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聖人對弟兄們的成德所有理想

85. 聖人怎樣描繪成德的弟兄

聖方濟雖然因了他對弟兄們的聖愛,並因了他對弟兄的成德所懷熱忱,在某種限度內已經將弟兄們轉變為有聖德的人了;但他曾多次考慮並想到究竟一位小弟兄應當具備什麼美德。他常說:一位優秀的小弟兄應當效法並擁有聖善弟兄的功德,即:Bernard兄弟完美的信德及其對神貧的喜愛;Leo兄弟的誠樸與純潔,他是一位極其純潔的聖者;Angelo兄弟的彬彬有禮,他是第一位入會的貴族,他具有全副溫柔和善良;Masseo兄弟的美妙外表及自然的良好見識,及其熱誠而高貴的口才;Giles兄弟恒久與不間斷的祈禱,其心神常貫注於天主,不論是睡覺或工作;Juniprt兄弟的忍耐,他所以修成了完美的忍德,是因為他棄絕了自己所有低級意願,同時又具有追隨基督於苦路的熱望;John of Lauds兄弟的勤奮精神,他在當代人中最為強而有力;Roger兄弟的愛德,其整個生活完全出於火熱愛德的靈感;還應有Lucidus兄弟的警覺,他永不欲留住於一個地方超過一月,他一喜愛一個地方,便馬上離去,他說:「我們的家鄉不在此世,而在上天。」(希一三14)

86. 聖方濟怎樣向弟兄們講解目不邪視,以促進他們的潔德。

聖人除謙虛這基本美德外,又希望弟兄們出類拔萃於其他美德,尤其美麗而純潔的貞德。為了訓練弟兄們目不邪視的美德,曾向他們講過下列譬喻:

一位熱誠而有力的國君曾陸續派遣了兩位報信人到皇后那裡去。第一位報信人回來後,只將皇后的話加以簡略的傳報,對皇后本身未置一語。第二位回來後,除了做了簡略的傳報外,又長篇大論地描繪了皇后的姿色。他說:「陛下,我見到一位最出色的女性,擁有她者真正幸運!」

國君說:「卑陋小人,你曾對我的皇后投以不潔的邪視,明明你暗中懷有佔有她的惡意!」於是國君召來了第一位報信人說:「你對我的皇后作何想法?」他明智地回答說:「她是位卓絕的女性,因為她樂意和耐心地傾聽了我。」國君又問說:「你以為她很美嗎?」他說:「注視她和判斷她是否很美,那是你的特權;我的任務只限於傳報她的訊息。」於是國君下令說:「你的眼睛貞潔,願你的肉體也貞潔;你將服務於我後宮內,並享有我的福樂。但這無恥的小人,則應離開我的王宮,免得他玷污我的龍床。」

於是聖人結論說:「由此可知,誰不害怕注視基督的淨配呢?」

87. 聖方濟如何留贈了三項遺言,以維持弟兄們的成德於不墜。

一次,聖人由於胃病發作,竟做了如此激烈的嘔吐,以致整夜吐血直至淩晨。其同伴一見他由於極度的衰竭及疼痛而瀕臨死亡時,便極悲苦並流淚如注地向他說:「父親,沒有你,我們將怎麼辦呢?你將把我們這些無倚的孤兒留給誰照管呢?你曾作過我們的父親和母親,你曾經孕育並撫養了我們於基督內。你曾經是我們的領袖和牧人,我們的訓導者與糾正者,你曾以身教,不只以言教訓誨並改造了我們。我們這些無牧之羊、喪父之子,沒有領袖的粗野和簡單的人們將走向何方呢?你是神貧的光榮者,單純的頌揚者,我們謙虛的鼓舞者,我們將去哪裡找你呢?誰將指示真理的道路給我們這批瞎子呢?我們將怎樣聽到你講的話呢?怎樣聽到你給我們出的主意呢?何處有你火熱的神來指導我們於苦路?來引領我們抵達福音成德呢?我們將奔向何方,以覓得你,我們眼目的光明,心靈的慰藉?啊,父親,你要死去嗎?你要離棄我們這些無依無靠、愁腸百結與充滿絕望的人嗎?」

「禍哉的這日子!這為我們將是流淚和愁苦的日子!將是荒涼與淒慘的日子!這原不足怪,因為你的生命經常就是我們的生命和光明;你的言語為我們等於燃著的火炬;這火炬時時照耀我們於指向福音成德的苦路上,時時燭照我們於走上熱愛並則效我被釘於苦架上的甘飴之主的路子上。」

「父親,請至少降福我們及其他弟兄們!因為我們是你在基督內所生的兒子;請將你的遺志留給我們作為紀念!這些遺志能使我們經常記得,並能說:『這是我們的父親給我們,他的弟兄及兒子在臨終時留下的話。』」

於是父親轉眼注視其兒子說:

「請替我召來Benedetto of Piratri兄弟!因為他是一位具有聖德與智慧的司鐸;他曾屢次在聖人患病時,為他做了彌撒;因為聖人的病情無論多麼嚴重,時常願意在可能範圍內望彌撒。這位司鐸一到來,聖人便說:「請記錄如下:『我降福會裡所有的弟兄,並降福來日行將入會的弟兄們,直至世界終窮。由於我的病患使我不能多說,故我想簡單而明瞭地向眾位現在與未來的弟兄陳述我的意願。為表示他們永誌不忘我的祝福和遺囑,我要他們互相親愛,猶如我愛了他們;他們要經常熱愛並尊重神貧夫人,並常忠實服從教會慈母的主教與神職人員!」

聖方濟在會議閉幕時,慣於祝福現在和未來所有弟兄,因了其熾熱的愛,在會議以外,也多次這樣行事。但同時也慣於警告弟兄們防範惡表,並且對若干因了惡表而使民眾講修會壞話的弟兄不惜予以詛咒;因為他們的惡行使聖善的弟兄們忍辱受窘。

88. 聖人怎樣在臨終時,效法基督,將麵包分給弟兄們,以表示自己的愛。

一夜,聖人的病痛如此激烈,使得他整夜未能入睡和休息;淩晨,其痛苦稍稍減輕時,他命人將全院的弟兄召來;然後叫他們坐在他面前,他將他們視作全會弟兄的代表。繼而將其手放在每位弟兄的頭上,並降福了他們在場的與不在場的,和直至世界末日所有行將入會的。此時,他似乎感到愁苦,因為他在臨死前,不能見到其兒子及弟兄。

聖人由於有意在臨終時效法其主及師傅基督,一如他畢生所行者,遂命人給他取來一條麵包。他降福了該麵包後,由於肉體的衰弱,自己無力分割該麵包,故令人將麵包加以分割,於是,他便拿起麵包分給每一位弟兄,並請他們都吃了。

猶如我主在受死前的星期四,願意與使徒們共食,以表示其聖愛;聖方濟、基督完美的則效者,也願同樣行事,以表示其對弟兄之愛。其所以這樣行事,是為了取法基督,這點至為明顯;因為事後,他曾追問那一天是否星期四,在人們答覆他,那一天並非星期四時,他說他以為是星期四。

一位弟兄曾將這麵包保存起來,待聖人逝世後,有許多病人一嘗了這麵包,就立即痊癒了。

89. 聖人怎樣耽心弟兄們為了他的病而遭受不利。

聖人因患病而失眠時,曾領悟到弟兄們為了照顧他而頗為分心並勞累。由於聖人對他們的靈魂比對自己的肉體更為關心,同時,又耽心他們,由於不斷致力於服務其病體,而不免有時犯些失忍耐和得罪天主的小缺失。

因此,他懷著絕大的慈愛與同情心,一次對其同伴們說:「我至愛的弟兄和孩子們,請不要讓你們為了我的病而受勞碌,變成你們的負擔!因為天主行將替祂的小僕人:我,補報你們。祂必要在此生及來世,以你們辛苦的成果來賞報你們。你們為了照料我的病體而無法做到的事,比你們真做了那些事,能替你們爭取到更豐富的功績。因為誰幫忙我,便是幫忙整個修會和所有弟兄。真的,你們能對我說:『我們雖為你而消耗,但天主則是我們的債戶。』」

聖父方濟這樣說話,是因為他十分熱中於他們的成德,亦是為了鼓舞並支持他們疲倦的精神。因為他害怕,他們中可能有人,為了自己為服務聖人所做的工作而說出下面的話來:「我們不能祈禱,因為我們該做的事太多,並因而失掉忍耐和感到厭倦。」於是,他們便可能失掉其勞作的厚報。

90. 聖人如何鼓勵了聖女佳蘭的修女們。

聖人撰寫了「頌揚上主於其受造內」(按:即太陽歌)後,也寫了帶有樂譜的若干聖善的詞句,為安慰並裨益貧窮的女士們。因為她們為了他的病痛而深感愁苦。聖人既無法親自拜訪她們,故乃透過其同伴送給她們上述詞句。藉這些詞句,他有意使她們了解:她們必須生活於謙虛中,並互相團結於愛德內。因為他將她們的聖善生活不單視作小兄弟會光榮的泉源,而且也使全教會受益無窮。

他由於深知她們自回頭開始,便度著克苦與貧窮的生活,故經常對她們感到巨大的憐愛和同情。因而他利用上述詞句請求她們說:主既將她們由許多地區聚集於一修會中,以生活於愛德、貧窮及服從中,則她們自應堅持於這些美德中,直至於死。他尤其強調者,是她們應以節儉、愉快及知恩之情,利用主賜給她們的賑濟來解決其肉體的需要。他也請求健康的修女們,應在服務有病的修女方面,忍耐負重;而患病的修女們應耐心忍受其疾苦。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