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聖人對遵守會規和全修會的成德所抱熱忱

76. 聖人如何頌揚謹守會規的弟兄以及如何願望弟兄們認識、討論會規並手持會規而去世。

聖方濟除自身圓滿並熱誠地恪守福音外,亦殷望所有弟兄們都謹守會規,因為謹守會規無非就是遵循福音。他曾給現在和未來熱心於會規的人們頒賜其特殊的祝福。

聖人慣於向其追隨者說:我們的會規是一本生命之書、得救的希望、光榮的保證、福音的心臟、十字的苦路、成德的要件、天堂的鎖鑰、永遠盟約的契據。他要人人都明瞭並接受會規,他要所有弟兄討論會規於其會議中,並多次加以默想,以便永誌不忘其誓許的聖願。他也時常訓誨他們,將會規時時置諸目前,以便記起其應當並有義務追隨的生活。此外,他又願意並教訓弟兄與會規同生死。

77. 一位有聖德的非神職弟兄如何在殉道時手持會規不放。

一位非神職弟兄,人們堅信他已被列入殉道者的行列中,從未忘懷聖人上述教誨與命令。因為他由於希望殉道而深入至回教人中;他為回教人牽至殉道時處時,雙手捧著會規,並以很大的熱忱向其同伴說:「至愛的弟兄,我在尊威天主及你們面前,承認我所有違反會規的罪!」

他這簡短的告明甫告結束,落下的劍便了結了他的生命,而他則榮獲了殉道的冠冕。這人在初年時,便入了修會,使得他當時還不能持守會規所定的齋戒。但他尚為幼童時,已貼身帶有鐵甲。有福的少年,他曾有了一個幸運的開始,但其生命的結束則尤其幸運。

78. 聖人如何願意其修會常常附屬於教會的護衛和約束下。

聖方濟說:「我要去把小弟兄委託於羅馬教會。她的權仗將恐嚇並約束對修會存有惡意的人;同時,天主的子女將處處享有充分自由來追求永遠的救恩。願教會的子女感謝其慈母的祝福,並以特殊的熱誠擁抱她的聖足。」

「在教會的庇護下,修會將不致受到傷害,而撒殫的子女決不能蹂躪主的葡萄園而不受到懲罰。我們的慈母教會也將羡慕貧夫人的榮耀,也不許可我們勤修的謙虛,為驕傲的烏雲所霧塞。教會必將存在於我們中的不可侵犯的、聖愛與和平的連繫加以維持,並將加放最嚴厲的譴責和處罰於不法分子。在教會前,福音神貧將永遠受到尊重和恪守,決不容我們良好的聲譽及聖善生活的芬芳遭到破滅。」

79. 天使報告聖方濟:天主恩賜了四大殊寵於其修會。

聖方濟曾說:天主恩賜了他四大殊寵,並由天使得悉此事。該四大殊寵是:小兄弟會將持續於公審判日。人如迫害小兄弟會必不得長壽。凡有意度邪惡生活於修會中者,將不能長久存留於修會中。凡真誠愛護修會者,即使是大罪人,最後必獲得天主的慈愛。

80. 總會長及其同事應具備的優點。

聖方濟對維持其修會於成德中,懷有絕大的熱忱;同時,他又認定:完善地謹守會規是攸關修會命脈的大事;因此對自己逝世後,有誰適合於接管並統治全會,並仰仗天主的助佑,可以將修會維持於成德中一事,感到困惑;但結果則未能想到任何人。

在他逝世前不久,一位弟兄曾問他說:「父親,不久你便要到天主那裡,而這追隨了你的家庭卻將留住在這涕泣之谷內。倘若你知道的話,請給我們指出,有誰是你信任的一位弟兄,可以相稱地承擔總會長的重任?」

