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聖人完美的謙虛與服從

39 首先,聖方濟如何辭掉了總會長的職位,並派了Peter Catanii為總會長。

聖人為維持謙虛的美德於不墜,在他回頭後不數年內,在總會議中,當著眾弟兄的面,辭掉了總會長的職位說:「我現在對你們而言,就如死掉了的一樣。看,Peter Catanii他是我和你們所服從的對象!」繼而他跪倒在Peter足前,誓許服從並尊敬他。

此 時,眾弟兄不禁為之痛哭流涕,一種無可忍受的悲愁令他們發出由衷的衰歎之聲,因為看到自己就這樣失掉了一位偉大的慈父。聖父方濟則舉目向天,合著雙手說: 「主,我將你迄今委託於我的家庭,託付於你;因為至甘飴之主,你知道,為了我的病痛,我已無力照料它了;故此我將它委託於會長們。如不幸有弟兄為了他們的 疏忽、惡表或粗暴的糾正而喪亡的話,則他們將於審判之日,向你交代。」

自此時起,直至其去世之日止,聖人經常隸屬他們權下,他謙以自牧,勝過任何其他弟兄們。

40 聖人怎麼不願擁有任何特別的同伴

在另一機會裡,聖人放棄了他的一切同伴與其副總會長說:「我不願叫人看出我擁有同伴的特權。讓弟兄們一如天主策動他們,由一地陪我至另一地。」又說:「我最近見到一位盲人,只由一匹小狗領他走路,我不願意顯得比這位盲人更優越。」

因為他的光榮經常在於放棄一切特權和炫耀,為使基督的德能得以留住在他內。

43 聖方濟和聖道明,在他們被問道:是否願意其弟兄們在教會內做主教時,所作的謙虛的答覆。

二位照耀世界的熠熠之光,聖方濟和聖道明,曾一同在羅馬晉見Ostia主教大人,未來的教宗。二人在甘飴地講論了天主後,樞機主教問他們說:「聖教初興時的 主教們都是懷有熾熱愛火的窮人,決非貪財好利者;為什麼我們不應當由你們弟兄中選出主教及大人,以期以他們的善表及作證影響其他的人們?」

於是,在他們二位聖人間,發生了一種謙虛而熱誠的爭辯:二人中誰該首先作答;因為他們誰也不願佔有優先權;二人都想尊重對方,促使對方作答。但最後聖方濟的謙虛佔了上風,因為他不必首先作答了。但聖道明也佔了優勢,因為他是為了服從才肯首先作答的。

聖道明答說:「我的弟兄們,假使肯承認的話,他們已經被舉於高位之上了;至於我,在我能力所及的範圍內,我決不許可他們獲得任何高位的陰影。」繼而聖方濟深 深向樞機大人鞠躬後說:「大人,我的弟兄們,既稱為小弟兄,就不應妄想成什麼大人;他們的聖召教訓他們留在謙卑的地位上,好步武基督謙虛的芳蹤,以期這樣 一來,最後可能在諸聖眼目中被舉於他人之上。故此,如果您願意他們在教會內結出果實,應設法促使他們謹遵守他們的聖召。如果他們妄圖高位,請將他們抑壓至 他們固有的水平,並永不准他們晉陞為主教、為大人。」

以上是兩位聖人的答覆。他們答覆結束後,Ostia主教由他們二人的答話,蒙受了巨大的神益,並為之深深感謝了天主。

他們二位彼此告別時,聖道明請求聖方濟將他所用的會帶給予他。但聖方濟由於謙虛,不願答允所求,即使聖道明的請求是出於愛。最後,聖道明的愛的堅持佔了優勢,並因而獲得了該會帶。自那日起,他將該會帶熱誠地繫在其會衣下面。

繼而每人將自己的雙手置於對方的雙手內,並以恩愛及敬重的心將自己委託給對方。聖道明對聖方濟說:「方濟兄弟,我希望我的修會與你的修會合而為一,又希望我 們在教會內共同生活於同一會規下。」最後,二位聖人互相告別後,聖道明向在場的人們說:「我老實告訴你們,每位修會人員都應取法於這位聖人:方濟,因為他 的聖德是偉大而完美的。」

44 聖人怎樣為了樹立謙虛的美德而希望所有弟兄都服務癩病患者。

聖方濟自回頭伊始,便如同一位明智的建築師,仰仗天主助佑,將自己建立在天主聖子的謙虛與神貧的堅強巨石上。同時,為了他高深的謙虛,他稱他的修會為「小兄弟會」。

所以由修會肇建之初,他願意弟兄們生活於癩病院中,以服務癩病人,並因而建立自身於謙虛的美德上。因為凡入會者,無論其為貴族或普通人,在他們接受的教訓 中,常有他們必須服務癩病人,並與他們同住病院內,一如會規所說:「弟兄們,除了至聖神貧外,不願在天下佔有任何事物;他們在此生,將為主以肉體及精神食 糧所養育,於來生則將獲得上天的嗣業。」

總之,聖人為自己也為其他人,一律將基礎建立在高深的神貧及謙虛上。他雖然在教會內可以成為一位偉大的主教,卻選擇並甘願作一個謙卑的人。不獨在教會內如是,在自己修會中也如是。在他的理想和願望中,這種卑微和低賤在天主及人們心目中,構成他最為尊高的地位。

45 聖人如何願望其善言善行的光榮只歸於一個天主

聖人曾於Terni城的一個廣場上向該地民眾做了一次宣講;宣講甫告結束,該城的主教──一位頗具靈修精神的智者──立刻起來向民眾說:「自從我們的主栽植 並建立教會伊始,便經常藉著聖德之人,以身教言教照耀了它。但近來,天主卻藉這位平平無奇和不學無術的窮人:方濟,光耀了祂的教會。所以,你們應當熱愛天 主並避免罪惡;因為祂並未曾這樣恩待了其他人民。」(詠一二七20)

主教講話後,便由宣講台上,下到自己的座堂裡。此時,聖人便迎上他,並在他面前鞠躬致敬,然後匍匐在他腳前說:「主教大人,我向你肯定,在這世上沒有人像你 今天給了我這大的面子。因為其他人們指著我說:『這是一位聖人』,並將聖德歸功於我,而不歸諸造物主;但您這位明辨是非者,卻能分辨什麼是寶貴的和毫無價 值的。」

聖方濟在受到人們的頌揚和被尊為聖人時,慣於以下列說辭答覆人們對他的批評:「我並不如此安全和穩健;因為我還能生男育女。假使天主撤銷了祂恩賜於我的寶貴 聖寵,則我所有者,除一架肉體和一個靈魂外,還有什麼呢?肉體、靈魂不是連無信者也都具備的嗎?事實上,我確實知道:如果主將賜給我的這麼多神恩,賜予一 個小偷或無信者,他們定能比我更忠實於祂。因為一張畫有我主或聖母的聖像,應當接受尊敬及光榮的是我主或聖母,而該像的材料和油漆決不得替自己要求任何尊 榮。同樣,事奉天主的人,是天主的一張像,天主為了祂自己的恩賜而受到尊榮;天主的僕人不得為自己有所要求;因為比了天主,他還不如材料和油漆。果然,他 只是子虛與無有。故尊敬與光榮只應歸諸天主;而人,則當他生活於此世的不幸中時,除羞辱與痛苦外,只是虛無而已。」

46 聖人如何願意有一位同伴作他的院長,並至死服從他

聖方濟由於希望一生生活於完 美的謙虛與服從中,故在他逝世前很久就向總會長說:「我願意你將你對我的權力轉移至我的一位同伴手中,好使我在他身上服從您;因為服從的功績如此之大,致 使我無論生死,常願留在服從內。」因此自該時起直至死去,他常有一位同伴作他的院長,並常聽他的命猶如總會長的命。 一次,他對其同伴說:「在主恩賜了我的許多神寵中,一種是:假使一位今天剛入會的初學生作了我的院長,我要以同樣愉快的心情服從他,猶如服從一位多年在修 會裡的老會士一樣。因為一位隸屬於權力之下的屬員,不應視其上司為人,而應視之如天主,並為了愛天主而附屬於他。」又說:「如果我願意的話,主能使我比世 上任何一位上司更受到弟兄們的尊敬;但主卻恩賜我希望知足於一切事上,猶如修會內最小的一位。」

