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九 聖人的先知之神

101. 聖人如何藉其所撰並由其同伴所唱「太陽歌」預言了Assisi主教與市長的言歸於好。

聖方濟起草了「太陽歌」後,在Assisi主教和市長之間發生了重大的糾紛。結果主教棄絕了市長,而市長則嚴禁所有市民,不得出售任何事物給主教,也不得由主教購賣任何事物,也不得與主教訂立任何契約。

雖然聖人得悉此事時,正患有重病,但聖人仍為之深感痛心;尤其因為沒有人在他們二人間斡旋和平。於是,他對其同伴說:「主教與市長如此互相懷恨,而又無人斡旋和平,實在不利於我們。」他立即在「太陽歌」內加寫了一節說:

「我主,為了因你的聖愛而彼此寬恕,並忍受疾病與痛苦的人們,你應受頌揚!福哉,在和平內忍受苦難的人們,因為至高者啊,他們將由你而獲取榮冠。」

然後聖人召喚了其同伴說:「你要去見市長,並代表我請求他偕同其參事們及其他可能帶去的人們到主教府去。」這位弟兄離去後,聖人對其他二位同伴說:「你們也去,在主教、市長及他們所帶的人們前高唱『太陽歌』!我相信,天主將立時使他們虛心下氣、謙以自牧,而恢復他們舊有的友情。」

全班人馬到齊,並集中於主教府的走廊中時,兩位弟兄便立起身來;其中一人發言說:「患病的方濟,為了光榮天主和造福近人,曾撰寫了『太陽歌』,他請求你們以絕大的熱誠傾聽之!」繼而他們便開始朗誦並高唱該歌。

市長立即站起身來,合著手,很熱誠地側耳細聽,猶如恭聽主的福音。同時,他也開始落淚,因為他對聖人懷有極大的信心與熱誠。「太陽歌」唱畢後,市長便向其同人們說:「我鄭重向大家肯定,我寬恕主教大人,並甘心承認他是我主,甚至如果有人殺了我的兒子獲或兄弟,我也願意寬恕他。」他說這話時匍匐在主教腳前說:「現在請看,我為了主耶穌基督的聖愛及其忠僕聖方濟,我立意一依您的意願改正一切。」而主教則伸手扶他起來說:「我的職責要求謙虛自處,但不幸我的生性急燥;因此我請你寬恕我?」於是二人乃互相擁抱,並極其親善而熱情地相吻了。

弟兄們由於見到聖人所預言的和解如此逐字得以應驗了,便為之驚奇不已和喜出望外。其他在場的人也都認為這是一個奇蹟,並將它歸功於聖方濟。因為除非天主有效地策動他們,他們不可能由其巨大的不和及破壞整個和平的醜惡中,在毫不費唇舌的條件下,懸崖勒馬。

我們這些忝與聖人生活一起的人們作證:聖人無論何時何地說:「這是如此或如彼」,則該事經常逐字逐句地得以應驗。我們如此頻繁地見到了這類事,以致要得將它們一一寫出或是描述是需要花費許多時間的。

102. 聖人如何預言某弟兄行將出會。

一位表面上度著真誠及聖善生活,並且似乎日夜不斷祈禱的弟兄,對靜默的恪守非常嚴格,以致於在舉行告解時,只用手勢而拒絕使用口舌來告罪。他似乎懷有如此熾熱的天主聖愛,使得他與其他弟兄們在一起時,雖然他一言不發,但如聽到其他弟兄所做熱心的交談,他便似乎為內在與外在的喜樂所洋溢,以致其他弟兄莫不為之動容。

就這樣,他生活了若干年,直至聖方濟巡視這位弟兄所居住的會院時。聖人在由其他弟兄們得悉了該弟兄的上述生活方式後說:「他不願告明己罪,這一定是惡魔的誘惑。」正巧此時總會長來拜訪聖人,並開始對該弟兄大事讚揚。聖人則對他說:「弟兄,相信我吧!這位弟兄時時為惡魔所欺騙,他已迷失了正路。」總會長答說:「這人既表示這麼多聖德和善行的信號,卻又為惡魔所愚弄,我以為這太莫名其妙和令人不敢相信了。」聖人說:「請吩咐他每星期在會議時,至少一次或二次告明其罪,以試探他。如果他拒不從命,你將知道,我的所言是真實無偽的。」