聖人歎息著說:「我的孩子,我不知道有誰適合於作這龐大而不同部隊的領袖;或有誰適合於作這麼眾多和分散各地的羊群的牧人。但我有意將這家庭的領袖和牧人所應具備的優點描繪於次:這人應度著儉樸的生活,應有著成熟的人格,應名譽完整、沒有偏好,決不因對某些人表示好感而在修會內激起爭端。他應喜愛祈禱;應將其時間分作兩份:一份為照料他自身的需要,一份為照顧羊群的需要。早晨應將彌撒聖祭放在一切事工之前,並使用很多時間於熱心神工,並以愛心委託其自身及其羊群於天主的庇佑。但祈禱一經結束,便須將自身置諸弟兄們擺佈下,忍耐而溫良地答覆每人的問題,和以善良及容忍,照佛眾人的急需。」

又說:「他不得厚此薄彼,對待樸實與無學識者不應有異於對待智能者與有學識者。假如他天資聰穎、富有學問,仍應在行為上顯出同情、誠樸、忍耐、謙虛的態度。他應在自己和他人身上培育這些美德,不斷身體力行,並以身教而不只以言教鼓勵他人實踐上述一切。他應深惡金錢;因為它是我們的理想及成德的首要破壞者。由於總會長是全會的首領及楷模,故他決不得帶有錢臭。」

他又接下去說:「他應以擁有會衣及日課經本為己足,並為服務他人,他可以擁有用以寫字的筆、墨和一張小桌子,還可以擁有印章。他不得搜藏書籍,並不得過分喜愛讀書,以致不得專心於善盡自己的職責。他應安慰處於困難中者;因為如果人們不能由他獲取治療疾苦的良方,絕望的病症勢必將患者壓倒。此外,他應溫良自持,以便使不法者轉變為易受控制者;甚至應為了拯救人靈而放棄自身的權利。又,他應對離棄修會者表示憐惜,猶如憐惜迷失了的小羊;決不得拒絕以仁善對待他們;因為他必須了解促使他們墮落的誘惑,其威力如何壓倒性的。如果天主也許可他自己受到同樣的考驗,或許他將陷入更深的坑谷中。」

又說:「我希望人們對總會長,猶如對基督的代表,表示極大的忠誠和敬意!同時,人們應以善意,在我們謙卑生活方式許可的程度內,接濟他的一切需要。但他不得喜愛尊榮或人們的善待,超過接受人的侮辱。地位與尊榮除改「善」其生活外,不應使其生活變樣。假使他需要取用較為可口的食品,他不得私下取用,而應公開使用,目的在使病弱的弟兄,如果他們也需要類似食品時,不致感到不安。」

然後又接著說:「他的一種特殊任務是:探察良心的隱微,並將暗藏於隱晦中的真理揭發出來。首先,他應將一切控告者視作可疑者,直到透過謹慎的調查,真理開始彰顯,他不應對長舌者,多加理會,而他們控告他人時,應對他們的話,特予保留,萬不可輕易相信。他不得為了徇情顧面,而出賣或放寬正義的原則。但又應小心,不要因了過分的嚴厲而使一個靈魂遭到喪亡。同時,也不得因了過火的寬大而讓怠惰坐大,並因了不慎的寬容而使紀律遭受基本的動搖。這樣一來,他必為人所敬重、所喜愛。不過,他應永誌不忘者是:其職權,對其自身而言,與其說是一種尊榮,毋寧構成一種負擔。」

末後,聖人說:「但願總會長的同事都是人們公認的正人君子。他們應堅決反對奢靡,在困難中意志堅決,對冒犯者溫柔諒解,並應平等對待所有人。他們除切身的必需品外,不得接受自己勞苦的報酬。除天主的光榮、修會福祉及其靈魂的神益和眾弟兄的幸福外,為自己的工作,不求任何酬勞。他們應友善對待一切人,應高興歡迎所有找他們的人,又應以誠樸及純潔的生活,標榜恪守福音及會規的理想。唯有如上述的人,才堪為本會總會長的人選;而後面的這些人才是總會長應有的同事們。」