一 如他自行證實者,又如我們這些與他一同生活過的人們所親眼見到者,弟兄們偶爾忽略了給他提供必需品時,或者以令人生氣的方式與他講話時,他便立時去祈禱; 他回來以後,不再提起任何這類事,他不說:「某弟兄做了某事,令我不高興。」也不說:「某弟兄對我講了這種或那種話。」

就這樣,他生活了一輩子;他離死越近,對如何生活並死於謙虛和神貧內,以及如何圓滿修成各種美德,越形謹慎和留神。

47聖人所訓示的完美服從

聖父方濟經常說:「可愛的弟兄們,要迅速並立即執行命令,別等待這命令再次下達。別說,這命令不可能實現;因為如果該命令超過你們的力量,至聖服從的美德將不致不支援你們。」

48 聖人如何將完美的服從者比作死屍

一次,當聖方濟與其同伴們相處一地時,他埋怨說:「在 全世界幾乎找不到一位服從上司的聖善弟兄!」其同伴立即向他說:「父親,請告訴我們,什麼是最聖善最完美的服從呢?」為答覆這問題,他將完美的真正服從 者,比作一具屍體,他說:「猶如一具屍體,你可以隨心所欲地將它安置在任何地方;你將看到,它被搬動時,毫不抗拒,也不埋怨其被安置的位置,也不要求人不 要動它。如果你把它安放在高位上,它必不傲視一切,反而兩眼下視。如果你給它穿上絳紅色的衣服,它越顯得憔悴。同樣,一位真的服從者,不追問自己為什麼被 調動,也不關心自己被安置在何處,也不請求調往他處;他若被提昇至高位,他仍然謙虛,一如以往;他越受人尊敬,他越自視卑不足道。」

如果命令直接並自動來自上司,而非來自屬員的請求,服從這樣的命令,才是聖人所講的真的服從。他認為至高至聖的服從是沒有血肉成分的服從,是人在聖神策動下,到教外人的地方去,為幫忙教外人或是為了希望殉道。聖人認為尋求殉道的機會是真正中悅於天主的服從。

49 聖人認為貿然因服從聖願而出命,以及抗拒因服從聖願而出的命令,二者如何危險。

聖方濟認為因服從聖願而頒發命令應當是少有的事;這不是馬上應予使用的第一武器,而應是最後才用的方法。他說:「人不得太快放手於劍上。」又說:「人如沒有 遲於服從的理由,或不趕快服從因服從聖願而出的命令,這人必不敬畏天主,亦不尊重人。」上述二者最為真實無偽。將權利交給一位貿然動用權力者,真如將一把 劍交於一位怒氣沖天的人手中。再沒有比一位不理或蔑視服從聖願的弟兄,更為不幸與可悲的人。

50 聖人怎樣答覆了嘗試說服他,為弟兄們求得自由宣講許可的人們。

若干位弟兄們曾向聖人說:「父親,你不知道,為了某些主教不肯許可我們宣講,而使我們在一個地方無事可做,空等好幾天?假如你向教宗在這問題上求得一個特權,不是更好嗎?因為這與救人靈魂的大事有關啊!」

聖方濟嚴厲責斥他們說:「你們小弟兄們,還不了解天主的旨意,也不讓我依循天主所願意的途徑,歸化全世界?因為諸事之先是我願意以謙虛和對他們的尊敬歸化主 教們;及至他們見到了我們聖善的生活方式,以及我們對他們的謙虛和尊敬,他們自然要請求我們宣講,以歸化其民眾。這些美德將比什麼特權更能吸引民眾聆聽你 們的宣講;因為特權只能引發你們的自尊自大。假 使你們不受貪慾的污染,並能說服民眾恢復教會的權利,主教們將自動請求你們聽其民眾的告解;不過對這點你們不必擔心,因為他們一旦回了頭,他們必將容易找 到聽告解的神父。在我來說,我求天主的唯一恩惠是:總不由人們取得什麼恩惠。我願意尊敬所有人,並願藉著恪守會規,以身教,不只以言教歸化天下所有人們。」

51 當時的弟兄們如不幸得罪了人,如何與人和解。

聖人常說:「小兄弟是天主近來所派遣,以樹立善表給予坐在罪惡陰影中的人們的。」又說:「他一聽到散居於全球的聖善弟兄們的偉大成就,他便猶如沐浴於甘美的香液中,又如為寶貴的香料所傅。」

一 次,一位弟兄在由Cyprus地方來的一位貴人前,對另一位弟兄說話粗暴。不過,他事後立即理會到那位弟兄因了他的出言不慎而受窘。他遂對自己大發雷霆, 並拾起一些驢糞,放到自己口中,然後咀嚼著說:「這舌根既然發出了毒汁,並危害了我的弟兄,它就理當嘗到驢糞的滋味。」該位貴人一見此事,便大為驚異,並 滿渥神益而去,而且將他自身及其全部財產置諸弟兄們手中。

所 有弟兄都謹守下列習慣不誤:如有人講了有害或有辱他人的話時,此人必須立即匍匐在地,口親受辱者的腳,並謙虛地請求寬免。聖父方濟如聽到其兒子們樹立聖德 的芳表,便為之興高采烈,並對以言以行引罪人熱愛基督的弟兄們降以無比的遐福。他自己既充滿了救人的神火,故當然希望其兒子們,在這點上肖似他。

52 基督怎樣在聖人的同伴Leo兄弟前埋怨了他們的忘恩與自大。

一 次,主基督對聖方濟的一位同伴Leo兄弟埋怨說:「良兄弟,我對弟兄們很不開心!」良兄弟答說:「主,那是為什麼呢?」主說:「為了三個理由:第一,因為 他們不肯承認我給予他們的祝福;一如你所知,我降與他們的祝福,如何豐富並一無條件,即便他們不耕種,也不收割。第二,他們整天無所事事,專門抱怨。第 三,因為他們互相激怒,而不願言歸於好,並不願寬恕得罪他們者。」

53 聖人如何謙虛地答覆一位以聖經疑難詢問他的道明會博士。

當聖方濟小住於Siena城時,一位道明會的神學博士前來造訪他。這位博士為人謙虛、誠實而又具有靈修精神。他與聖人討論了我主基督的聖言;片刻後,他對厄 則克耳先知書第三章的一段話:「幾時我以死亡警告惡人,你應以言語代我警告他們。」提出疑問說:「好父親,我知道許多歹人,生活於死罪中,而我卻未曾對他 們的罪做出警告。莫非他們的靈魂將向我追討嗎?」聖人謙虛地說,他並非學者,所以最好是去向博學人領教,而他不應對聖經的問題,提供意見。但謙虛的博士 說:「弟兄,我雖然聽過許多學者對這段聖經所做的解釋,但我非常喜歡知道你的意見。」於是,聖方濟說:「這段聖經籠統地說,我認為它的意思是:一位天主的 僕人,其生活方式及聖德應當如此發熱發光,致使其善表的光明及其一舉一動的虔誠,對所有惡人構成一種譴責。這樣一來,其生活的光明及其聖德的芳香便能使人 人注意到自己的敗壞。」

這位道明會博士,因了聖人的解釋而受益良多。他向聖人的同伴們說:「這人的神學是以純潔與靜觀為基礎,他好像翱翔於高天的神鷹,而我們則如在地上爬行的毛蟲。」

54 論弟兄對神職人員應表示的謙虛及和平。

聖方濟希望其弟兄與所有人和平相處。但是尤其以言教及身教表示了弟兄們對神職人員更當如何謙以自牧。他說:「我們之被派遣正為了幫忙神職人員拯救人靈,並使 我們補救他們的不足。不過,人們領受的酬報,並不以其職分而是以其事工為標準的。我的弟兄們,請切記勿忘,贏取人靈是最中悅天主的事;我們如能與神職人員 合作無間,並和睦工作,較諸與他們作敵對要強得多。不過,假使他們妨礙民眾的得救,天主將在祂預定的時候處罰他們。故此你們要服從上級,在你們方面不應有錯誤的嫉妒之事。如果你們是和平之子,你們將爭取到神職人員和民眾二者;而這比爭取到民眾而與神職人員發生齟齬要更悅樂天主。你們要掩飾他們的失誤並彌補他們的缺陷!你們如能這樣行事,仍然要比以往更為謙虛。」