於是,總會長便對該弟兄說:「弟兄,我要你每星期在會議時二次或至少一次告明你的罪!」該弟兄將指頭放在口上,並大搖其頭,又以手勢說明他為了愛好靜默而不願告明己罪。總會長由於怕得罪他,就讓他走開了。但不幾日後,這位弟兄自動離開了修會,並再度穿上俗人的衣服還俗了。

一天,兩位聖方濟的同伴正沿著一條路前進時,遇到了上述弟兄,他獨自一人,好似很窮的一位流浪者。二位同伴很同情地對他說:「可憐的不幸者,你虔誠聖善的生活何在呢?由於你拒不講話,拒不將自己的內情告訴弟兄們,故現在流浪於世界上,猶如一個全不認識天主的人!」他便開始對二位弟兄講起話來,並多次說:「我指著我的信德發誓!」這是俗人們一種流行的口頭禪。二人向他說:「不幸的人啊!為什麼現在如同俗人一樣動輒指著你的信德發誓呢?昔者,你不單不肯說閒話,連該說的話也不肯說。」他們就這樣與他分手了。不久後,他去世了。我們看到聖方濟對被弟兄們視作聖人的那位所講的預言,無不逐字應驗時,不禁為之大吃一驚。

103. 一位含淚請求聖人收他入會的人

當時,沒有聖方濟的批准,任何人不得被收入會。路克卡地方一位貴族的兒子,偕同其有意入會者來見聖人。聖人此時正在亞西西主教府內臥病在床。

他們見聖人時,上述貴族的兒子,便深深向聖人一鞠躬,並開始放聲痛哭,請求聖人收他入會。但聖人看了他一眼後說:「不幸的俗人啊,你為何欺騙聖神和我呢?你的眼淚是俗化的!」

他正在講話時,這人的親戚騎著馬到了主教府,有意將他帶回家去。這人一聽見了馬蹄聲,並由窗戶裏看到了他的親屬,便一如聖人所預言的,同他們一同回家去了。

104. 一位司鐸的葡萄林曾因聖方濟而喪失了收成。

一次,聖方濟曾為了眼疾而曾小住於接近Rieti城的聖Fabian堂內的一位貧窮司鐸處,此時適逢教宗Honorius偕同其整個教廷訪問該城。由於人們對聖人的熱忱,許多樞機及高級神職人員幾乎天天來拜訪聖人。

這座聖堂,由於在接近聖人所住的房子旁,有一塊葡萄園,因而幾乎所有來拜訪聖人的人們,都經過該葡萄園而達到聖人屋子的門前。因為當時葡萄業已成熟,地方又非常怡人心神,故整個葡萄園幾乎為人洗劫一空;使得該位司鐸開始感到氣憤說:「這雖是一塊小葡萄園,但每年我由這葡萄園可以收穫到足夠我用的葡萄;今年卻喪失了全部收成!」

聖方濟一聽說這事,便派人給他說:「神父,請不必難受,因為我們現在已一無所能;但請信賴天主,因為祂有力來賠償你因了祂的小僕、我,所受的全部損失。請告訴我,最好時,你這葡萄園能出產多少酒?」他說:「十二擔。」聖人說:「請別再事發愁,請不必為此而出言不滿!要信賴天主及我的話!假使你今年的收穫不夠二十擔,我將給你補上。」於是,該司鐸遂三緘其口,再沒有說什麼了。最後,到了剪收葡萄的時候,他收穫了足足二十擔酒。該司鐸和所有聽到這事者,無不驚異不置;並且說:「即使葡萄結實纍纍時,也不可能出產二十擔酒。」

我們這些與他生活在一起的人們作證:聖人對此事及對其他一切,所做預言,無不逐句應驗了。

105. Perugia的士兵如何騷擾了聖人的宣講。

一次,聖方濟在Perugia城的廣場上宣講時,有幾位士兵開始騎著馬在廣場周圍奔馳,並玩弄其武器。他們如此行事嚴重地干擾了聖人的宣講。雖然聽眾曾對他們表示抗議,但他們拒不服從。於是聖人轉向他們,並以極大的神火說:「請靜聽主藉他的小僕人、我,對你們宣佈的言語!不要說:『這是一個Assisi人。』」(他說這話,因為在Assisi人和Perugia人間曾經有過仇,現在仍然有仇)。聖人接著說:「天主曾將你們高舉在鄰近城市之上;因此你們為頌謝你們的造物主,更應該在天主及你們的近人前,謙以自牧。不幸,你們竟妄自尊大,襲擊並殺害了許多近人。我現在警告你們,除非你們迅速回頭向主,並賠補受到你們殺傷的人的損失,無惡不罰的天主將使你們起來自相殘殺,並彼此攻擊。你們將為內戰和反叛所分裂,並將遭受到你們鄰人不能施加於你們的更大的災禍。」

