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日 聖亞大納削(聖達修主教聖師St. Athanasius)

聖師,亞歷山大里亞主教,主曆三七三年

聖亞大納削於主曆二九七年左右,在亞歷山大里亞城誕生。父母都是教徒。亞大納削的學問很淵博,對希臘哲學文字、修辭學、法學、神學、聖經均有精深的研究。教 他神學的老師,在馬西米央教難時期,都曾為真理作證,飽受酷刑。他和埃及曠野的隱修土,有相當淵源,大名鼎鼎的聖安當,是他的老師。

主曆三一八年,亞大納削年廿一歲,領受了六品副祭的神職,任亞歷山大主教的秘書。就在那一段時期,他編撰了不朽名著《聖子降生論》,對基督救贖工程的性質,闡發甚詳。

主曆三二三年,亞歷山大有一個司鐸,名叫亞略,突發怪論,妄稱天主聖子不是永遠的,聖子與聖父不是同性同體的。亞歷山大里亞主教特召集教區會議,一致宣佈亞 略的主張為異端邪說。亞略逃往凱撒利亞,可是他執迷不悟,繼續傳佈邪說。一部分信友受他的誘惑,邪說逐漸地傳到地中海沿岸其他地區。

亞歷山大里亞主教以全力對亞略異端展開戰鬥。他的最得力助手便是這位主教府祕書亞大納削。

為了維護正統的教義,聖教會特在尼賽召開大公會議。亞大納削隨亞歷山大里亞主教出席。大會人士一致決議,宣佈亞略的見解為異端,闡明正統教義,制訂尼賽信經。

亞大納削從尼賽會議回來,繼續進行撲滅亞略異端的工作,成為歷史上有名的衛道者。

尼賽大公會議結束後不久,亞歷山大里亞主教去世,遺缺由亞大納削繼任。那時他還不到三十歲。亞大納削往教區各地巡視,發展教務,傳揚正統信道。不幸,亞略派異端份子,仍在暗中活動,淆惑人心,在埃及和小亞細亞等地,他們的勢力逐漸龐大。

主曆三三零年,尼閣睦田亞主教歐瑟伯煽惑君土坦丁皇帝,勸皇帝寫信給亞大納削,恢復亞略的職位。亞大納削嚴詞拒絕,他鄭重指出:邪正不兩立,教會不能與崇尚異端的人發生任何關係。於是歐瑟伯一再企圖利用皇帝的壓力,威脅亞大納削,亞大納削不為所動。

歐瑟伯一計不成,再施一計。他煽動亞歷山大里亞教區若干亞略派神職人士,羅織罪名,誣陷亞大納削。亞大納削親往君士坦丁堡,向皇帝辨明,控案無法成立。亞略 派人士復用其他罪名誣告亞大納削,皇帝命亞大納削出席調查會議對質。但該會大部分人土均為亞略派異端徒,亞大納削雖提出有力證據,為自己辯白,但調查會議 已胸有成竹,判決亞大納削有罪,並將他放逐到田愛(今比利時境內)。

兩年後,君士坦丁駕崩,帝國分成三部分,分別由君士坦丁二世、君士當休、和君士當斯三人統治。君士坦丁二世頒詔召亞大納削返任,但是亞略派中堅分子尼閣睦田 亞主教歐瑟伯,慫恿君士當休皇帝與亞大納削作對。亞歷山大里亞係在君士當休皇帝統治的地區內,歐瑟伯可以借用皇帝的權力,給予亞大納削無情的打擊。歐瑟伯 復在安提阿召開一個由亞略派異端分子組成的會議,再度宣佈放逐亞大納削。歐瑟伯第二部計畫,是上書羅馬教廷,請求教宗聖儒利烏支持他的行動。可是埃及絕大 多數神職人員,均擁護正統教義,上書教宗,要求主持公道。教宗就下令召集會議,審查聖亞大納削的事件。亞大納削理直氣壯,出席會議。歐瑟伯情虛,不敢到場 與亞大納削對質。大會宣佈亞大納削的立場,完全正確。可是限於事情環境,亞大納削到了八年後,方能重返亞歷山大里亞,信友欣喜欲狂,夾道相迎。

不幸的是,支持亞大納削的君士當斯皇帝不久被暴徒暗殺,君士當休不再有所顧忌,便再度公然對亞大納削横施迫害,並宣佈放逐大批擁護正統信道的主教。

亞大納削在埃及神職人員和信友的支持下,堅決與邪說抵抗。某夜,當他在堂裏作晚禱的時候,兵士衝入主教府,擬加以逮捕。堂裏一部分人員當堂被殺死,亞大納削僅以身免,逃往曠野,暫寓隱修院,凡六年之久。在這段流亡時期,亞大納削潛心著作,編寫宗教書籍多本。

主曆三六一年,君士當休皇帝被暗殺,新君「叛教者」儒利安登極,撤銷放逐令,亞大納削獲准返任。可是儒利安早已佈置下惡毒的計畫,準備徹底摧毀基督聖教。像亞大納削那樣的衛道武土,當然也是他的眼中釘。所以亞大納削返任後不久,又遭放逐,再度流亡曠野。

亞大納削在曠野風餐露宿,顛沛流連。直到儒利安在波斯獲神譴,死於非命,方能返亞歷山大里亞。

主曆三六五年,華倫斯登極,全體正統派主教又遭放逐。亞大納削往郊外暫避。可是埃及信友熱烈擁護他們的神牧。華倫斯深懼激起民變,撤銷放逐令,准亞大納削返任。他回到亞歷山大里亞的時候,信友夾道相迎,情況熱烈。統計亞大納削共遭放逐五次,度了十七年的流亡生活。

亞大納削又執行了七年的主教聖職,公餘編寫聖安當傳記。

亞大納削於主曆三七三年五月二日逝世。

亞大納削是聖教會偉大的戰士,一生為保衛信道而奮鬥。他所撰寫的《亞略學說駁難》,和其他論著,在教義上,頗為後人重視。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