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2日 聖婦李達(St. Rita of Cascia)

主曆一四五七年

主曆一三八一年,聖李達生於亞本嫩山區的洛伯果城。她的一生,以三種身份修務卓越的聖德。首先,在家裡的時候,以女兒的身份,修德立功。之後,嫁了丈夫,以妻子的身份,修德立功。最後,棄俗修道,以修女的身份,修德立功。

李達自幼非常熱心,很早就有獻身事主的志願。可是當父母為她擇配的時候,她完全服從,因為她知道天主聖意要這樣做。丈夫性情暴戾,喜怒無常,生活放蕩,整天 打罵妻子。一連十八年,李達逆來順受,始終沒有一句怨言。兩個兒子漸漸長大,不幸也沾染了父親的惡習。李達每日以淚洗面,哀求上主保全他們的靈魂清白無 損。

後來,丈夫良心發現,立志改過,求妻子寬恕。李達很欣喜今後的家庭生活,將可以好一點。不料福無雙至,有一天,丈夫在外面同別人發生爭執,動起武來,身受重傷,抬到家裏,已經氣絕了。這件凶案,是怎樣發生的,沒有人知道。是李達的丈夫先動手,還是對方先動手,無法查出來。可是李達的兩個兒子立誓要替父報仇。 因為依照當時的習俗,父仇不共戴天,作兒子的必須手刃殺父的兇手,才算英雄好漢。當然,這種觀念,與道德規律,和天主的誡命,顯有抵觸。李達竭力勸兒子們 不可殺人,兒子們少年氣盛,不肯聽母親的話。李達無法可想,就祈求上主,阻止兒子們犯殺人的大罪。果然,兩個兒子突患重病,無法執行報仇的計劃。李達衣不解帶,侍候他們,目的想勸他們改過,寬恕仇人。兒子們臨死前辦了妥當的告解,表示寬恕仇人,所以死的時候,靈魂很妥當。

李達夫死子亡,孑然一身,萬念俱灰,重萌棄家的意念。她申請入加西亞女修院。誰知會章規定,已嫁的婦女,不能入院修道。李達申請了三次都被駁回。最後,修會當局破例批准她入院修道。

李達在修院裏,一如過去在家裏一樣,謙遜服從。有一次,院長為了考驗她的服從意志,命她在一棵已枯死的葡萄樹上澆水。李達遵命服從,天天澆水,一句話也不 說。關於額外的苦行,院規沒有硬性規定,讓各修女自由決定,應做些什麼苦行。在這一方面,李達毫不顧惜自己的身體,總是選擇最嚴的苦行。

李達對同院的修女,發揮驚人的愛德。修女有病,她全力看護,如家人一般。普通信友,就是心硬如鐵的大罪人,常被她以善表或祈禱方法勸化,改過遷善。

李達在一切事上,都以熱愛吾主的心為出發點和歸宿。她自幼對耶穌的苦難,有特別的傾慕。一有空暇的時候,就默想耶穌苦難的道理。有一次,她聽了聖雅各伯講耶 穌茨冠聖傷的道理,心裡非常感動,身體方面也發生一種特殊的反應,頭部覺得非常痛,似乎有一根荊棘,刺入她的額部。不久,額部發腫,有膿液流出,氣味惡臭,旁人竟致無法走近。這個奇特的傷,只有過一次暫時的痊愈。那是一四五零年的事。那一年是聖年,李達想同別的修女們一起到羅馬朝聖。經過她熱烈祈禱之 後,傷口好了。可是,朝聖回來,額部又腫爛如前,直到她去世的時候止。所以,事實上,李達在修院裏,一人獨居,度著類似隱修的生活。

李達暮年,體弱多病。然而她照常勤操苦行,夜間總是睡在堅硬的枯草上,從來不用床榻。

李達臨死的時候,請旁人到花園裏採一朵玫瑰花來。那時是五月,不是玫瑰開花的季節。所以大家以為那是病人臨終前的幻念,然而為了不要拂逆她的意思,就到花園 裏去一次。不料,一開園門,有一朵玫瑰花含苞待放,就採了下來,遞給李達。旁人又問她要些什麼。她說:給我兩枚無花果。人們到花園一看,在一棵枯萎無葉的 無花果樹上,真的有兩枚鮮豔的無花果,便採下來,拿給李達。所以奧斯定會傳統習慣,每年聖婦李達的瞻禮,舉行祝聖玫瑰花的禮儀。

李達於主曆一四五七年五月廿二日安逝。遺體在最近一次啟棺檢視的時候,還是完好無損,沒有腐爛。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