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章 在天主又一名稱:美善內瞻仰天主聖三

1 在默想了屬於天主本質的種種後,要高舉心神的眼目來瞻仰天主聖三,以便在一位格魯賓之旁建立另一位格魯賓。就如為瞻仰屬於天主本質的一切,「實有」是最基本的原始和導致我們認識天主其它屬性的名稱;同樣,為瞻仰有關天主聖三的種種,「美善」是最主要的基礎。

2 注意:萬萬美善無非在說不可能更為美善的美善。這樣的美善不可能不存在,因為存在絕對比不存在更為美善。同時,這樣的美善又不可能不是三位一體的。理由是: 凡是美善,都是好施者,亦即將自身通傳於其它實有者;故萬萬美善自然應是極端好施者。而極端好施者,則必須將自身現實地、內在地、本體地、位格地、自然而 有意地、自由而必然地、無所保留而全盤地通傳於其它實有。除非在萬萬美善內永遠有著現實的、同體的產出,同時被產出的位除非與以「生」及「發」的方式而產 出祂的位,同樣尊榮,使到被產出的位與永遠產出祂的位同是永遠的原始;使到有一位被愛者和一位同被愛者,有一位被生者及被發者,即父、子、聖神,則所謂萬 萬美善便不存在。理由是:祂既不將自身完全通傳與其祂位,則不配稱為萬萬美善。至於天主對其受造物所做暫時性的通傳,則只是其萬萬美善的點滴而已;因而常 能做出比這種暫時性的通傳更其偉大的通傳,亦即將其整個本體及全部本性完全通傳於其祂位的通傳。總之,假使事實上或理論上,天主有可能不將自己全部性體通 傳於其祂位的話,祂便不是萬萬美善者。

你如能以心神的眼目看到美善的純潔性;看到純潔的美善就在於為原始者以毫無代價的愛、以應分的愛;以及以二者兼具的愛而愛的純潔行為;看到純潔的美善是以自 然和出自意志的方式而做出的一種極其圓滿的通傳;看到純潔的美善是以表達一切的言、和賜予一切的寵恩而實施的一種通傳,你便要了解,為了萬萬美善所有極豪 爽、極慷慨的通傳性,在天主內必須有父、子、聖神三位存在。為了天主是萬萬美善者,故必須是極豪爽、極慷慨的通傳者;為了祂是極豪爽、極慷慨的通傳者,故 三位必須是同體者;為了三位是同體者,故必須亦是極相似者;為了祂們是極相似者,故亦必須是極其同永遠者。這些特性的結果是三位的密切無間;不獨每位必然 在其祂位內,而且為了祂們共是一個不可分割的本體、德能、作為,每位皆與其祂位共同工作。

3 當你瞻仰上述一切時,千萬別以為你了解了不可能了解的事理。有六種使我們的心靈驚奇不置的奧妙事理在,即三位極其相通卻各有其在位格方面的特點;祂們共是一 個性體卻不是一位;祂們極其相似,卻在位格方面各有異同;祂們極其同等卻有一定的秩序;祂們同是永遠的卻有所謂「生」與「發」;祂們彼此密切無間卻又有所 謂「派遣」。看到這大的奇事,誰能不為之驚奇到出神呢?我們如想到天主的萬萬美善,便要毫無疑問地認定上列六種奇事必然實現於聖三內。既然天主聖三不可能 不極其相通和極其好施,則當然有真的原始及真的不同;既然祂們互相通傳者並非部分的而是其整體,則其所授予者當然是其所有者及整個所有者。因此受生、受發 者與生、發之者必然各有其不同特點,即使本質上只是一個。既然祂們各有其不同特點,故亦各有其位格上的異同和多數位格,亦有出自原始的生、發和派遣的秩 序。所謂秩序並非來自先後的秩序,而是來自原始的秩序。所謂派遣並不含有空間的轉移,而是出自一無所求的感應,是因了生、發者,亦即派遣者對被派遣者的權 威。祂們既然共是一個性體,故當然是一個本質、一個形式、尊榮、永遠、存在及無限無量。你如對上述種種分別加以思索,你便有真理可供瞻仰;你如將上述一切 互相對照,你便有可以極度驚奇和出神的資料。所以,你如有意抵達令你驚奇的靜觀境界,則須同時默想上述一切。

4 兩位格魯賓的互相對視亦在表示這點。但兩位互相對視的格魯賓的面向「贖罪蓋」亦不無奧祕意義。其目的在於滿全主基督在福音上所說:「永生就是認識你,唯一真 天主,和你所派遣來的耶穌基督」(若十七3)。故此,我們不獨應當驚奇屬於天主本質及聖三的種種,而且還須將這一切、與天主性和人性結合於一位基督的可奇 奧蹟,互相對照。

5 你如是一位瞻仰有關天主本質的屬性的格魯賓,你如驚奇天主是第一及最後實有,是永遠和極其現在的實有,是極其單純而最為宏偉、或不為任何界域所限制的實有, 整個祂在所有事物內卻永不為任何事物所局囿,最現實卻又永不被動,至完美和無可增減卻又無限無量,至一而又無所不是,──因為在祂內有著一切,祂是一切德 能、一切真理及一切美善──那麼,你便須面向贖罪蓋,並驚奇:在這贖罪蓋內,第一原始如何與最後者,亦即與第六天被造的人相結合;永遠的原始如何與時間內 的人,亦即在時期屆滿後,生於童女的人相結合;至單純的原始如何與組織極其複雜的人相結合;最現實的原始如何與備受苦難而死的人相結合;至完美至偉大的原 始如何與渺小之至的人相結合;唯一無二而又無所不是的原始如何與一個組合而成並有異於其它事物的人:耶穌基督相結合。

6 你如是第二位格魯賓,而瞻仰有關天主聖三的種種,並因而驚奇天主三位如何豪不自私地互通一切,卻仍各有其特點,如何共是一性一體卻並非一位,如何極端相似卻 各有其不同的位格,如何一律平等卻保有一定的秩序,如何共是一個永遠的天主卻又有「生」和「發」的事實,如何密切無間,每一位在其祂位內卻又有所謂「派 遣」一事──因為子為父所派遣,而聖神則為父與子所派遣,但聖神時時與父、子同在,並從未離開祂們──那麼,你要面向贖罪蓋,並要驚奇:基督雖只有一個位 格,卻有三個本體及兩個本性;雖然有兩個意志卻又完全和諧不悖;雖然用以表達其天主性的術語亦可加諸其人性,用以表達其人性的術語亦可加諸其天主性,但兩 性則各有其不同特點;兩性雖各有其不同的尊威但其接受的崇拜則一,雖各有其不同的地位但其凌駕乎一切的榮耀則一,雖各有其不同的權力但其對萬物的宰制則 一。

7 想到這裡,人的心靈,就像造世第六天見到人一依天主的肖像而受造一樣,沐浴在圓滿的照耀中。如果肖像是極具表達力的模樣的話,則幾時我們的心靈在基督天主子 內,──祂在本性上便是無形可見的天主的肖像──看到我們的人性受到如此可奇的抬舉,如此無言可喻地與天主結合為一,看到第一者與最末者、至高者與至賤 者、圓周與中心、原始與終結、受造者與造生者、效果與原因結合為一,看到「內外都寫著字的書」(默五1),便已到達某種成全,便能偕同天主獲致第六階段 的、就像造世第六天的圓滿照耀。此時,我們的靈魂除安息日外,將沒有其它可以期待的事。在安息日,靈魂的理智將因了心靈的超拔而從事休憩,不必奔波於她 「業經完成的工作」(創二2)。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