81. 聖人正因弟兄們放棄成德而愁苦萬分時,天主如何對他講了話。

由於聖方濟對修會的成德經常懷有無可限量的熱忱,故一見或聽到任何違反成德的事件時,他便感到痛心疾首。他一開始注意到若干弟兄在樹立惡表於修會內,並開始脫離修會生活理念,他的心便為深重的愁苦所震撼,使得他在祈禱中向天主說:「主,我將你賜給我的家庭再還給你。」主立時答覆他說:「哎,你這簡單而渺小的人兒哪,有些弟兄脫離修會並放棄我指示你的道路時,你為什麼這般愁苦?你給我說:是誰創立了這修會?是誰使人們回頭,作補贖?是誰給了他們恒心於此道的神寵?不是我嗎?我選了你管理我的這家庭,並非因為你有學識,有口才,因為我的意思是:真的弟兄和真正恪守會規者,不應走學識和能言善道的路子。我所以揀選你這不學無術的老實人照拂我的羊群,是為使你及其他人們了解,是我在照顧我的羊群。我委派你作他們的一個信號,為使我在你身上所做一切,也完成在他們身上。因為凡行走於我指示你的道路上者,必將佔有我,而且要很充分地佔有我。但凡行走在其他途徑上的人,將被剝奪他們似乎擁有的種種。所以,你不必對他們大事悲愁,而應繼續做你正在做的一切,並繼續你現在的工作,因為我已將修會建立在永恆的聖愛中。一定,我如此深愛這修會,使得如果有人返回他唾棄了的世俗,並死於修會之外,我便將派遣另一位以代替他取得榮冠;如果這位弟兄尚未出生,我必令他出生。為使你知道我怎樣由衷熱愛弟兄們的生活和修會,我誓許:假使全修會,只剩下三位弟兄,它仍然是我的修會,而我將永不遺棄它。」

聖人一聽這些話,其心神便感到莫大的欣慰。

由於聖人對修會的成德經常懷有的熱忱,因而當他聽到弟兄們犯了某些缺失,而這類缺失又可能引起惡表或醜行時,雖然還未能完全控制自己的心煩及苦惱;但自從主以上述方式安慰了他以後,他便記起聖詠上的話說:「我今起誓,我並決定,堅守你的論令。」(詠一一九106)他說:「我發了願,要恪守主自己交給我和願意追隨我的人們的會規。這些弟兄們也都發願要和我做同樣的事。現在我既由於患病及其它重要原因而放棄了照料弟兄們的職責,故我除了為修會祈禱和替弟兄們樹立善表外,已沒有其他任務了。因為主曾指示了我,我也深知下列一點,是真實無偽的:如果我的病患不足以令我辭職的話,我能對修會提供的最大援助,便是消耗每天的時光於祈禱,好讓天主自行掌管、保存並支持這修會。因為我在天主及弟兄面前曾經許諾過:假使弟兄為了我的惡表而喪亡,我必須替該弟兄向天主交帳。」

這是他為使自己心安,經常並一再在心裡重複的話,而且也是他在講演及會議時,向弟兄們所說的話。所以,如果有弟兄要他干預和管理修會的事,他便答說:「弟兄們已有了他們的會規,他們也發願恪守會規。在天主派定我作他們的上司之後,我曾在他們面前發願遵守會規,他們在我身上也找不到任何托辭和藉口。弟兄們已知道何者當為和何者當戒,使得我除以我的行為給他們樹立善表外,沒有其他的責任。這是天主所以把我賜給他們的理由;故我的責任,無論生前或死後,便是樹立善表。」

82.聖人對Portiuncula聖母堂的熱忱如何特殊以及他對閒談所制定的規章。

聖人一生對天使聖母堂會院的成德生活懷有特殊的願望及熱忱,遠勝其他會院;因為這會院是全會所有會院的首院及母院。他立意使這地方在謙德、神貧和福音成德上成為其他所有會院的楷模與表率;他希望生活於這會院的弟兄比其他弟兄時時更為謹慎更為注意於戒惡行善,尤其在恪守會規這一點上。

故此為了戒絕閒談──這為修會人員尤其是萬惡之根──他曾下令:弟兄們每天飯後要與他一同工作;免得他們,一如人們的習慣,縱容自我於無益的閒談,使得全盤或局部地喪失其在祈禱時所取得的神寵。

