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6日 聖斐理伯內利(St. Philip Neri)

主曆一五九五年

聖斐理伯內利是義國佛羅倫斯人,生於主曆一五一五年。幼年喪母,由繼母撫養成人。繼母為人仁慈,斐理伯童年生活,相當愉快。

斐理伯天性溫和,從不與人爭吵。他只發過一次脾氣,事情是這樣的:斐理伯和他的妹妹正在念聖詠,他姐姐跑來,和他們纏擾,斐理伯忍不住,發了一場脾氣。

斐理伯的蒙師,是多明我會修士。這些修土,才德雙全,他們的善表,在斐理伯的心靈上,留下極深刻的印象。

十八歲的時候,父親送他到聖日曼諾城一個伯父家裏。那伯父擁有鉅產,膝下無兒,很有意把斐理伯過繼為嗣子;但是就在那一段時期,斐理伯的心靈,發生特殊的思 想轉變。他開始對世俗事務表示厭倦,便別離伯父,啟程赴羅馬。那時,他身無分文,舉目無親,前途茫茫,可是他一心倚靠天主,求天主指示他應朝什麼方向走。

斐理伯到了羅馬,天無絕人之路,和一個同鄉相遇。那同鄉招待他住在家裏,斐理伯吃的是麵包、清水、幾枚棗子或幾片蔬菜,而且每天只吃一餐。房間裏僅有一床、一椅、幾本書。為了答謝居停主人的盛情,斐理伯每天給他的兩個小孩授課。

斐理伯在羅馬的最初二年,足不出戶,日夜祈禱默想。在這二年內,他的內修生活,打下了基礎,今後可以穩固地發展。

斐理伯開始研究神哲學,不久學問大有進步。三年後,他從事傳教工作。那時羅馬的宗教生活,陷於低潮,人民對靈魂的事務,不大關心。如何給羅馬信友灌注新的活 力,恢復舊日的光榮傳統,這是斐理伯的任務。這任務,他畢生全力以赴,獲致輝煌的成功。所以後人稱他為「羅馬的宗徒」,洵非過譽。

斐理伯先從小規模的傳教活動開始,他到街頭巷尾,公共場所,和過路人聊天;主要是佛羅倫斯來的同鄉,由於鄉誼關係,比較容易接近。斐理伯很會說話,三言兩 語,就和這批人混得很熟。他趁這機會,順便講起靈魂,宗教生活的問題。漸漸地,聽者對宗教問題感覺興趣,痛改前非,重新作人。到後來,斐理伯對他們說: 「消極不犯罪,是不夠的。我們現在必須積極地修德行善。」那些人說:「我們應當作些什麼,你儘管吩咐我們好了。」斐理伯就領他們到各醫院侍候貧苦病人,並 舉行各項善功。

斐理伯在白天,從事講道訓人的工作。到了夜裏,一個人獨居斗室,從事靈修神工。有時整夜在聖堂裏默想祈禱,有時到聖斯德望地室作長禱。

主曆一五四四年聖神降臨瞻禮前夕,斐理伯在聖斯德望地室祈禱,突有一個火球,飛到他口裏,直達胸部。斐理伯頓覺神火炎炎,愛主熱情奔放。他高呼道:「主呀, 夠了,夠了!我再也受不住了!」他站起身來,以手拊心,覺得胸部腫起來,裏面好像有拳頭般大小的一個硬塊。從那時候起,每次他愛主熱情沸騰時,心就會劇 跳,全身震顫,有時連椅子或睡的床都會劇烈震動。同時,他愛主的熱情沸騰時,心裏覺得炎熱異常,好像火燒似的。有時,他不能不求天主把這愛火稍為減少一 些,因為他覺得自己的身體,好像快要燒起來,好像要被愛主的烈火熔化了。

斐理伯去世後,人們發覺有兩根肋骨折斷,成了弧形,所以他心房可以利用這部位,作異常的跳動。

主曆一五四八年,斐理伯創立一個在俗信友的善會。他利用這善會,傳揚四十小時敬禮,並照顧遠地來的貧苦朝聖者,這個善會組織,一天比一天發達,創立了有名的 聖三醫院。在一五七五年的聖年內,招待了十四萬五千多朝聖者。善會除了侍候貧苦病人以外,對病癒後身體尚未復原的貧人,也予以照料。

那時,斐理伯還只有三十四歲。他的事業,已有輝煌的成績。可是根據他的神師的意見,假如他領受鐸品神職,一定能有更大的成就。斐理伯服從神師的意見,接受鐸品訓練,於一五五一年祝聖為司鐸。

