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5日 聖味增爵斐勒略(St. Vincent Ferrer)

主曆一四一九年

主曆一三五零年,聖味增爵生於西班牙的法連西亞。幼年時,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父母教他虔敬耶穌和聖母瑪利亞,並委派他分施捐款給貧人,藉以養成他樂善好施的習慣。他們同時教味增爵每逢瞻禮四和瞻禮七守嚴齋,是項每星期守齋二次的習慣,味增爵終身奉行勿輟。

主曆一三六七年,味增爵入法連西亞的道明會修院。他在修院內,學業成績驚人,對神學尤有高深的造詣。年未滿廿歲,已在加大羅尼最著名的雷利達大學任哲學教授。調往巴賽隆納時,味增爵還是一位六品副祭,但照章已能公開講道。其時,巴賽隆納發生荒災,派往別處裝運糧食的船,恍如石沉大海,音訊全無。某日,味增爵在講道中,向信友預報,今晚糧船定將抵埠。事後,院長責他不應毫無根據,發表預言。不料當天晚上,糧船真的抵埠,居民欣喜若狂,湧往修院,向味增爵道賀,讚他有預知未來的神能。

不久,味增爵奉調,往故鄉傳道。由於他學問淵博,口才奇佳,講道時,真的舌燦蓮花,頑石點頭。被他勸化的,有冷淡的教友,也有猶太教徒。其中最著名的,是猶太經師布果(布果後來任迦太其那主教)。

味增爵一度患重病,病中吾主耶穌顯現給他,聖道明和聖方濟各侍立在耶穌旁邊,耶穌囑他隨兩位會祖的芳表,講道訓人。味增爵的疾病,當場就痊癒了。他立即啟程,遍歷法國各城。所到之處,萬人空巷。此外,有一批人,常聽聖人講道,聽得出了神,捨不得離開他,就跟著他周遊各地。這批人,最初是散漫而無組織的,後來聯合組織一個團體,名叫「味增爵勸化的罪人」,協助聖人推展傳教工作。有幾位神父也同這批志願工作人員一起工作,幫助聖人聽告解。

主曆一四零一年至一四零三年間,味增爵周遊西班牙、義大利、瑞士、法蘭西等地。他的講道,以罪惡、死亡、地獄、死後宣判等四端道理(即一般所謂「萬民四末」)為中心。他的講詞,警惕動人。有時聽眾驚慌過度,當場暈倒。有時聽眾感情衝動,嗚咽吁歎,至令聖人不得不暫時將講道中斷。

味增爵的兄弟波尼法爵在沙爾德的加多森會修院任院長,味增爵曾多次往該地講道。修院年鑒記述如下:「天主借味增爵和波尼法爵昆仲二人之手,完成了奇妙的事。聽了味增爵講道而棄邪歸正的人,從波尼法爵手中領受會衣。」

味增爵在荷蘭講道期內,顯發的靈蹟不可勝計。相傳他也曾橫渡海峽,往英格蘭、蘇格蘭、愛爾蘭等地,但這一點尚缺乏證據。

味增爵除本國言語外,略諳拉丁和希伯來文,可是他似乎享有方言的神能,因為他所到之處,不同國籍的聽眾,無論是法國人、德國人、義國人、或其他國籍人士,都能聽懂他每一句話的意義。而且無論聽者的人數如何眾多,他的講詞,會場每一角落,不分遠近,字字都能聽清楚。

主曆一四零七年,味增爵倦遊歸來,重返班國。他到了班國,第一個目的地是格肋納達。那時格肋納達屬慕爾人統治。味增爵在該地講道期內,一共勸化了八千慕爾人。到了塞維拉,和高杜華,聽眾人山人海,教堂無法容納,只好在露天講道。最後,他回到闊別了十五年的故鄉:法連西亞。

味增爵講道,收效之宏,簡直不可思議。他足跡所到之處,賭博、褻瀆、和其它種種罪惡,都一掃而空,有宿怨的人立即化敵為友,握手言和。有一天,味增爵在撒拉孟格廣場作露天講道,所講的題目是他平日最愛講的「萬民四末」。他自稱為「報導公審判的天使」。有幾個聽者覺得這句話說得太過分,表示不滿。味增爵抬頭一看,旁邊恰巧有人抬著一個女子的屍體走過,往墳場去殮葬。味增爵說道:「那個亡者可以為我作證。」他就問那屍體:「我剛才那句話究竟說得對不對?」那屍體真的坐起來,開口說話,證明味增爵確是報導公審判的天使;說完了,又倒下去。當然,味增爵自稱為「報導公審判的天使」,並非指自己真的是一位「天使」,他的意思無非是說:我常在講公審判的道理,就如報導公審判的天使一樣。所以這句話不過是一種借喻而已。

味增爵暮年時,遷居法國。他已是一位龍鍾老人,走路需人攙扶。可是他一上講道壇,聲音洪亮,精神抖擻,與壯年時代相較,毫無遜色。

主曆一四一九年,在諾脫講完了道,回到萬城,突患重病。苦難主日內瞻禮四,與世長辭,享壽七十歲。主曆一四五五年榮列聖品。

味增爵一生最傑出的德行,是謙德。自古以來的大聖人,都是如此。他們越接近天主,越認識自己如何卑不足道。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