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5日 聖文多辣(聖文德,St. Bonaventure)

樞機,亞巴諾主教,聖師,主曆一二七四年

聖文多辣原名若望斐丹匝,主曆一二二一年生於義國巴熱羅城。二十歲的時候,入方濟各會,負笈巴黎,師事著名學者亞歷山大赫肋。畢業後,在巴黎大學教授神學和聖經學(一二四八年至一二五七年)。

文多辣,學問淵博,精通士林派神哲學。他研究學問,完全以追求天主的光榮和個人聖化為目標,融祈禱與讀書於一爐,讀書時不忘祈禱。他不僅是一位學者,更是一位虔誠的神修家。每天大部分時間,均在祈禱默想,操務神業。

文多辣的才學,固然令人欽佩,他的聖德更令人景仰不止。人們常見他滿面春風,一團和氣,表示他內心多麼平安快樂,他的靈魂多麼天真無邪。文多辣說過:「一個人有神樂,表示他靈魂上有天主的聖寵。」這兩句話,不啻為他個人的靈魂情景寫照。

文 多辣天性謙遜,自視為大罪人,雖然渴望領聖體,與吾主結合,總覺得自己的靈魂太污穢,裹足不前。有一天,當他在堂裏參與彌撒,默想吾主苦難的時候,神父剛 剛祝聖聖體,突有一位天神,從神父手裏,拿過一片祝聖好的聖體,送到他嘴裏。從那時候起,文多辣的多疑病,完全痊癒。他不再懷疑不安,勤領聖體,與吾主結 合。

文多辣領受鐸品前,守了長時期的嚴齋,勤行祈禱,好好準備自己的靈魂。他編撰了一篇很動人的經文,供自己舉行了彌撒以後誦念。這篇經文,字句秀美,意義懇切,聖教會常勸大家普遍採用。

文多辣晉升鐸品後,講道訓人,傳揚福音。他的講道詞,充滿著愛主的熱情,在聽者的心頭,燃起愛德的火焰。

文多辣在巴黎大學執教期內,潛心著作,發表了不朽名著《隆巴哲學思想注疏》。這是士林哲學的一部權威巨著。教宗息斯篤六世對這本書推崇備至。

方 濟各會會士在巴黎大學聲譽日隆。若干教授因忌生恨,會士們的操行,清介絕俗,更使一般人自慚不如。這批心腸狹窄的人,擬發動驅逐方濟各會士。文多辣一度被 迫停止教書,他著手編著了《基督的神貧論》一書,闡述神貧的精神,駁斥反對派的謬論。教宗亞歷山大四世,組織委員會,審查雙方理由,判定方濟各會士理由充 分,命令反對派今後不許無理攻訐,方濟各會士恢復教職,繼續在巴黎大學教書。

一年後(主曆一二五七年),文多辣和聖多瑪斯二人同時考取神學博士學位。聖教歷史上數一數二的兩位神學家,同時在同一學校考取學位,堪稱佳話。

文 多辣是一位多產的作家。他的神修書,膾炙人口,傳誦一時。他為聖路易九世的妹妹,福女依撒伯爾和她的龍香女修院,寫了《純全的生活》。他也寫了《自言》, 《三條路》等神修書。這些書都是第一流的神修書。文多辣指出,高超的德行,並不一定在作異常的、英勇的事,而是美妙地做一切平凡的事。誰在小事上經常對天 主表示忠心,這已是一件偉大、英勇的德行了。我們應當經常控制自己的意志,將一切思想,言語行為,奉獻給天主,讓天主的恩寵透徹貫注在我們的整個生命上, 這才是修德的真諦。文多辣的神修方法,的確是人人可學,人人應學的。

主曆一二五七年,文多辣當選方濟各總會長。那時他還只有三十六歲。文多辣竭力整頓會務,督促會士修務聖德,注意學術研究,虔敬聖母,後世稱他為方濟各會的第二會祖;這榮銜,他的確是當之無愧。

在 方濟各會全體大會中,會士們請求文多辣編寫會祖聖方濟各傳。這本聖方濟各傳,使後世的人對聖方濟各的聖德,有更精確的認識,同時也反映出文多辣多麼體會聖 德的真髓。有一天,文多辣正在房間裏寫這篇傳記,聖多瑪斯來拜訪他,從門縫裏張望,只見文多辣聚精會神,埋首書寫,聖多瑪斯就輕輕地走開,對左右的人說: 「一位聖人(指文多辣)正在為另一位聖人(指聖方濟各)作傳,我們不要打擾他。」

