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章:在天主的痕跡內瞻仰天主

1. 但人不獨可以由有形的世界這面鏡子瞻仰天主,亦能在世物內瞻仰天主,因為天主以自己的本質、萬能及臨在寓居於萬物內。這默想的方式要比前者為高,因而構成靜觀的第二階段,俾能在經由五官而進入我們心靈內的受造物內,瞻仰天主。

2. 注 意:這號稱為大宇宙的世界,以三種方式經由五官之門而進入號稱為小宇宙的我們的靈魂;因為宇宙間的林林總總為五官所捕捉,同時我們又因它們而感到快樂,並 對它們有所判斷。事情極其明顯。世界上有產生其它實有的實有,是單純的物體,如天體及地、水、火、風四元素。因為凡靠了自然功能而產育或產出的實有,莫不 因了協調混合物體內所有互相對抗因素的光的功能,而產育或產出。被產出的物體是由各元素組合而成的實有,如礦物、植物、動物及人體皆是。統治這兩種實有的 實有乃是神體;有的神體與物體完全結合為一,如畜生的魂便是;有的神體固然與物體結合卻並非不可能與物體分離者,如人的靈魂便是。又有與物體絕對分離的神 體,如上天之神;哲學家稱之為「知識者」(Intelligentia),而我們則稱之為天使。哲學家說,他們有權運轉天體,故稱之為世界萬物之掌管者; 因為他們由第一原因接受了左右世界的德能,並用這德能統治世界萬物,使之不致潰散。但神學家則聲言,他們依從至高天主的命令,在有關救人的事上擁有統治宇 宙的權力;就如經上所說:「眾天使豈不都是奉職的神,被派遣給那些要承受救恩的人服務嗎?」(希一14)。

3. 號 稱為小宇宙的人擁有五官就如五道門。經由這五道門,一切有關有形事物的物體和地上的一切則由觸覺進入靈魂。其它中間事物則由其它三種中間性的感官進入靈 魂,如液體由味覺、氣體由聽覺、蒸汽體則由嗅覺進入靈魂;蒸汽體兼有幾分潮濕、空氣及火的性質,就如由被溶解的香料中冒出的煙似的。由五官的門戶進來的不 僅有單純的物體,亦有由單純物體混合而成的物體。我們的五官捕捉到的不獨是屬於個別感官的物體,如光、聲、香、味,以及由觸覺捕捉到的熱、冷、乾、濕四種 首要特性,而且亦捕捉到像數字、大小、外形、靜和動等,亦屬於其它感官的公共物體,同時亦捕捉到為其它事物所推動的所有被動的物體,和為其自身所推動並休 止於自身的物體,如動物。此外,我們既藉著五官捕捉到物體的動態,自然亦認識「精神的推動者」,就如通過效果而認識原因一樣。

4. 由 於人能捕捉到上述三種事物,故整個有形世界便這樣進入靈魂內。這些可以感覺到的外在的種種,首先經由五官的門戶而進入靈魂;它們並非以其實體,而是以其模 樣進入靈魂。這模樣首先產生於媒介中,並由媒介傳至感官,繼而由外在感官傳至內在感官,最後由內在感官而抵達捕捉事物的官能。於是,先在媒介中產生事物的 「象」(Species),繼而這象由媒介傳至感官,再由捕捉事物的官能予以注意。這是靈魂用以捕捉所有外在事物的程序。

5. 如 果捕捉到的對象適宜於感官,則將產生快感。人憑了抽象化的象而捕捉到的對象,其所以在感官內產生快感者,或者因為該對象對視覺來說是美麗的,或者因為它對 嗅覺及聽覺來說是甘飴的,或者因為它對味覺及觸覺來說是有利的。凡是快感或快樂都出源於「勻稱」二字。但由於象亦即事物的模樣,對其所從出的原始而言,具 有外表的意義;對其所通過的媒介而言,具有能力的意義;對其所趨赴的目標而言,具有作用的意義;故人如注意事物外表的勻稱時,便出現所謂美麗;因為美麗無 非是和諧與均勻,或事物各部分的適當排列和顏色的宜人。人如注意事物在能力上的勻稱時,便出現所謂甘飴;因為甘飴在於主動者的能力不超出接受者的能力;因 此,我們的感官在受到過度的刺激時,便不免感到痛苦,在受到適中的刺激時,便感到快樂。人如注意到事物在作用或有效性方面的勻稱時,意即如果事物能滿足人 的需要,能解決人的急需或能提供營養──這點在味覺及觸覺方面尤其明顯──則出現所謂有利。就這樣,外在的事物因了提供感官以快樂,而以上述三種方式,通 過模樣或象而進入靈魂內。