他也制定並堅決命令:如有弟兄在與人同行或工作時,講了閒話,他必須誦唸一遍天主經,並應在天主經前後,加唸「頌揚天主」。假如這位弟兄自動明認其錯失,他可以為自己的靈魂誦唸天主經和「頌揚天主」;如果他先為其他弟兄所指摘,他便應為糾正了他的弟兄誦唸天主經及「頌揚天主」。同樣,假使犯錯的弟兄,推辭或拒絕誦唸天主經及「頌揚天主」,便應當為糾正他的弟兄,誦唸天主經兩遍;倘若因了這位或是其他弟兄的證實,他真的講了閒話,他就該高聲誦唸天主經和天主經前後的「頌揚天主」,目的為使鄰近的弟兄們都聽到並懂得;同時,他誦唸天主經時,其他弟兄應站著傾聽。如有弟兄聽見一位弟兄講了閒話,而默不作聲,並不加糾正,他必須為那位弟兄誦唸天主經及「頌揚天主」。任何弟兄一進了有其他弟兄在那裡的小屋或會院,就應立時熱心地讚美天主。

聖父方濟自己經常留心誦唸這「頌揚天主」的經文,他也教導並鼓勵弟兄們恭敬而熱心地誦念之。

83. 聖人如何要弟兄們永不離開天使聖母堂

聖方濟縱然深知天國存在於地上的任何處所,同時亦深信天主聖寵在各處都能賜予信友,但他由經驗得知:天使聖母堂卻洋溢著更豐厚的聖寵,並多次為天朝神聖所拜訪。所以,他屢屢對弟兄們說:「我的孩子們,你們永不應放棄這地方!如果你們為人們由這道門趕出去,你們要由別的一道門再進來;因為這地方真是聖的,這是基督及聖母的居處。我們人數無幾時,至高者在這裏增加了我們的人數;祂也在這裏以智慧之光照耀了其窮人的心靈,並以其聖愛之火點燃了我們的願望。凡在這裡熱心祈禱者,必將得蒙所求;但行為不善者,必將受到更重的處罰。」

他接著說:「我的孩子們,你們要將這地方視作堪受一切恭敬及尊榮的處所,猶如天主的宮殿,猶如祂及聖母所鍾愛的地方。在這裡你們應全心並同聲讚美,光榮天主父及其子耶酥基督和聖神!」

84. 天主在天使聖母堂頒賜的神寵

這地方是聖地中之聖地,堪受最高尊榮者!

它的名字因天使而幸運,但尤其幸運者是:它是被祝聖於聖母者。

其第三個名字是「小分子」(Portiuncula)這名字預言其為全會的母院。

這地方因了天使的臨在而大放光芒於四周。

在此地弟兄們長夜不眠,其祈禱與頌揚透過雲霄而上達於天。

這地方曾一度為人放棄而瀕於倒塌,但其往日之榮耀後為方濟所光復。

聖父方濟曾修復三座聖堂,但這是聖人心目中最聖和最為可喜的一座。

聖人選擇此地為其住宅,並於此地克己苦身,也於此地以布袋製作其會衣。

在此地聖人征服了肉體及其物慾,並使之事事聽命於靈魂。

此地乃由天主所選,以作安貧樂道的小兄弟會的出生處。

在此地聖方濟以其身教吸引了步武其芳踪的偉大軍旅。

在此地基督淨配佳蘭童女接受了剪髮禮。

在此地她唾棄了世俗的虛榮與享樂,並擁抱了補贖和苦架。

在此地男女二修會出生於至聖之母聖母瑪利亞,並開始其存在。

在此地聖母為世界產生了其首生者的新的肖似者。

在此地舊世界的康莊大道一變而為獲致永生的狹門窄路。

在此地豪爽的天父恩賜新寵恩與各國所有蒙召的信友。

在此地方濟起草了修會的指南:會規,並推崇了神貧。

在此地驕矜自大受到貶抑,苦架再度為世界的得救而得蒙殊榮。

在此地身心疲憊的方濟經常獲享到治療與慰藉。

在此地其為惡魔遍撒了疑惑及紊亂的心神尋獲了真理和光明。

在此地聖父方濟凡有所求,無不有求必應。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