55聖人如何謙虛地由亞西西本篤會院長手中取得了天使聖母堂,並如何希望生活于此處的弟兄們謙虛自持。

聖方濟一見到主有意增高弟兄們的數字,便對他們說:「我至愛的弟兄及孩子們,我確知天主有意增加我們的人數。如果我們能由主教或由聖Ruffino歌詠團, 或由聖本篤會的院長,求得一座可以在裡面誦唸日課的聖堂,並在接近聖堂的周圍有幾間可供弟兄們休息和工作的又窮又小的,由泥土和枝條造成的小屋,我認為似 乎不錯,而且也很吻合我們修會會士的身份。因為現在我們所住的地方既不相宜又不敷用。何況主有意增進我們的人數,而在這裏,我們卻缺乏一座可以誦唸日課的 聖堂。還有,如果有弟兄逝世了,將他埋葬於在俗神職人員的聖堂裡亦不合適。」對聖人的上述建議,所有弟兄無不表示支持。

於是,他去見了Assisi主教,並將他的請求呈報於他;但主教說:「弟兄,我沒有可以供你用的聖堂。」歌詠團也做了同樣的答覆。然後,他去見 Subasio山聖本篤會院長,也向他提出同樣的申請。這位院長為同情心所動,在與其修士們磋商後,並在天主聖寵及聖意策動下,將當時他們所有最小和最窮 的Portiuncula聖母堂賜給了聖方濟及其弟兄們。院長對聖方濟說:「弟兄,看,我們答允了你的請求;不過,假如天主恩賜你們的修會壯大起來時,我們有意使這地方成為你們整個修會所有聖堂的首座聖堂。」這建議為聖人及其弟兄所樂意接受,同時他們對這地方又感到非常滿意,尤其因為這聖堂名為基督之母聖堂,同時它又小又窮。聖人又感到欣慰的一點,是 這地方名為Portiuncula,這名字預告它註定將成為貧窮小兄弟們的首座聖堂,因為這名字由最早即已見知於世。故此聖人慣於說:「這是天主所以不讓人們給弟兄們其它聖堂,或不讓人們替他們起建一座新的聖堂,而只要弟兄們擁有這座聖堂的理由。因為如此一來,一個古老的預言始能為即將來臨的小兄弟們所應驗。」雖然這座聖堂很窮而近乎倒塌,但Assisi及整個該區域的民眾久久對它保持著尊敬之情。今天人們對它的尊敬仍在日日增進。

所以,弟兄們立即到那裡住下,而主則幾乎天天在增加他們的人數。同時他們芬芳的聲望迅速散佈於Spoleto山谷及其它許多地方。不過,古時這地方曾被稱為天使聖母的聖殿;據說在這裏往往聽到天使們在唱歌。

縱然本篤會的院長及其修士完全白白地將這小堂送給了聖方濟及其弟兄們,但聖人—一位有經驗的好建築師-立 意將自己的屋宇:修會,建築在絕對神貧的基礎上。因而每年給該院長及其修士們送一籃小魚,為使弟兄們記起他們的神貧和謙虛;記起弟兄們不得擁有任何屬於自 己的土地;記起他們不應居住於其所有權不屬於他們的處所,以及他們沒有權利購買並出售任何土地。但弟兄們每年送魚給本篤會時,本篤會士則慣於送給弟兄們一 罐油,為紀念聖方濟的謙虛,因為送魚一事,完全出自聖人的意願。

我們這些與聖方濟一起生活過的人們作證:聖人曾隆重肯定,自己曾接受了一個啟示,即聖母喜愛這聖堂超過全世所有其它聖堂;因為天主在這聖堂內曾經恩賜了許多 神寵;使得他自此以後對這地方懷有絕大的尊敬與熱誠。並為了使弟兄們將這事永誌於心,他曾於臨終時命人將這點寫入遺囑中,並要所有弟兄都尊敬這聖堂。果 然,他在臨終時,當著總會長及其他弟兄面前說:「我願意以遺囑委託並遺贈這Portiuncula會院給我的弟兄們,目的是為叫他們經常對這地方懷有絕大 的尊敬和熱誠。早期的弟兄們經常如此行事;因為這地方是聖的,是基督及聖母所喜愛和揀選的;他們曾以恒久的、日夜無間的祈禱來保持這會院為聖地。如果他們 在許可講話的時候談話,他們必以生動的熱誠來討論光榮天主和救人靈魂的問題。假使有人開始談論無益的閒事—即使很少有這種事—其他弟兄必立時加以糾正。」

「這裡的弟兄們慣於以許多齋戒、減睡,或因缺乏衣物而忍受寒冷,以及以粗重的勞動來使自己的肉體就範。他們為避免空閒而幫助窮人於田間,並在工作後給他們分施愛天主的食糧。他們以上述種種及其它美德的善行來維持自身於聖德。但自那時起,由於拜訪此地的弟兄及信友較前大增,又由於弟兄們在祈禱的熱忱上遠遜於以往,故其紀律也較前鬆弛,因而也較前更加自我縱容於談論無益的閒事和俗事,使到人們對這地方已不如此尊敬和熱心,一如我所願望者,和人們至今所做者。」

聖人講完上述一切後,便發著極大的熱火說:「我願意此地常常直接隸屬總會長的控制下,為能以極大的關心和責任感使這裡有一座聖善的會院:家庭。這裡的神職人員應當是特選的、聖善的和上好的弟兄,他們應知道如何誦唸日課經,使得不獨在俗信友,連其他弟兄們也懷著絕大的熱忱,樂意看到並聽到他們。同樣,我要在這裡服務的非神職弟兄們,應當是特選的、聖善、明智、謙虛和忠實的人。我不願其他人,在俗信友或弟兄,進入此地,只有總會長和服務他們的非神職弟兄除外。這裡的弟兄們,除與服務他們的弟兄和拜訪他們的總會長外,不得與任何人談話。同樣,服務他們的非神職弟兄也不得與他們閒談,或講論世俗閒事,或其它無益於靈修的新聞。尤其我希望任何其他人不得進入此地,以保持其聖潔無疵,並使此地除有裨於人靈的事外,一無所聞,一無所知。但願此地的聖潔,因了頌揚天主的聖詩而得維持於不墜。」

「幾時有弟兄離世歸主,我要總會長由其它會院派遣一位有聖德的弟兄來補缺。即使其他弟兄們有時不免脫離其純潔與聖善,但我希望這些堪受祝福的弟兄們保持其為全會的明鏡與聖善的楷模,就如在天主和聖母聖座前常燃不熄及永放光明的明燈。願天主為了這地方的緣故而寬免一切弟兄的過犯和缺陷,並保護這小樹:我們的修會於永世!」

56 聖人以清掃聖堂來表示其對聖堂的尊敬。

當聖方濟居住於Portiuncula會院,而弟兄人數尚不多時,他常到Assisi城附近的村莊裡宣講補贖的道理。當時他常隨身帶有掃帚以清潔不乾淨的聖堂;因為他如發現聖堂不如他所願意的那樣清潔時,他便為之不快。

故每次講完道理後,他總想將所有司鐸召集在非神職人員聽不到的處所,為向他們講論救人靈魂的事,並特別強調他們怎樣應特別對聖堂和祭台的清潔,乃至對所有與舉行至聖奧跡有關的一切的清潔,多加關心。

57 一位農友如何因為看到聖人謙虛地清掃聖堂而回頭入了會並成了一位有聖德的弟兄。

一次,聖人到了一座接近Assisi的聖堂中,並開始清掃工作。這消息立即傳遍全村,因為民眾時時喜歡見到聖人,尤其喜歡聽他講話。但有一位名叫John的極其單純的人聽到這事時,正在耕田;他便立時到聖人那裡,他一見聖人正在謙虛地清掃聖堂,就向他說:「弟兄,請給我你的掃帚,我要幫你掃。」遂即由聖人手中接過掃帚來,清掃了聖堂的其餘部份。