6. 人 在捕捉事物並感到事物提供的快樂外,還對該事物加以判斷。這判斷不獨涉及事物的是白是黑──這點屬於專司分辨色彩的個別感官──而且還涉及事物所以令人感 到快樂的理由;換言之,而且還進一步追究,由感官捕捉到的事物為什麼提供快感。這等於說,還追究美麗、甘飴及有利的真諦何在;同時亦發見其真諦就在於事物 的勻稱。事物固有大小的區別,但其勻稱則無大小的不同。勻稱不以事物的面積而伸縮,不以事物的逝去而消失,亦不以事物的變化而更動。勻稱根本沒有空間、時 間及變動。勻稱是永恆不變、沒有界限、無始無終和完全精神性的事物。故此,判斷、是將感官接觸到事物的有形可見的象、加以淨化和抽象化,而使之進入理智的 一種行為。就這樣,整個宇宙萬象,經由感官的門,憑了上述補捉、快感及判斷三者而進入靈魂內。

7. 天地萬物都是天主的痕跡,在它們內我們可以看見天主。因為人用以捕捉事物的「象」是事物在媒介內所產生的它的模樣,繼而這模樣印在感官內,然後感官的象導引我們捕捉到該象所從出的原始,亦即使我們,認識該象所代表的事物本身。這過程顯然在告訴我們:永遠的光由自己內產生一個模樣,這模樣是與祂自己同等、同體及同是永遠的祂的輝耀;同時亦告訴我們,這輝耀乃是無形可見的天主的肖像,是天主光榮的反映及其本體的圖像。就如事物在所有媒介內產生自己的模樣;同樣,上述天主的肖像,因了其受生於天主的第一事實而無所不在。就如事物產生的象,因了合一的能力而與感官結合;同樣,天主的肖像因了合一的能力而與有靈的人結合;目的在於憑了這結合而導引我們於號稱為原始和泉源的聖父。如果宇宙萬象莫不擁有產生其象的能力,這事實顯然在說,我們可以在它們內就像在鏡子內一樣看到:天主聖言、天主的肖像及聖子如何永遠出生於天主聖父。

8. 事物的象憑了其美麗、甘飴及有利而令人感到快樂。這點同樣暗示我們:受生於天主聖父的第一個象,是與聖父絕對勻稱和絕對相等的第一美麗、第一甘飴及第一有利者。這象擁有使我們感到甘飴的絕大能力;而且祂並不以幻影而是以事實使我們感覺到其甘飴。此外,祂又有解救我們於一切急需的充分作用。如果快樂就在於相宜的事物的彼此結合,同時,唯有天主的象或模樣最為美麗、最為甘飴及有利;而祂與人的結合又是完全實在、極其密切並能充分滿足人的整個容量者,則可看出,唯有天主內有著真正快樂的來源,同時又可看到,一切快樂如何都在導誘我們追求天主。

9. 但 判斷則導引我們更為準確地認識永遠的真理,其方式較諸快樂更為卓越和直接。如果判斷是沒有空間、時間及變化的,亦即無所謂面積、先後及更動的,因而是永恆 不變、沒有界限及無始無終的;同時,除了永遠的實有外,不可能有其它永恆不變、沒有界限及無始無終的實有;而凡屬於永遠的一切都是天主自身或存在於天主內 的;如果我們所有這類準確的判斷都仰仗上述永遠實有;那麼,祂便是一切事物的理由、不能舛錯的準繩及真理之光;一切事物在這光內才顯得不能舛錯、不能磨 滅、無可疑惑、無可指謫、無可批評、無可更動、無可限制、無始無終,不可分割和昭然若揭。故此,我們用以對有形事物做出準確判斷的準繩,既然對我們用以認 識事物的理智,必須是不能舛錯及無可置疑的;對我們用以回憶事物的記性,必須是時常如此及不能磨滅的;對我們用以判斷事物的理性,必須是無可責難及無可批 評的,而是奧斯定所謂:「我們不得對這類準繩加以判斷,而只能靠這類準繩做出判斷」;所以這類準繩不可能不是必然性的,亦即永恆不變和顛仆不滅的;不可能 不是不為任何物事所局囿的,亦即無可限制的;不可能不是永遠的,亦即無始無終的;因而不可能不是無可分割的,亦即沒有形體及理性的;不可能是受造的,而是 不曾受造和永遠存在於永生技藝內的。一切事物都由這技藝、藉這技藝並依這技藝而形成。如此,為做出準確的判斷,非通過這技藝不可;因為一切的一切不獨為這 技藝所創造,而且為祂所保存並因祂而各不相同。這技藝就像一切實有的本質的執掌者,是指正一切實有的繩墨,是我們用以對經由感官而進入我們心靈內的萬事萬 物做出判斷的繩墨。