主曆一二六五年,教宗格肋孟擬任命文多辣為約克總主教。文多辣堅辭不就。八年後(一二七三年)教宗額我略十世頒詔任命文多辣為樞機,兼亞巴諾總主教。詔文內添一條特別命令:文多辣必須接受是項任命,不得以任何理由推辭,並立即來羅馬履任。

文 多辣無法推辭,啟程赴羅馬履任。教宗得悉文多辣已動身在來京途中,派欽使帶了樞機的禮帽和徽飾出城相迎。那時,文多辣已到了佛羅倫斯附近的方濟各會修院。 欽使到院裏訪謁,在廚房裏遇到文多辣,原來新樞機主教正在忙著洗碗碟。文多辣請欽使把禮帽和徽飾暫時掛在花園的樹上,因為他兩手都是油污,怕弄髒了帽徽。 文多辣又請欽使在花園裏稍待片刻。他洗完了碗,出來戴上帽子,與欽使依禮相見。

額我略召集里昂大公會議,商討希臘教徒復合的問題。文多辣奉命進行籌備工作。當時有名的神學家都奉召出席參加。聖多瑪斯在半路上,患病逝世。大會揭幕前幾個月,文多辣已隨教宗抵達里昂,籌備一切。文多辣在百忙中,還利用大會休會的空隙時間,舉行方濟各會的全體大會。

希 臘教會代表到了里昂,文多辣與他們懇切交換意見。這次大公會議中,最活躍、最出力的人物,便是這位後人稱為「色辣芬天神博士」的文多辣。大會順利進行,希 臘代表同意統一。六月廿九日,聖伯多祿聖保祿瞻禮,教宗特舉行謝恩大禮彌撒,彌撒經的「書信」、「福音」和「信經」部分,都先後用拉丁文和希臘文詠唱。彌 撒中講道的,便是文多辣樞機。可是,當會議正在熱烈進行中,大會的主要柱石聖文多辣突於七月十四日,患急病逝世。噩耗傳來,無異晴天霹靂,參加大公會議的 全體人士,莫不哀悼。舉行殯禮時,宣讀悼詞的,是多明我會會士伯多祿,也就是未來的教宗英諾桑五世。伯多祿的悼詞中,有這樣一段話:「任何人見了文多辣, 敬愛之心,油然而生。甚至與他素不相識的人,只要一聽見他的話,莫不欣然尊奉他的意見。因為他是多麼謙遜、溫文、和氣、富於同情心,聰明機智,總括一句 話:他是諸德齊備的。」

分析文多辣的一生,品性高超,學識優良,口才流利,舉止端方,在在出人頭地。由於他的內心充滿仁愛,待人接物,和藹可親,任何人和他接觸,都自然而然地被他感化,被他吸引。他不僅是天主的忠僕,更是一般人的良友。

聖人生平的嘉言懿行,限於篇幅,不能詳列。我們姑且引述一段很簡單的軼事。

某 年,聖文多辣以總會長的身份,視察各地修院。他到了福利諾修院,院裏有一位修士,很希望和他作一次談話。可是那修士很謙遜,加以天性膽小,始終鼓不起勇 氣,和總會長談話。文多辣視察完畢,離院上道,到別處去。那修士錯過這樣一個好機會,心裏很後悔,就追上去。文多辣走得還不遠,被他追到。修士要求單獨和 他談幾句話,文多辣立刻隨他到道旁去,兩人作了一次很長的談話。文多辣同行的旅伴,等得不耐煩。文多辣回來,見他們面色含有不耐煩的神情,笑嘻嘻對他們 說:「我很抱歉,沒有辦法。照我的職位說來,我又是領袖,又是僕人。那位修士依他的身份說來,又是我的弟兄,又是我的主人。我們的會規不是有這一條的規 則:『總會長應當對會士表示慈愛,務使會士們能對待總會長,如同主人待僕人一樣,因為總會長是全體會士的僕人。』所以我基於總會長和僕人的身份,應當侍候 這位會士。按照我的能力和他的需要,全力幫助他。」

文多辣就任方濟各會總會長時,曾說過:「我知道自己是多麼無用,可是我也知道舉足踢軛,是徒然的。我願意把這副笨重而無法負擔的擔子,放在我這軟弱的肩膊上。我希望天主幫助我,也希望你們幫助我。」

看了上面兩段話,不難想像文多辣是多麼謙卑自下,虛懷若谷。他的德行,已修煉到爐火純青,「色辣芬天神博士」的榮銜,他的確是當之無愧。

文多辣於主曆一四八二年榮列聖品。主曆一五八八年晉封為教會聖師。

*註:《聖人傳記》將文多辣之傳記編排於七月十四日中。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