及至二人一同坐下時,John向聖人說:「弟兄,我很久以前,便有意事奉天主,尤其我聽到你及弟兄們的事時;但我未能找到你。現在天主樂意讓我找到你,我願意做你認為是最好的事。」聖人看出他的熱忱,便感謝了天主,因為那時他的弟兄還很少;同時,這人的聖潔和單純頗能使他成為一位好會士。於是,便對他說:「弟兄,如果你有意加入我們的行列,度我們的生活,你必須放棄你擁有的一切,並施捨給窮人;正如聖福音訓誨我們的。因為所有弟兄都盡其可能做了這事。」

這農友一聽這話,便回到他將牛留在那裏的田裏,並將牛解開,牽了其中的一頭到聖人跟前說:「弟兄,我曾服務了我父親及家人好多年,雖然我應得的一份產業微不 足道,我卻願意將這頭牛牽來作為我應得的一份產業,以便按你的意思分施窮人。」他的父母和弟兄一知道他有意離開他們,就大聲哭喊起來,並發出如此的傷心及 哀痛,使得聖人也為之動心。因為他們的家庭,人多而單純,就對他們說:「請替我們準備一餐飯,好讓我們吃一頓。同時請別哭!我要叫你們皆大歡喜!」他們立 時準備了飯,並高興地一同用了飯。

飯後,聖方濟向他們說:「你們這位兒子,立意事奉天主,你們不應為此愁苦,反而應為之喜慶;因為這為你們全家帶來靈魂肉體雙方面的福氣和光榮,不單在天主面 前如是,在人面前亦無不如是。因為天主將因你們的骨肉而受到尊敬,而我們所有弟兄也將成為你們的兒子和弟兄。我不能也不得將你們的兒子還給你們,因為他是 天主所造,他願意事奉他的造主,而事奉造主正是為王。但為安慰你們,我願意將這頭牛還給你們,就如他願意把牠給與窮人一樣;雖然他原本應依福音聖訓給與窮 人。」眾人都為聖人的話所振奮,並因了那頭牛的失而復得感到異常的慶幸,因為他們真的很窮。

由於聖人非常喜愛純潔與樸實,無論此二者出在自己身上,或出在別人身上。故他立時替John兄弟穿了會衣,並謙虛地選他為自己的同伴。John兄弟如此純 樸,以致他認為自己有義務倣效聖人的每個行為。因此聖方濟如果在聖堂或其它處所站著祈禱,他就細心觀察他的一切,為能效法他的每件動作。如果聖方濟跪下, 或舉手向天,或吐唾或嘆息,他也照樣行事。聖方濟發覺了這點後,便笑著責斥了他的這種作風。可是他答說:「弟兄,我曾許願,要在一切事上效法你。」而方濟 則因見他如此純樸而大為驚奇和喜樂。

John兄弟在各種美德上,做了超凡的進展,使得聖人和弟兄們對他的成德,莫不感到驚奇。不多幾年後,他死於聖德中。其後聖方濟慣於懷著絕大的喜樂同弟兄們談到John兄弟的回頭,而且聖人談到他時,不說John兄弟,而說「聖John」。

58 聖人如何與癩病人使用同一飯碗,以懲罰自己貶抑某癩病人的過失。

聖方濟回到Portiuncula會院時,見到了樸實的James兄弟帶著一位渾身濃血的癩病人在那裏。由於聖人曾將這位及其他多位癩病人委託James兄 弟照料,而這位弟兄對那些癩病人猶如一位大夫,愉快地撫摸他們的傷處,洗滌並照顧他們。因為當時弟兄們慣於生活並居住於癩病院中。

聖方濟責斥James兄弟說:「你不應當將基督的弟兄由醫院中領到這裏,因為這為你和他們都不相宜。」聖人雖然願意他服務癩病人,但不願意他將一位渾身在流濃淌血的癩病人帶出醫院外面,怕人們見了噁心。

但James兄弟如此單純、樸實,以致他慣於將他們帶至聖母堂,就像他們是弟兄們的同事一樣。而聖方濟則慣於稱呼癩病人為「基督內的弟兄」。

聖方濟一說了這話,便開始自責,因為他感覺到自己責斥James兄弟的話,有貶抑癩病人的意味。於是,他為了賠補天主及癩病人,就在當時的總會長、 Peter Catanii兄弟前告明了自己的罪。繼而向他說:「我願意你核准我為賠補這罪而選擇的補贖;我求你千萬別反對。」Peter兄弟說:「弟兄,你可以做你 願意的事。」由於Peter兄弟尊重並敬畏聖人,故他決不敢反對他,即使多次感到懊悔。

於是聖方濟說:「這是我的補贖:我要與我在基督內的弟兄使用同一飯碗吃飯。」故此聖人與癩病人遂同坐於一個餐桌上,有人將一隻碗放在聖人與癩病人之間。該癩 病人是遍體濃血,非常令人噁心的一位,尤其他用以取用食物的手指也淌著骯髒的濃血,以致他將指頭放入碗裡時,濃血亦滴落在裡面。Peter兄弟及其他弟兄 們一看這事,不禁為之感到震撼,但由於他們對聖父方濟的敬畏,一句話亦沒有敢說。

撰寫這段史實者證實:他曾親眼看到上述一幕。

59 聖人怎樣以謙虛的祈禱使惡魔逃逸。

一次,聖方濟朝拜了位於Spoleto山谷,接近Trevi城的聖Peter of Bovara堂,同他一起的還有在俗時曾榮為「詩王」的Pacificus兄弟,他曾是宮廷中歌手們的師傅。但該聖堂是一座無人照料的地方。聖人遂對 Pacificus兄弟說:「你回癩病院去吧!我有意獨自一人留住這裡。不過,明日早晨要回到我這裡來!」

於是,聖人獨自留在那裏了。他唸完夜禱經和其他經文時,便準備休息和睡覺,但不能如願以償,因為他的心神恐懼害怕,他的肉體顫抖,並開始受到魔誘的襲擊。於 是,他畫了一個十字,並立時走出聖堂,說:「因全能天主之名,我對你們惡魔們說,對我的肉體,你們可以做,主耶穌基督許可你們的一切,因為我準備忍受一 切。我的肉體是我最大的仇敵,你們等於對我的死仇和兇狠的敵人採取報復。」話一說完,魔誘立時停止;同時他一回到他躺臥的地方便平安入睡了。

60 Pacificus兄弟的神視以及他怎樣聽說Lucifer的寶座乃是保留給謙虛的方濟的。

第二天早晨,Pacificus兄弟回來了,並見到聖人在祭台前祈禱。他為了等候聖人,便在唱經樓外的苦像前舉行祈禱。他一開始祈禱,便神遊於天──是不是 他的靈魂離開了肉體,我不能說──他看見天上有許多寶座;其中之一特別高貴和榮耀並裝飾有許多閃亮的寶石。他對這寶座的美麗,驚奇不已,同時又心想這寶座 究竟是屬於誰呢;忽然,有聲音告訴他說:「這原是Lucifer的寶座,然而謙虛的方濟行將擁有它!」

Pacificus兄 弟醒來後,聖方濟便出來與他會合。Pacificus兄弟立時匍匐在他腳前,雙臂作十字形,並凝視聖人,猶如已坐於上天寶座上的一樣,說:「父親,請答允 我的請求,請代求天主赦免我的罪過!」聖方濟遂伸開雙手,扶他起來。他知道Pacificus兄弟祈禱時曾有了神視,因為他好像前後如出兩人;同時,他對 聖人講話,好似在同一位業經為王於天上的人講話一樣。但Pacificus兄弟不願提到他的神視,而開始談及其它事。最後,他向聖人說:「弟兄,你對你自 己作何構想?」聖人答說:「我想我是世界上最大的罪人!」Pacificus兄弟立時在心中聽到有聲音說:「因了這信號,你可以確實知道,你在神視中所 見,絕非虛偽。」因為猶如Lucifer因了自大而由寶座上被推下來;同樣,方濟由於謙遜而被舉於其寶座之上。