聖方濟對民眾的罪惡從不緘默不言,並常加以公開而英勇的指謫。天主恩賜聖人這種神寵,目的在使凡聽到或看到他的人們獲取神益,故無論人們屬於什麼階層或情況,都對聖人存有絕大的敬畏和尊重,因為他擁有天主充裕的神恩。所以凡聽到他的人,不是痛改前非,便是因了良心的指謫而感到不安。

不多幾日後,天主許可了士兵和市民間發生爭執。結果市民將士兵們趕出城外,而為教會所支持的士兵和騎士則蹂躪了市民的田園和葡萄林以及樹木,並使市民受到所有可能的損害。反之,市民為了報復,乃毀掉了騎士所有財產。二者即市民和士兵或騎士,皆如聖人所預言者遭到了正義的處罰。

106. 聖人如何預見了某位弟兄隱密的誘惑與窘難。

一位具有靈修精神的弟兄,他是聖方濟的友人;他曾經好多天受到惡魔極其厲害的誘惑,使得他幾乎陷於絕望中。他每天受到誘惑的如此折磨,致使他羞於告明該誘惑,也為了這原故,他便以齋戒、減睡及苦鞭克苦自己。

因了天主的聖意,聖方濟正巧到了這會院。一天,這位弟兄正與聖人,一同散步時,聖人因了聖神的默示,得悉了這位弟兄的困難和誘惑。聖人便稍微離了與他同行的另一位弟兄,而轉身向這位受誘惑的弟兄說:「至愛的弟兄,我不再要你感到有義務將你的誘惑加以告明了!請不必害怕,因為這些誘惑並未曾傷害了你的靈魂。但我贊成你每次受到誘惑時,就誦唸七遍天主經。」

該弟兄一聽聖人說不必再事告明其誘惑,便自覺如釋重負,並感到十分輕鬆;因為他對告明一事感到非常不舒服。尤其使他驚喜的,是聖人居然知道這事,而這事除了他及其聽告解的司鐸外,原本無人知道的。此外,因了天主的恩寵及聖人的功德,他立時脫離了該誘惑,並且自此以後,經常享有絕大的平安與康寧。正因聖人所期望者是這種平安與康寧,因此,他才滿懷信心地叫他不必告明。

107. 聖人對Bernard兄弟預言的一些事如何應驗了。

聖方濟逝世前不久,有人為聖人預備了一些有味的食品,此時他記起了他第一位弟兄Bernard兄弟。他對其同伴說:「這食品為Bernard兄弟最好。」於是他立即命人叫Bernard兄弟來。這位弟兄一來到,便坐在聖人所躺的床上,說:「父親,我求你降福我,並給我一點愛的信號。因為如果你對我表示父愛,我便確實知道,天主及弟兄們必將愛我更多。」

當時聖方濟已於數日前失掉了視力,他已看不見任何人,他只伸出其右手,並放在他第三位\Giles兄弟頭上,他以為自己把右手放在坐在他身旁的Bernard兄弟頭上。他因了聖神而覺察到自己放錯了手,說:「這不是我的弟兄Bernard兄弟的頭。」於是Bernard兄弟便更靠近了他一些,聖人遂將手放在他頭上降幅了他,並對他的一位同伴說:「請寫下我所講的一切!Bernard兄弟是主恩賜我的第一位弟兄,他也是第一位遵守了福音的絕對成德,又將其所有財產施捨窮人者。為了這緣故,也為了他許多功績,我不得不愛他勝過其他弟兄。我在可能範圍內希望並明令:所有總會長應當厚愛和尊敬他猶如敬愛我一樣。所有會長及全會弟兄們應將他視作我的代表。」Bernard兄弟及其他弟兄們都因了這些話而大感慰藉。

