突患重病,遍請各名醫診治,毫不見效。有一天,聖亞肋叔顯現給她,問她希望立即死亡,還是希望痊癒。聖婦答道:「一切悉聽天的聖意處理。」聖亞肋叔就告訴她,天主要她病癒,繼續作榮主救靈的工作。她的病果然立刻就好了。

自該時起,妯娌二人加倍熱心看護病人。她們的家姑擔憂她們的健康勢將大受影響,而且她們往往因侍候病人之故,無暇參加社交應酬。可是兩人的丈夫深明大義,不願干涉她們的行動。

主曆一四零零年,芳濟加生了一個男孩,翌年家姑逝世,芳濟加主理家政。她待傭僕很仁慈,視他們如弟兄姊妹,並注意照顧他們的靈魂。她與丈夫共度了四十年的婚 姻生活,從未有過一次反目。祈禱時,如有緊要的家務需要處理,立即暫停祈禱,先將家務辦妥,再繼續祈禱。有一天,她正打開了經書,念聖母小日課,傭人來叫 她出去,她把經書擱下出去料理事務,回到房內,繼續念日課,傭人又來打斷她,這樣一連五次。第五次回來,打開經書,只見經書上的文字,都變成金字了。

其時義國時有內戰,民不聊生,農田欠收,疫癘叢生。芳濟加和她的嫂嫂,全力救濟災民,個人資力有限,粥少僧多,向隅的人很多。她們便出外挨戶乞討,受盡眾人揶揄譏諷,二人毫不灰心。到後來,她的家翁准她出售個人首飾。她便將首飾全部變賣,撥充賑款。

主曆一四零八年,奸黨謀篡奪教宗聖職,擁兵入侵羅馬。芳濟加的丈夫,素對教宗效忠,力圖抵抗無效,倉皇出走,僅以身免。他的哥哥被奸黨俘虜,芳濟加和她的兒 女來不及逃走,房屋財產均遭破壞。芳濟加與妯娌二人,雖然經濟拮据,仍設法救濟較她們更貧苦的災民。三年後,羅馬發生大瘟疫,芳濟加的幼子染疫身亡,芳濟 加對救濟工作更為積極,將自己住屋一部分改為醫院。

幼子死後第十二天,顯現給芳濟加,全身發光,旁有天神相伴。幼子告訴她:自己在天國享受永福,同時預報芳濟加的女兒不久也將患病身死。可是幼子也安慰她說:「如今在我身旁的那位天神,將奉派與芳濟加為伴。」

芳濟加的女兒不久真的患病身死,年僅十六歲。自該時起,天神常在她身傍,形狀如一個八歲的孩童。但是除了她自己以外,別人都看不見。有時她偶犯些微過失,天神頓即隱沒。等到她懺悔後,天神又再顯現。

主曆一四一四年,芳濟加的丈夫獲准重返羅馬,家產亦全部發還。但是她經過這場重大的打擊,體弱多病,深懼在世歲月無多,決定為她的兒子娶親,以了向平之願。 可是媳婦性情很暴戾,傲慢無禮,常當眾譏笑芳濟加。有一天,她正在當眾大罵芳濟加時,突患重病,芳濟加不念舊惡,悉心侍候,她的仁愛精神,使媳婦大為感 動;病癒後,痛改前非,待翁姑異常孝愛。

其時,芳濟加的聖德,和治病的神能,業已遐邇聞名。各處的人都來向她求治,和仲裁各項爭端。她丈夫對她的敬愛,與日俱增,囑她卸去家政,一心作救靈的工作。 芳濟加組織了一個在俗婦女的善會。加入這善會的婦女,不必發任何聖願,但立志獻身事主,救濟貧人。這善會迅速發展,購得房屋一所,作為會址。芳濟加有暇, 即往該善會服務。三年後,丈夫逝世,她正式加入該善會。

自該時起,芳濟加與天主的結合較前更密切。在苦行方面,她已無法增加,因為許多年以來,她只食乾麵包和蔬菜,腰束苦帶和有刺的鐵鍊,並以苦鞭笞打自己的身體。可是她神魂超拔的次數,以及神視的次數,較前頻繁。她常通宵不睡,念經祈禱。

主曆一四四零年,芳濟加患病臥床,七日後,三月九日傍晚,她容光煥發,歡呼道:「伴隨我的天神,業已完成任務,他囑我隨他同去。」

芳濟加手創的在俗婦女善會,至今還存在(在義國),入會婦女擔任教育工作,會衣式樣,即為當年羅馬貴家女子的服飾。

芳濟加於主曆一六零八年榮列聖品。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