61 聖方濟如何赤裸著身體,並在頸上套著繩子被領到民眾前。

一次,聖人在大病初癒後,感到自己患病時太過自我縱容,即使他只吃了很少的一點。所以在他的四日熱尚未完全康復時,他便起了床,並召集了Assisi民眾於 廣場上準備宣講。宣講畢後,他囑咐民眾不要離去,而要等他回來。他遂與幾位弟兄和曾經當過歌詠團團員並為聖人選為總會長的Peter Catanii兄弟進入了Ruffino主教座堂。他以服從聖願命令Peter兄弟要毫無爭辯地執行他所吩咐的一切。Peter兄弟答說:「沒有你的許 可,無論是對你或對我自己,我不能也不應該做任何事。」於是,聖方濟脫去了自己的會衣,又要Peter兄弟在他頸上套了一條繩子,並將赤著身子的他,牽引 到他向民眾宣講的處所;到了該地方後,Peter兄弟還應將土撒在他頭上;──但在這點上,Peter兄弟沒有服從他,因為他對聖人深表同情和愛憐。但不拘如何,Peter兄弟曾一如聖人之命,將繩子套在他的頸上,並牽引了他。可是為了對聖人的同情與愛憐,不獨Peter兄弟,其他弟兄們也都大哭起來。

及至聖人赤著身子被拉到民眾前,亦即他曾在那裏宣講的地方後,便對民眾說:「凡你們追隨了我,因而放棄世俗並入了修會的人們,都相信我是一位聖人;但我在天 主及你們面前承認在我患病時,曾用過肉食和以肉燉過的食物。」民眾大多數為了對聖人的熱愛與同情而痛哭起來,尤其因為當時正值嚴冬時分,十分寒冷,而聖人 的四日熱尚未完全康復。他們便捶著胸膛自訟自承說:「我們深知,這人度著聖人的生活;因為他自從皈依基督後,經常以齋戒及其他苦工將自己的肉體折磨到像一具屍體。如果他為了食用應當和必須食用的食物而良心感到不安,因而自訟自承;則我們這些整個一生曾經以取悅肉欲為事,而且現在仍然如此行事的不幸者,更該如何呢?」

62 聖人怎樣願意人無不知他的肉體所享受的舒適。

另一次,他小住於某會院時,亦即他恪守由聖Martino日(十一月十一日)至聖誕節前夕的嚴齋時,曾取用了一點以豬油烹調的食品,理由是:由於他的虛弱,其它的油很不利於他。他在嚴齋結束時,亦即他給大批民眾宣講時,他的開場白是:「你們很熱誠地來聽我講話,都以為我是一位聖人;但我在天主及你們眾人前承認:我在嚴齋內曾經吃用了以豬油烹調的食物。」

他每逢與非神職人員共食時,或弟兄們為了他的病弱而替他預備一點可口的食物時,他必將這事公佈於不知道這事的弟兄前說:「我用了這樣或是那樣的食物。」因為他不願將天主知道的事,隱瞞任何人。同樣,不論在何處或與什麼人在一起,如果他的心神受到驕傲、虛榮或其它罪惡的誘惑,他就立即毫不隱瞞地公開告明於人們前。一次,他對其同伴說:「在任何會院中或任何其他地方,我願意這樣度日,就像人人都看到我一樣。因為如果他們以為我是聖人,而我的生活卻不相稱一位聖人,我便是偽善者。」

一次,正值天寒地凍時,他的一位作他院長的同伴,有意在其會衣下面加縫一塊狐皮,以保護其脆弱的肝和脾;聖人說:「你如要我穿用一塊狐皮於會衣下面,就必須在外面也加縫一塊狐皮,為使人人知道,我在會衣下面也有一塊。」於是,事情就這樣照辦了。不過,這為他雖然極其需要,他卻很少使用那會衣。

63 聖人如何在救濟窮人後,立即將其虛榮心公開出來。

聖方濟在Assisi城內時,一位窮老婦人請求他為了天主聖愛給她一點什麼,聖人馬上由自己身上脫下外衣給了她,但又立即向隨從他的人們控告自己的虛榮心。

我 們曾見到並聽到許多這類高深謙虛的事;使得我們清楚認識他的人們無法加以全部的口述或筆錄。但聖人關心的首要點,是他決不願在天主前作一個假善人。雖然為 了患病,寬免是無可避免的,但他仍然時時自覺應替弟兄及其他人們樹立善表。故此,他經常忍耐地承受所有貧乏,以便去掉各式藉口或託詞。

64聖人怎樣設身處地描繪了完美的謙德

總會議即將開幕時,聖方濟向其同伴們說:「我認為,除非我具備我所描繪的下列情形,我絕非一位真正的小兄弟。假使弟兄們以極大的尊敬和熱忱請我參加會議,但 我則為他們的熱誠所感動,因而同他們一起參加了會議。會議中,他們又請求我宣講天主聖言,並在他們前發表演講。於是,我便起來,依聖神的策動對他們做了宣 講。假使在我宣講結束後,他們眾口一詞地反對我說:『我們不要你來管理我們!你缺乏必要的口才,並太過愚昧和簡單。我們有一位如此簡單和可鄙的人作上司, 實在太丟人了!所以,以後請別再妄自尊大,自稱為我們的上司了!』於是,他們便在辱駡及輕蔑中將我革職。我認為:除非我能在他們不要我作上司,並在辱駡聲 中將我革職時,我能同樣喜樂,就如他們極端尊敬我時一樣,我絕非真正的小兄弟;只要上述二者,即他們尊敬和辱駡我二者,能為他們帶來同等的福利,而這福利正是我希望的首要對象。如果他們頌揚並尊敬我時──這原本是不利我的事──我自覺幸福與高興,則他們辱駡我時,我更應感到高興,因為他們的辱駡只能替我的靈魂帶來神益。」

65 聖人如何在派遣弟兄們到遠方後,他自己也有意謙虛地看望他們。

會議閉幕後,許多弟兄曾被派遣至海外,聖方濟和若干位弟兄則留住於原地。聖人向他們說:「至愛的弟兄們,我的責任是作眾弟兄的表率和楷模。故此,我既派遣弟 兄們到遠方去任勞任怨、忍飢受餓、吃苦受辱,則正義和謙虛要求我也同樣到遠方去;目的是為使弟兄們因聽說我在與他們一同含辛茹苦,他們必定更容易忍受他們 的坎坷與不幸。所以,我請你們祈求天主,讓他指引我為光榮天主,為救人靈魂,應當去什麼地區工作,俾能替我會樹立善表及示範。」

由於聖父方濟有意去某地區時,經常先行祈禱,並且命令弟兄們祈禱,求天主指示他的心神,並到天主最喜歡他去的地方。於是,弟兄便退去祈禱,祈禱後,又回到聖 方濟那裏。此時,聖人洋溢著神樂對他們說:「我因主基督及童貞聖母瑪利亞和諸聖人之名,選擇去法國,因為那是一個公教國家,那裡的人比其它地區的人對基督 的聖體表現出特別的恭敬。這為我,構成了絕大的愉快,我很樂意生活在他們中。」

對基督的聖體,聖人懷有特大的敬意和熱忱,致使他曾命令人將這點寫入會規內;為使弟兄們,無論生活何處,必須想到並注意這事;他也要他們請求司鐸們,將聖體供於相稱的地方。如果司鐸因了忽略而不這樣行事,弟兄們應自己去做。

聖人曾有意將下列一點納入會規:弟兄們,無論在何處,如果發現我主基督的聖名或用以成聖體的聖言,被扔在不相宜的地方,他們應將它撿起,並置諸相宜的地方; 他們這樣行事,是為尊敬主的聖言。雖然他未能將這點納入會規,因為會長們以為不應強逼弟兄們如此行事;但卻在遺囑及其它著作內,將它清楚寫出了。果然,在某一時期,他曾派遣弟兄們帶著美麗的聖體盒,為的是如果他們發現主的聖體存放在不相稱的地方時,他們便將聖體移放在這些聖盒內,以示尊敬。他也曾有意派遣弟兄們帶著,用以製作漂亮及純潔祭餅的鐵鉗子,為分贈與需要的司鐸們。