由於聖人深知Bernard兄弟擁有高超的成德,故曾在許多弟兄前預言說:「若干強而有力和異常奸詐的惡魔曾被指定為誘惑Bernard兄弟者,它們加給他許多磨難和災害。但在他走向天主時,即其臨終時,仁善的天主將去掉他的一切誘惑和磨難,並建立和平及喜樂於其心靈內,使得凡見到這事的弟兄們,莫不為之驚奇和敬畏,因為這是一個偉大的奇蹟。最後,他將在身心的和平與愉快中離開這苦世界而奔向天主。」

凡聽到聖人論及Bernard兄弟所預言的一切都曾逐字應驗了的弟兄們,無不大為驚喜。因為Bernard兄弟在其病重垂危時,其心神曾享有如此的和平與喜樂,使得他不願躺下,幾時必須躺下,他便採取坐的姿勢,深怕頭腦所有些微的馬虎不清,打斷其對天主的靜觀,或為他帶來睡眠與昏亂。他如感到有這種事發生,便馬上開始擊打自身說:「這是什麼?我為什麼想到這事?」同時他拒不接受任何藥物;他對送藥者說:「請別干擾我!」他為了死得更和平更自在,他將照料自己病體的事,委託一位醫生說:「我不要你再問我的意見!關於我吃什麼,喝什麼,我全留給你來辦;你給我什麼,我接受什麼;你如不給我,我也不向你要。」他在病體虛弱時,他願意一位司鐸常與自己相偕不離,直到氣絕。他如想到一些使良心感到沉重的事,便向該司鐸告明一切。他死後其肉體變為白嫩和柔軟,其面容似乎作微笑狀。總之,他死後較諸生前更為可愛。人莫不樂於見到死了的他,因為他真像一位聖人。

108. 聖人如何在逝世前不久預許給聖女佳蘭行將見到他,以及他死後如何應驗了這預言。

在聖方濟逝世的一周內,聖Damian貧窮修女院的第一朵神花Clare修女,深怕自己可能先聖人而死去;因為二人的病都危在旦夕。她痛哭不已,人們亦無法安慰她,因為她自以為不能再見到聖方濟了;而聖方濟則是天主之後她唯一的父親、師傅及安慰;靠了他,她始能穩立於天主聖寵中。

於是,她通過一位弟兄,把自己害怕的事傳報給聖人。聖人得悉此事後,便對聖女動了同情心,因為他對她懷有特殊的父愛。但由於他了解自己無法滿足她的願望,便修了一封安慰她及其修女們的書信,並降福了她,也赦免了她所有可能違反他的勸言,及違反天主子的命令和訓誨的錯失。這使她忘記了她的一切憂慮。聖人在聖神默感下對聖女派來的人說:「你去告訴Clare修女,要忘掉因不能見到我而來的一切煩惱和愁苦!你要許給她,她死以前一定要見到我,並因而享有極大的慰藉。」

不久後,聖方濟在夜間與世長辭了。所有Assisi的民眾及神職人員一早便趕到了聖人去世的所在,為抬走他的聖屍。他們手持聖枝,唱著聖詩和聖詠。因了天主聖意,他們將聖人抬到聖Damian聖堂,使得天主藉聖人所說的話得以應驗,也使他的女兒們獲得了安慰。

幾時修女們經由它而領受聖體並聆聽天主聖言的鐵柵,一經打開,弟兄們便將聖人的屍體,由屍架上以其臂膀高舉至鐵窗前良久。這樣Clare修女及其姊妹們獲有了巨大的安慰,即使他們想到自己喪失了擁有如此偉大慈父的慰藉,而不免充滿著痛苦,並因而哭出聲來。

109. 聖人怎樣預言其屍體將受到尊敬。

一次,聖人臥病於Assisi主教府時,一位頗具靈修精神的弟兄笑著向聖人說:「你這一襲粗蔴袋裝將以什麼高價出售於主教大人呢?將來有一天,你這架穿著粗蔴袋裝的小小軀體,將為許多絲綢柩衣所掩蓋!」因為當時,聖人正戴著以粗蔴袋布補綴的帽子或頭巾,並著有同樣蔴袋料子的會衣。

而聖方濟則不以自己的言語,而是以聖神啟示他的言語答說:「你的話是真實無偽的;因為這些將為了主的光榮和讚美而實現。」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