從那時起,斐理伯的主要活動,是在聽告解方面。每一天清早,他就開始聽告解,直聽到中午,下午繼續再聽。向他告罪的人,男女老幼都有,不分年齡。斐理伯對各 人心裏的意念,很善於辨明,所以常能對症下藥,把頑固的罪人勸化。他為信友們,組織靈修活動,對他們作特別講道,領導他們朝拜聖堂,舉行聖時閱讀聖人殉道 烈士和傳教士的行實。

斐理伯對聖方濟各沙勿略的傳教精神,非常欽佩,他一度有意離開祖國,到遠方去傳揚福音。可是他的神師勸他不必捨近圖遠,在羅馬工作,收穫之大,不在遠方傳教之下。聖人方才把這計畫打消。

斐理伯在聖吉洛拉馬堂的上面,加建了一間大房,供信友聽道,舉行各項善功之用。斐理伯和那些協助他工作的司鐸,人們稱之為「經堂司鐸」,因為他們常常搖鈴召集信友到經堂去聽道。其實,真正的「經堂會」,那時還未成立,要等到幾年以後,方才開始組織。

斐理伯組織「經堂會」的經過情形是這樣的。斐理伯派五位青年司鐸到聖吉華尼堂服務,同時給他們擬訂一些簡單的生活規律。這些司鐸,同桌用飯,每天在固定時間 共同作神修,可是斐理伯不准他們發任何聖愿。這個新型的修會,成績奇佳。會士的人數,一天比一天增加。主曆一五七五年,教宗額我略十三世正式批准經堂會成 立,並將聖瑪利亞堂撥給經堂會。斐理伯因這聖堂太小,不敷應用,便拆去重建。他手頭一文錢也沒有,但信友們聞訊,踴躍捐助,教宗自己和聖嘉祿樞機主教,也捐了一筆鉅款。

樞機主教中,有好幾位是斐理伯的門徒。他們對這位老師的聖德,非常欽佩。可是斐理伯天性謙遜,不願受到世人的尊敬。有時候,斐理伯假裝糊塗,故意說些不近人情的話,讓樞機們聽了,對他不要估計太高。他這種天真的舉動,當然掩不住別人的耳目,他越是裝糊塗,人們越是尊敬他。

斐理伯的身體很衰弱,有一次,他患重病,躺在床上,無法轉動。突然間,聖母顯現,他一躍而起,高舉雙臂,歡呼道:「我的美麗的母親,我的至聖的母親!」旁邊 恰巧有一個醫生,不知道斐理伯在作些什麼,就拉住他的手臂。斐理伯把手臂掙脫,說道:「我的母親來看我,你難道不讓我走近嗎?」說完這兩句話,斐理伯才注 意到旁邊有人,就很慚愧地把棉被掩蓋著臉,像一個怕羞的孩童似的。

斐理伯念日課,做彌撒,或做其他工作時,常有神魂超拔的景象,他常常顯發靈蹟,治癒疾病。

羅馬人民非常尊敬斐理伯的聖德,樞機主教遇有疑難問題,常向他請示。到聖京來的神職人員和信友,都去拜謁聖人,請他指示各項靈修問題。聖人按各人的具體情況,詳細解答。

斐理伯去世前兩年,辭去會長職務。他因身體衰弱,行走不便,每日在臥室旁一間小堂獻彌撒。可是他每日在彌撒中,都有神魂超拔的景象。所以望彌撒的人後來有經 驗了,每天他念到「除免世罪天主羔羊者」一句經的時候,大家便退出聖堂;輔彌撒的人,把蠟燭吹熄,點上一盞小燈,把堂門關上,在門口掛一塊牌子:「神父在 內舉行彌撒」。過了二小時,大家再回來,把蠟燭再點上,彌撒繼續進行。

一五九五年五月廿五日,耶穌聖體瞻禮,斐理伯神采奕奕,容光煥發。他的醫生說:「你十年來沒有過這樣好的丰采」。斐理伯心裏很明白,他的死期將至。那一天, 自早晨到晚上斐理伯聽告解,接見賓客,如平常一樣。到了半夜,他突患重病,門徒們齊集病榻旁,共念善終經。新會長請他頒賜幾句最後訓言,或舉手降福眾人。 斐理伯已不能言語,舉起手來降福。就在那時,他瞑目安逝,享壽八十歲。

斐理伯內利於主曆一六二二年榮列聖品。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