聖人在選定了自己願意他們作自己旅行伴侶的弟兄們後,便向他們說:「你們要因主的名兩個兩個地上路吧!你們要謙虛、單純,由早晨至午前祈禱時要守靜默,在內 心要常祈禱天主,萬勿遊手好閒,談無益的閒事!縱然你們是在外行路,你們的言談要同在會院中一樣謙虛而熱誠。因為無論我們在何處,去何處,我們時常帶有我 們的小屋;我們的肉體弟兄就是我們的小屋,而我們的靈魂便是隱居於小屋內的隱修士。故我們應不斷祈禱並默想天主。假使一個靈魂不能在其小屋內安靜自持,則 以人工造成的小屋為一位會士,也將沒有多少價值。」

聖方濟一行到了Florence城時,見到了行將榮為教宗Gregory九世的Ostia主教Ugolino大人。這位樞機一聽聖人說自己決定到法國去,就 禁止了他說:「弟兄,我不要你越過Alpes山,因為那邊有許多主教有意在教廷內危害你修會的前途。假使你留在此處,我和其他樞機由於熱愛你的修會,我們 將樂意保衛並支持你的修會。」

聖人答說:「主教大人,假如我派遣我的弟兄們到遠方去,而我卻留住此處,不能分擔他們為天主吃的苦頭和不便;我將害羞到見不得人了。」樞機好像在責斥似的 說:「為什麼派遣你的弟兄到那麼遠的地方?為叫他們在那裡餓死或苦死?」為先知之神所策動的方濟,以高度的熱忱答說:「主教大人,您以為天主興起小兄弟會 專門為了這些地區的利益?我隆重地向您肯定:天主揀選並派遣弟兄們,是為了造福全世界,並為救全人類,他們不獨為信友國家所歡迎,亦將為不信天主的人們所 歡迎;他們將爭取到許多人靈。」

Ostia的主教對他的話感到驚奇,並承認他講的是真理。但因為他不願意聖人到法國去;聖人便打發Pacificus兄弟及其他許多弟兄們到了那裡去了;而他自己則回到Spoleto山谷中去了。

66 聖人如何告訴弟兄們怎樣以謙虛和愛德爭取強盜們的靈魂。

一 批深藏於森林中的強盜,偶爾為了求得一點食物,到一座位於Borgo San Sepolcro的弟兄們的會院裡來。有些弟兄們說:給予他們食物是不對的,另一些則以為這樣行事是出於同情他們的困苦並為促使他們回頭。此時,聖方濟到 了該會院,弟兄們遂問聖人,是否可以給他們食物。聖人就對他們說:「如果你們依我的話行事,我深信:天主將使我們爭取到他們的靈魂。好了,請去將一些好的 麵包和葡萄酒送到他們所在的森林那裡,並大聲向他們說:『強盜弟兄們,出來見我們吧!我們是弟兄們,是來給你們送麵包和葡萄酒的。』他們一定要立即出來。 這時,你們應將一塊布鋪在地上,將麵包和葡萄酒擺在布上,並謙虛而愉快地服務他們!飯後,要給他們講幾句天主聖言!最後要以天主聖愛,請求他們答允你們的 首要要求,就是要他們許下,不再襲擊和傷害任何人。因為如果你們馬上要求一切,他們決不肯聽從你們;但由於你們謙虛並且熱愛他們,他們一定要立刻許給你們 這一點。再一天,你們要送給他們奶餅及雞蛋和麵包與葡萄酒,為表示你們很重視他們的許諾。又要服務他們,直至吃喝完畢。飯後,你們要對他們說:『你們為什 麼在這裏等著餓死,和吃這麼多的苦頭呢?為什麼做許多使你們喪失靈魂的惡事呢?為什麼不歸向天主呢?你們若事奉天主,天主必提供你們此世的必需品,並將拯 救你們的靈魂於永死。』此時,天主將因了你們表顯的謙虛與愛德策動他們悔改。」

於是,弟兄們將聖人向他們所說的一切,完全照辦了。仰仗天主的仁慈,這批強盜不只恭聽了他們的話,而且實行了弟兄們謙遜請求他們的種種。此外,因了弟兄們對 他們的謙虛和友善,他們也開始謙虛地服務弟兄們,並替弟兄們將木柴背到會院裡。而且後來他們中若干位還入了會,其餘的都告明了自己的惡行,並做了補贖。他 們將自己的手放在弟兄們手中,許下自己將靠勞動生活,再不洗劫別人了。

67 聖人怎樣遭到惡魔的毒打,並因而得悉:住在謙卑的地方比與樞機同住更中悅天主。

一次,聖方濟到了羅馬,並拜訪了Ostia主教。他與樞機同住了一段時期後,又拜訪了他最敬愛的Leo樞機。由於時值嚴冬,又值風雨交加,頗不適於步行,故 Leo樞機請他與自己同住數日,而且他要提供他的食物與他提供給其他乞丐和窮人的食物完全相同;因為乞丐慣於每天在樞機處用飯。他這樣說話,是因為他深知 聖人作客時,喜歡人們待他如乞丐,縱然教宗與樞機們極其尊敬與熱誠地歡迎他如聖人。又說:「如果你喜歡,我將為你指定一間你可以在那裡祈禱和吃飯的僻靜屋 子。」Angelo Tancredi是方濟最初十二弟兄之一,當時在樞機那裡,他向聖人說:「離此處不遠有一座寬敞而僻靜的塔,在那裡你可以同在會院裡一樣生活。」聖方濟一 見了那地方,就很喜愛了它;於是,就回到樞機那裡說:「主教大人,或許我要與您同住幾天。」樞機為之感到慶幸。Angelo兄弟遂為聖人及其同伴在塔裡準 備了地方。由於聖人在與樞機同住的時期內,無意離開這塔一步,所以Angelo兄弟許下每天替方濟及其同伴送飯。

聖人與其同伴住進該塔的第一夜,他正想睡覺時,惡魔便來痛打了他一頓;聖人遂叫來其同伴說:「弟兄,惡魔痛打了我一頓,我願意你和我在一起,因為我獨自一人 好害怕。」於是,他的同伴在那一夜便留在近處,因為他渾身打顫,就像發高燒一般。就這樣,那一夜兩人整夜未曾入睡。此時,聖人向其同伴說:「惡魔為什麼打 我呢?天主為什麼給他傷害我的權限呢?」繼而又說:「惡魔是天主的刑警;正如政府派遣刑警來處罰犯錯的人;同樣,天主也藉惡魔:他的刑警和僕役來糾正他所 喜愛的人。就連成德的會士也不免有時為了無知而犯罪。所以,他如不理會自己犯的罪,他便難免不受到惡魔的懲處,為的是使他明瞭並注意自己如何犯了罪,無論 是內在的或外在的罪。因為在此世,天主對他所喜愛的人,是無罪不罰的。仰仗天主的慈愛及聖寵,我本不知道,我是否曾在某事上得罪了他,而未立即告解,或者 並未加以補償。天主的仁慈曾恩賜我在祈禱時清楚看到我在什麼事上中悅或不中悅了他。或許天主藉其刑警來懲罰我,是因為樞機大人雖有意善待我,同時,休息對 我的肉體又不無必要;但全世界所有忍飢受餓,並吃苦受辱以及生活於狹小山洞中的我的弟兄們,可能因為我作客於樞機大人處而找到埋怨和反對我的理由。他們可 以說:『我們在這裏吃苦受罪,而他則居住於豪華的宮殿中!』可是,我時時有義務樹立好榜樣,這是天主將我賜給他們的原因。因為我如生活在他們又窮又小的洞 穴中,我的弟兄便比我居住於別處更能取得神益;同時,他們如果聽說我也吃同樣的苦頭,他們必更心甘情願地忍受他們的困難和不幸了。」

聖父方濟經常最關心的首要事項,便是替我們眾人樹立好表樣,和避免可以使弟兄們抱怨的機會。因此,他無論健康或患病,他曾吃了很大的苦頭,使得深深認識他的 弟兄們,猶如我們這些與他同在一起,直至其死的人們,每次聽到或是想到他所吃的苦便情不自禁地涕泗交流,同時也更愉快而情願地忍受自己的貧乏與痛苦。