10. 上述瞻仰天主的方式又因了七種不同的數字而更形擴大。這七種不同數字就如經由它們而上達於天主的七個臺階。奧斯定在其「論真宗教」及「論音樂」六卷上指出:我們通過七種不同的數字,由可以感覺到的事物而逐步上達於至高的造物主,並在萬物內瞻仰天主。

他 說,物體尤其音響及聲音是有數字的,他稱這類數字為「有聲數字」;有將聲響加以抽象化而為感官所接受的數字,並稱之為「意想數字」;亦有出於靈魂而通傳於 肉體的數字,如在姿勢及跳舞中所有數字,並稱之為「進行數字」;還有寓居於快感內的數字,亦即人的意念轉向事物的象時所有數字,這便是所謂「感官數字」; 還有存留於記性中的數字,即所謂「記性數字」;最後是我們用以判斷事物的所謂「判斷數字」。判斷數字如上所說,必須是凌駕乎心靈之上的、不能舛錯及永恆不 變的數字。由這類數字而出現在我們心靈中的,是所謂「人為數字」。但奧斯定則未曾將人為數字列出,因為這類數字與判斷數字緊相聯繫。由判斷數字生出許多進 行數字,並由進行數字創造許多人為數字。就這樣,由最高數字通過中間數字而下達於最低級的數字。不過,亦可以由「有聲數字」通過「意想、感官及記性數字」 而逐步躍登至最高級的數字。

一 切事物莫不具有其美麗,因而在某種程度內莫不令人感到快樂。但美麗與快樂則不可能沒有勻稱的因素,而勻稱則首先在於數字,故世間的形形色色都必然具有其數 字。因此,數字在造物主心目中是一種首要的樣本,而在宇宙萬象中則是引人抵達上智(天主)的特殊痕跡。這痕跡對人非常明顯,同時又最接近天主,故能就近經 由七種數字就如七個臺階而引人上達至天主;因為天下所有事物,使我們在捕捉到它們是具有數字時,在為了它們的數字而感到快樂時,並以「判斷數字」對它們做 出顛仆不滅的判斷時,認識天主。➀

11. 上 述兩階段導引我們在天主的痕跡中瞻仰天主,就像遮蓋雙足的兩個下垂的翅字。由此可見,有形世界的一切都使靜觀者及智慧者看到永生的天主,因為所有一切無非 萬能、上智及萬萬美善的第一原始的影子,和無始無終的萬有真原、永遠的光與滿盈的回音,以及為動力因、樣本因與宗旨因的技藝的圖像、痕跡與表現,它們是天 主恩賜我們的信號,好使我們透過它們而間接瞻仰天主。一言以蔽之,它們是一些副本,是置諸粗魯無知和沉浸於物資中的靈魂面前的祂的翻版,目的在使這些靈魂 由有形可見的事物而躍登至無形可見而只可以理解的事物,就如由信號而理解信號所代表的物事一樣。

12. 這 類有形可見的事物所以表現天主不可見的事物者,一面因為天主是所有受造物的原因、樣本及宗旨,而一切效果無非是原因的信號,是樣本的副本,是邁向宗旨的途 徑;一面因為它們真的是天主的表現,或者因了先知的預言、天使的作為和特加的建定而成為天主及其不可見的事物的表現。一切受造物在某範圍內自然便是永遠上 智的肖像及模樣,尤其若干、在聖經內、由先知之神、專為預表精神事物而列舉的受造物,特別是若干、天主曾願利用它們、藉著天使而顯現於人的受造物,格外是 若干、由天主特別建定、專為表現精神事物的受造物,它們不單具有一般信號的意義而且具有聖事的意義。

由 上述種種可知:受造者由被造的種種,可以洞悉並辨認出天主不可見的一切(見羅一20)。凡不肯注意這些,凡不肯在萬物內認識、讚揚並熱愛天主者,是無可推 諉的;因為他們不願意由黑暗過渡至天主可奇的光明中。我們要藉主耶穌基督感謝天主,因為祂曾使我們由黑暗過渡至可奇的光明中(見格前十五57)。使我們由 外在的光明而再度進入輝耀著天主的事理的、我們心靈的鏡子內。

 

➀本節內所講數字,概而言之,便是和諧與勻稱。誠如文德在後半節所說:「一切事物莫不具有其美麗,因而在某限度內莫不令人感到快樂。但美麗與快樂則不可能沒有 勻稱的因素,而勻稱則首在於數字」。聲音的節奏,事物的大小、高低、輕重,乃至脈搏、體溫,都可以數字來評斷其是否勻稱或是否令人感到快樂等。我們日常慣 於以分數來判斷事物乃至人的智商或品操,便是數字的作用。因此文德說:「數字在造物主心目中是一種首要的樣本」,宇宙萬象無非天主心目中樣本數字的副本或 痕跡。故數字構成上達天主最接近的門徑。至於奧斯定所講七種數字可以不必理會,因為那是一種過時的臆說。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