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1 首先,我透過其聖子、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呼求一切神光皆出源於祂的第一原始、永生聖父;祂是一切美好的贈與、一切完善的恩賜的泉源及光明之父(見雅一17)。我求祂因了我們的主耶穌基督之母童貞瑪利亞及我們的導師聖父方濟的轉達,照耀我們的心目,指引我們的步履,走向超出各種意想的和平的途徑。這和平是我們的主耶穌基督所宣講並給予的和平,是我父方濟在其講話的開端與結尾一再重複的和平,亦是他在致候時經常祝望人們的和平,並在其靜觀時,就如一位上天耶路撒冷的市民經常神往的、令人出神的和平;亦是那位與憎惡和平者和平相處的聖詠作者所講的和平,他說:「請為耶路撒冷祈禱和平」(詠一二一6)。他知道撒羅滿的王座無非和平的王座;因為經上說:「他的地域在和平中,他的居所在熙雍山。」(詠七五3)

2 我雖是一個不肖的罪人,卻忝為聖父方濟總理小弟兄會務的第七任繼承者。我為則效聖父方濟而熱切追求上述和平。在聖父方濟逝世三十三週年接近其慶辰時,我曾在天主的策動下,為了喜愛並尋求精神和平而退居於亞外納山的幽靜處所。在我集中心思以探索怎樣使我的心神上達於天主時,我記起聖父方濟在此處所遇到的奇蹟,亦即他看見一位就像被釘於苦架的、有翅子的熾愛者。我當時立即注意到:那次神視一面顯示聖父方濟在靜觀時所感到的出神;另一方面則在指出取得該神視的途徑。

3 那六個翅子可以正確地解作六種令人出神的意境。這六種意境好似旅程的六個階段,經過這些階段可以通過基督智慧所激發的驚喜與出神而過渡至和平。至於途徑,則無非熱烈愛慕被釘的基督。這愛曾使被提升於三層天的保祿宗徒變成基督,並說出下列豪語:「我已同基督被釘於十字架;我生活不是我生活,而是基督在我內生活。」(迦二19)這愛亦曾併吞了方濟的心靈,並呈現於其肉體;他的肉體曾在逝世前二年之久帶有至聖者苦難的印號。所以熾愛者的六個翅子暗示六個階段的意境,這六個階段由受造物開始而導人走向天主。但人非通過被釘者不能正確地進入天主:「凡不由門進入羊棧內而由別處爬進去的,便是賊,是強盜。」(若十1)凡由門進入者,「他可以出,可以進,可以找到草場。」(若十9)因此,若望在「默示錄」內說:「那些在羔羊血內洗淨自己衣服的人是有福的,他們有吃生命樹菓的權利,並得由門進入聖城。」(默二二14)好似在說,人除非由羔羊的血,亦即由門而入,便不可能藉著靜觀進入上天的耶路撒冷。不過,除非如同達尼爾似的成為「願望之人」,便沒有資格來做引人出神的靜觀。有兩種方法可以燃起人的願望,即使人心歎息哀號的祈禱,以及使心靈直接而強烈地轉向光明的靜觀。

4 在談及哀歎的祈禱之前,我先因被釘的基督——我們來自惡習的汙染因其寶血而得到清洗——請求讀者,別以為只事閱讀而不顧取得聖神的傅油、只事推理而不希求熱誠、只事研究而不屑求取驚喜之情、只求態度謹嚴而忽略欣喜、只求辛勤工作而無視熱心祈禱、只知增進知識而不知激發愛德、只圖明理而輕視謙虛、只顧努力奮鬥而不重視天主的聖寵、只求明辨是非而疏於求取上天的智慧,便足以勝任愉快。這冊子所標榜的種種是指向擁有下列條件者:為天主聖寵所助佑者,謙虛、熱誠、懺悔、虔敬並為喜油所傅者,愛重並渴慕天主智慧者,以及意在光榮、驚奇天主並品嘗到祂的甘美者。我認為:除非將內心的鏡子加以揩抹和擦亮,則外在的鏡子一無或少有補益。所以,天主的人,先須留意探究良心的所以不安,然後再舉目仰視輝耀於鏡子內的上智的光芒,免使因了瞻仰天主上智的光芒而陷於更深的黑暗中。

5 這冊子共有七章,並為使人易於明瞭其內容起見,先將題目列出。但願讀者多加留意作者的意向而不太留意作者本身,倍加注意文字的含義而不甚注意辭句的格調,多多關心其中的真理而不太理會皮毛的典雅,力求情感的豐富而不顧及思想的淵博。而達成這目標的手段是:細心咀嚼,力戒膚淺的涉獵。

內    

一章    由天主的痕跡瞻仰天主

二章    在天主痕跡內瞻仰天主

三章    由天主的肖像瞻仰天主

四章    在天主肖像內瞻仰天主

五章    由「實有」瞻仰天主的至一

六章    在「美善」內瞻仰天主聖三

七章    理智的靜止及情感的奔放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