於是,聖人一早便由塔上下來,並謁見了樞機,報告了他夜間的事及其與同伴所吃的苦頭;他說:「人們以為我為聖人,但惡魔卻將我由塔上趕下來。」樞機雖然很喜 歡以他為客,但亦知道並尊重他為聖人;方濟既不願住下去,他也不願反對他。所以聖人遂向他告別了,並回到Rieti附近的Fonte Colomco會院裡去。

68 聖方濟怎樣申斥了有意追隨智能及學識的途徑而放棄謙虛道路的弟兄們,以及他如何預言了修會的革新及其恢復到初期的情形。

聖人在參加招開於Portiuncula會院的會議時,──這會議號稱為草蓆會議,因為五千名弟兄們所用以避風遮雨的住所,是由草蓆搭成的棚子──若干較為聰敏和有學識的弟兄曾去見當時也在場的Ostia主教,並向他說:「主教大人,我們希望你說服方濟兄弟,使之聽從比較明智的弟兄們的勸告,並接受他們的開導。」他們也援引了含有修會生活原則的聖本篤、聖奧斯丁與聖柏納德的會規。

樞機主教以勸告的方式將他所說種種轉告了方濟。但聖人沒有做出任何答覆,便以手牽著樞機,將他領到集合一起的弟兄們前,並以聖神恩賜他的熱情及神能說:「我的弟兄們,天主曾召喚了我走單純和謙虛的路子,他也真的將這條路啟示了我和有意追隨我的人們。故此,我不願意你們援引其他會規,不拘是聖本篤的或聖奧斯丁及聖柏納德的。除了慈善天主啟示和恩賜我的生活方式外,我不要你們向我推薦任何其他生活方式。主曾告訴了我,他要我在此世成為一種新的樸實人,除這種生活方式外,他不要我們度其他智慧的生活方式。至於你們的智慧和學識,天主將使之蒙羞受辱。我相信:天主的刑警行將處罰你們。最後,無論願與不願,將在良心的不安下再回到原初的生活方式。」

樞機為之非常震驚,並一言未發;所有弟兄也莫不充滿了恐懼之情。

69 聖人預見並預言:學識如何不利於修會以及怎樣禁止弟兄們研究宣講的學科。

聖方濟每逢見到人們為了令人自大的學識而忽略了聖德,或有人為了學識而不再堅持於自己原初的聖召,便非常痛心。他常說:「我的弟兄如甘願受到喜愛學識的迷惑,在患難之日,他們將發現自己兩手空空,一無所有。我寧願他們在聖德上日益壯大,使得患難來臨時,有天主與他們一同出戰。因為書本將一無補益的患難之日即將來臨。此時,書本將被棄於窗外和屋角間。」

他如此出言,並非不喜歡人們研讀聖經,而是不願弟兄們為了取得學識的無謂欲望所欺騙。他寧願他們在愛德方面超群出眾,而不願見到他們因了學識而裝腔作勢。他預感到學識的壞的影響不久便要帶來可怕的災禍。故此他逝世後,曾顯現於一位全神貫注於宣講學的弟兄,並加以責斥和禁止。同時又命令他研究怎樣以謙虛和單純立身處世。

70 在未來患難中入會如何有福,受到考驗的弟兄如何強似其前人。

聖方濟慣於說:「這為天主所喜愛的修會,行將因了邪惡弟兄的惡表而遭人輕視;使得其成員羞於出現在公共場合的時候即將到來。但此時入會的弟兄們,必然完全是在聖神策動下行事的,決不致為血肉所污染;他們真正是天主所祝福的!即使他們為了使人熱烈工作的聖愛日趨冷漠,而不能做出高貴的工作,可是他們卻將受到可怕誘惑的襲擊。不過,他們如果仍然是好弟兄的話,他們必然勝過以前的弟兄們。

但只表面具有弟兄的外貌,並只在表面上度修會生活的人們是有禍的!他們仗恃自己學識而自幸自喜,但真的善行卻一無所有!因為他們不肯獻身於美德,不肯走十字架的苦路,不肯認真作補贖,並認真恪守要他們謹守福音聖訓的聖願。這類人不可能奮力對抗誘惑,而誘惑則是天主用以考驗被選者的正常手段。但,『受試探的人是有福的,因為他經得起考驗,必能得到主為愛祂的人所預許的生命之冠。』(雅一12)至於叛會者的邪惡生活,只能刺激他們加倍努力行善。」

71 聖方濟如何答覆一位問他為什麼對當時修會內的許多弊端不加糾正的弟兄。

一次,聖人的一位同伴向他說:「父親,請原諒我,我想將我們中若干人討論的幾個問題向你陳述一下。」繼而又說:「你知道修會初興時,因了天主的恩寵,整個修會如何在純潔和成德上日新月異,一切弟兄如何以極大的熱誠,在所有事上,嚴格忠實於神貧,如:在狹小、謙卑的住屋和傢俱上,在極少和貧窮的書籍及衣服上。此外,他們在外面的事上,都有一個公共的目的和熱誠,並謹慎恪守我們的聖願和聖召要我們恪守的,旨在裨益眾人的一切義務,使得他們專心一致於上愛天主下愛世人,而成為真的使徒工作者。」

「但不久以後亦即現在,純潔與成德已開始式微;即使許多人的藉口是:弟兄們人數太多,故不可能保持這理想於不墜。何況許多弟兄這樣盲目,以致他們以為民眾因了他們現在的作風,較諸以前更能心神熱誠。他們自以為他們現在的生活更為合理。他們蔑視我們修會的第一原則及基礎,即單純與貧窮的生活方式。所以,我們曾經想過這些事,而且我們亦確切知道它們是你所不喜歡的。但令我們大惑不解者,是你既不喜歡這些弊端,為什麼你竟容忍它們而不加以糾正?」

聖方濟答說:「弟兄,願天主寬恕你!因為你有意批評並反對我,而且有意將我捲入不再屬於我職權的事。當我對弟兄們握有權力時,同時,他們也堅持其聖召和聖願時,他們對我微弱的照料和我的身教及言教,還算滿意,即使我自回頭開始,就經常患病。但後來,我一看主增高了弟兄們的數字,並想到怎樣由於冷漠及缺乏熱誠,他們開始脫離了他們曾經走過的、安全和正確的大道,而進入了引入死亡的寬敞途徑,並不再堅持他們的聖召和聖願,同時他們也不想放棄這危險的死路,既使我不斷以宣講及善表來警告他們。因此我就將會規和領導修會的重任交付給天主及會長們。不過,我在辭掉總會長的職務時,曾在會議內向弟兄們解釋,我的病痛已不再容許我對他們負責。可是,他們如果仍然願意依照我的意思度生的話,我必不讓其他人來作他們的會長;同時,我將至死加強並協助他們。因為一旦屬員們知道聽從其上司的意志,上司們便不必對他們有所焦慮。真的,此時我將對弟兄們的良好進步-無論該進步是由於他們的,或我自身的努力-感到愉快和幸運。此時,我雖病倒在床,我也不覺害羞盡我為上司的職責;因為上司的職責完全是精神的,意即以精神方法來克服、糾正及改掉屬員們的錯失和弊端。但我既未能以身教言教糾正並改掉這些弊端,同時,我又不願做一個行刑者,猶如世俗權力以懲罰、鞭策來處罰人們。我信賴天主,祂將利用弟兄們看不見的仇敵,亦即天主的刑警,來懲罰他們於此世及來世,以便對違犯其命令及聖願者實行報復。我亦希望他們將為此世的人們所譴責、所羞辱、所辱駡,俾使他們再度恢復其聖召及聖願的生活。」

「無論如何直到我逝世之日,我將不斷以善表與善行訓誨弟兄們,以期他們走上天主指示我的途徑,和我以言以行曉示他們的道路。使他們在天主前無話可說,而我也不致被天主傳去為他們交帳。」

