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5日 聖額我略七世(St. Gregory VII)

教宗,主曆一零八五年

聖額我略原名喜德朋,義國托斯卡尼人。青年時,赴羅馬讀書,老師中有一位,名叫格蘭興,對他的才德,非常欽佩。格蘭興後來當選教宗(額我略六世), 就委派得意的青年門生喜德朋作他的秘書。

額我略六世駕崩,喜德朋悄然引退,往克呂尼修院隱居。那時,克呂尼的院長是聖奧地祿,副院長是聖許格。喜德朋的初意,本欲在克呂尼終身修道,不料伯呂諾當選教宗,強邀他同往羅馬,襄理教廷事務。

教宗聖良九世執政期內,喜德朋掌理財政,協助教宗執行各項改革,厥功至偉。聖良九世駕崩,喜德朋以元老的身份,襄理教務。前後四位教宗,遇有重要事務,都徵詢他的意見。

主曆一零七三年,教宗亞歷山大二世駕崩,喜德朋樞機當選,取名額我略七世。

額我略深知教宗的責任是艱鉅的。過去,他曾輔佐教廷,整頓教會紀律,他也曾輔佐歷代教宗,治理教務。可是如今他要親身肩負治理教會的重任,親自採取各項重要 的決定。額我略具有堅強的毅力,驚人的才智,應付各項錯綜複雜的局面的雄才偉略。在當時的環境中,他確是牧養基督羊群的最理想人物。

額我略即位後不久,就下令將米蘭總主教撤職,因為這總主教的職位,是以金錢賄買得來的。接著,他頒佈詔令,嚴禁以金錢買賣各項神職,這詔令一頒佈,若干曾以金錢賄買神職的人,大起恐慌,準備反抗。可是額我略令出如山,立即認真執行,賄買的陋習,為之掃除一空。

額我略第二道詔令,是禁止世俗人士(包括君王,皇帝在內)干涉神職人員之選任。

為了執行上述詔令起見,額我略遴選各修院的修士,予以教廷特使的名義,親往各地調查,採取各項辦法,徹底實現改革。

英國和法國的君王,對額我略的詔令,表示服從。所以在英法兩國,額我略的改革方案,可以順利推行。可是德國皇帝聯合羅馬一部分貴族,頑強抵抗。耶穌聖誕夜, 額我略在羅馬大堂舉行彌撒,暴徒衝到堂裏,劫持教宗,把他扣押了幾小時。民眾聞訊,湧入聖堂,把額我略救出。不久,亨利變本加厲,發表宣言,揚言他將另推 一人任教宗。

額我略鑒於事態嚴重,頒詔開除享利教籍,並宣佈皇帝所統治的人民,今後無須向他效忠。德國貴族,對皇帝的暴行,早已表示不滿,遂於主曆一零七六年十月集會決 議,假如亨利在一年內,未能獲得教宗特赦,恢復教籍,就喪失皇位,人民不再向他效忠。亨利知眾怒難犯,親往嘉諾撒堡,向教宗請罪求赦。額我略撤銷開除亨利 教籍的處分,事態平息,亨利的皇權,重趨穩固。他故態復萌,干涉教會事務,額我略再度宣佈開除亨利教籍。亨利率兵進攻羅馬,羅馬被包圍兩年後陷落,額我略 退隱聖安日洛堡。諾曼公爵率兵擒王,擊潰了亨利的軍隊,將教宗救出。

自該時起,額我略退隱嘉諾撒。一八零五年五月廿五日,在索勒納城安逝。易簣前,他表示對過去與他有宿怨的人,一概寬恕。「我為了愛護正義,痛悔惡行,竟被流 戍至死」,這是聖人臨終時所說的話。由此可見:他為了維護聖教的獨立,並為基督真道畢生奮鬥,所受的苦難,是多麼深重,非有剛毅和堅恆的精神,易克臻此。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