71a 下面是聖方濟的同伴兼聽告解司鐸Leo兄弟在接近Assisi的聖Damian堂內寫給Conrad of Offida兄弟的,據說是出自聖人口授的一段話。

聖方濟正在Portiuncula聖母堂講道台後祈禱時,曾高舉雙手請求基督垂憐民眾於即將來臨的巨大災禍。主對他說:「方濟,你若願意我垂恕信眾,你必須如此行事:你要設法使你的修會,堅持曾奠基於其上的基礎,因為,為我來說,全世界上唯有這點是存在的。我承諾與你,為了愛你和你的修會,我將不容任何災難降臨此世。但我告訴你,弟兄們將由我指示的坦途上折轉它處,他們將如此激怒我,使得我起來反對他們。我將傳召惡魔,並給予他們所願望的權力,它們將在弟兄與世界間激起如此的敵對,以致沒有一位弟兄,除在森林中外,敢於穿你修會的會衣。如果世界失去了信德,則除你的修會外,將完全沒有了光;因為我曾將你的修會立為世界之光。」

聖人問主說:「生活於森林中的我的弟兄們將怎樣維持其生計呢?」基督說:「我將養育他們,猶如以瑪納養育了曠野中的以色列人;因為這些弟兄將是聖善的,同時你的修會也將恢復其原始狀況,一如當初肇建時一樣。」

72 人靈的回頭怎樣是靠了謙虛與單純的弟兄們的祈禱和眼淚,而並非如人們所想,是憑了其他弟兄們的學識與宣講。

聖方濟不願其弟兄們寄望於學識及書本,而訓誨他們要建樹其生活於聖善的謙虛;要實行單純及熱誠的祈禱,並熱愛最初弟兄們用以立身處世的神貧夫人。他常說,這是我們得救和裨益他人的安全途徑。因為這是我們為追隨祂而蒙召的基督,曾以言教及身教所訓示我們的唯一道路。

預見未來的方濟因了聖神的燭照知道並且向弟兄們說:「許多人為了救助他人而放棄了他們的聖召,亦即放棄了聖善的謙虛、純潔的誠樸、熱誠的祈禱和對神貧夫人的愛。他們誤以為靠了他們憑苦讀聖經而得來的學識,他們將更有天才,更富有熱忱,更具有神火與聖愛,並更為天上神光所照耀。但事實上,他們內心卻冰冷而又空虛,使得他們無法恢復其原初的聖召;因為他們曾以無益及迷失方向的苦讀,浪費了原應用來追隨其聖召的寶貴時間。我害怕,連他們似乎擁有的神寵,也將喪失殆盡;因為他們完全忽略了天主恩賜他們的聖寵;這恩寵便是堅持並追隨其真的聖召。」

聖人又說:「有許多弟兄竭盡全力來獲致學識,而忽略了自己的聖召,身心雙方都迷失了謙虛及祈禱的正路。他們向民眾宣講而得悉了有人得到了神益或動心作補贖時,他們便因而自鳴得意和自慶自幸,好像這來自別人的神益是出自他們的功績。但他們的宣講實際上只使他們受到損害和定罪。他們除了是那些善人的工具以外,一無成就。而那些善人,才是天主藉他們而得到上述功效的。他們幻想上述人們的回頭、作補贖是出自他們宣講的神益,是靠了他們的學識,其實是天主自己通過聖善、貧窮、謙虛、誠樸的弟兄們的祈禱和眼淚而做出的偉大成績,即使這些樸實的弟兄們並不知道這成績。因為天主的聖意要他們一無所知,免得他們驕矜自大。

這些弟兄才是我圓桌上的騎士,他們隱居於曠野和僻靜的地方,為完全獻身於祈禱、默想和痛哭自己和他人的罪;他們度著誠樸的生活,並謙以自牧;他們的聖德為天主所賞識,有時也為其他弟兄所賞識,但不為世俗所知。及至天使將他們的靈魂呈獻於天主台前時,天主必將顯示其勞苦的果實和賞報,亦即他們因了自己的祈禱和眼淚所拯救的靈魂。此時天主要對他們說:「我可愛的兒子們,這些靈魂的得救是憑了你們的祈禱、眼淚及善表;『由於你們忠於小事,我必委派你們管理大事。』(瑪二五21)其他人以其智能及學識性的言語,工作並宣講了,但卻因了你們的功績,我收穫了靈魂得救的成績。你們要接受你們工作的厚報和果實,這是你們以謙虛和誠樸以及大能的祈禱和眼淚所賺取的長生之國。」於是,這些聖善的弟兄們背著他們的麥捆,亦即其謙虛和單純的果實,愉快而踴躍地進入主的榮福中。

「但那些除知道並指給別人得救的道路外,自己完全不肯努力履行這道路的人們,將赤手空拳站在基督的審判台前,並背著他們令他們含羞受辱的麥捆。那時我們的聖召,即聖善的謙虛與誠樸、祈禱與神貧的真理便要受到舉揚、光榮和謳歌;而那些因了自己的學識而虛張聲勢的人們卻因了他們的生活和他們空洞的宣講出賣了真理,他們說:這真理是虛偽的;他們並且盲目而暴虐地窘難那些行走於真理道路上的人們。在那一天,錯誤和虛偽的意見-他們不獨明言這些意見是真理,而且還使許多人陷入黑暗的幽谷中-最後必被張揚出來,以加重他們的愁苦、迷亂及羞辱。而他們自身偕同他們的錯誤意見將與黑暗之神,一同被投入外面的黑暗中。」

聖人解釋聖詠上的一段話:「不妊者產育了許多子女,而多子者反而生育停頓。」時,慣於說:「不妊者是指聖善、誠樸、謙虛、神貧及為人輕視的弟兄們,他們常以其聖善的祈禱和美德,以及痛苦的呻吟結出果實。」他慣於向會長及其他弟兄們說這些話,尤其在總會議中。

73 聖人如何願意並教訓上司和宣講者,應致力於祈禱及謙卑的工作。

方濟,基督的忠僕和取法者,自覺因了謙虛的美德而完全結合於基督;因而也希望弟兄們在修得其他美德之前,先要修得謙德。為使他們熱愛、期望獲致並堅持於謙德,經常利用言教與身教來鼓勵他們,尤其對會長及宣講者,不斷促使他們接受並承擔謙卑的工作。

聖人常對他們說:他們不得讓高尚的職務及宣講的責任阻礙他們的熱誠祈禱、沿門求乞、做必要的勞作,以及負責其他弟兄所負責的卑微工作;一面為了樹立好的榜樣,另一面為了自身及他人的神益。他說:「身為屬員的弟兄,幾時見到其會長及宣講者愉快地消耗其時間於祈禱,並從事於不起眼的卑下工作,他們必多蒙神益。上司們除非如此行事,則不可能在勸論其他弟兄們時,免於受窘,免於不義,並一無自責。因為如果我們真正追隨基督,必須先行後言,同時又必須言行一致。」

74. 聖人怎樣為了自貶自抑而告訴弟兄們他何時是天主的僕人及何時不是。

一次,聖人召集了大批弟兄們並向他們說:「我曾請求天主指示我,何時我是天主的僕人,何時不是:因為我除了做祂的僕人外,一無所願。仁善可親的天主答覆我說:『如果你的思想、言語、行為無不聖善,你便是我的僕人。』 因此,弟兄們,我召集了你們,是為將這點通知你們;希望你們如果見到我在這點上有所欠缺,甚至完全欠缺時,好使我感到自慚形穢!」

75. 聖人如何特別希望眾弟兄有時做些勞力的工作。

他常說:弟兄如對卑下工作缺乏熱忱或不情願做卑下及單純的工作,必很快為天主所唾棄。好吃懶做的人不可能為聖人遇到而不受到其嚴厲的責斥。他自己經常親手工作並勞力,總不讓天主上好的恩賜即時間遭到浪費。

他說:「我要我所有弟兄謙虛地忙碌於好的工作,為使我們不致成為他人的負擔,或使我們的心神與口舌不致消磨於懶散中。故此,如有人不會工作,應當學習。」

不過,工資不應當歸諸工作的弟兄,而應為院長所接受。院長應明智地為會院公共福利而運用之。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