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十一 聖人與受造物之間的互愛

113. 聖人怎樣特別喜愛戴有頭巾的百靈鳥,因為在他看來牠是好會士的肖像。

聖方濟由於其整個人完全為天主所吸收,故能在其業已擁有成德的心神內以及在所有受造物的本身內感覺到天主的聖善,尤其對他認為是表顯天主和真宗教真理的受造物,更懷有特殊深厚的愛。

在所有飛鳥之上,聖人最喜愛俗語所謂「戴有頭巾的」百靈鳥。論這鳥聖人慣於說:「百靈妹妹戴有頭巾,猶如戴著會帽的會士;同時,牠是一種謙虛的飛鳥,因為牠情願在路旁尋找顆粒,即使是在垃圾堆裏找到了顆粒,牠也把它啄出來並加以吃掉。這飛鳥在飛翔時,甘飴地讚美天主,猶如輕看世物的會士,其心靈經常留意天上的事;其時時不忘的意向是頌揚天主。其羽毛的色彩相似灰土,其給會士們樹立的榜樣是:不尋求美好和美麗的服飾,而喜愛色彩謙卑及價錢便宜的布料,正如灰土較諸一切其他元素更為低賤一樣。」

聖人由於在這些飛鳥上見到了上述一切,故此他經常喜歡看到牠們;因而天主也願意這些飛鳥在聖人臨終時,表顯其對聖人的愛。因為最後的星期六晚,即晚禱結束後的夜間,聖人一逝世,大批的百靈鳥會聚在聖人躺臥其中的屋頂上,並圍繞著屋子猶如紡車一般飛翔著,同時又以怡人的叫聲頌揚天主。

114. 聖人如何有意說服帝王訂定特殊法律,以要求人們在耶誕節日慷慨替飛鳥、家畜、驢子和窮人提供食物。

我們這些曾經與聖人生活一起並寫下這些情節的人們作證:我們曾經聽聖人說:「如果我能與帝王講話,我將因天主和我的愛,請求他制訂一條特殊法律,禁止人們殺害我們的妹妹百靈鳥,或者加害牠們。同樣,所有城市的首長及城堡和村鎮的主人,在每年的耶誕節應當下令其民眾撒下麥子或其他穀物於村鎮外的路旁,使得我們的百靈鳥妹妹以及其他飛鳥,可以在這偉大的節日上擁有食糧。又為尊敬天主聖子,(他曾在該夜與至聖童貞瑪利亞休息於牛驢之間的馬槽中),凡擁有牛驢的人應於耶誕節前夕,提供牠們上好的草料。同時,富人在耶誕節應當施予窮人們豐富的美物。」

因為聖方濟對耶誕節比對其他節日懷有更高深的尊敬,故他說:「我們的主為我們降生了,我們的得救就在這天開始了。」他要所有信友在此日歡心於主,並為了將自身賜給我們的祂的聖愛,聖人願意每人不獨對窮人慷慨大方,而且對畜牲及飛鳥們也照樣大方。

115. 火對聖方濟的愛護與服從。

聖方濟為了治療眼疾而到了Fonte Colombo會院──他是奉了Ostia主教樞機大人和總會長Elias兄弟之命而到了這裏的── 一天,醫師來看了他,醫師在診視他後,便對聖人說,他有意施行烙灸的手術,也即由顎上烙至其患有較重痛楚的眼目的眉毛。由於Elias兄弟表示過,他願意在施行手術時在場監視,故此,聖人堅持手術應於Elias兄弟到來時開始。聖方濟為了自己成了人們殷勤優待的對象而深感不安,因而要求總會長對其手術負起全責。但Elias兄弟因了公務繁多而遲遲其來。最後,聖人乃請醫師進行手術。

當烙灸器放在火中後,聖人害怕自己顯出怯懦的形態,同時又為了增強其決心,便對火說:「火兄弟,在所有其他受造物中,你是最高貴和最有益的一種;現在你要對我表示溫柔,因為我常愛了你,也將經常為了造化你者的聖愛而愛你。我請造生我們的造物主節制你的熱力,使得我能承受得住。」他祈禱完後,便以十字聖號祝福了火。此時,我們這些同他一起的人們,由於憐憫及同情,都由他身邊逃離了,並留他一人與醫師相對。烙灸手術完成後,我們回到他身旁。他說:「怯懦而小信德的人啊!你們為什麼走避?我實在告訴你們,我未曾感到火的威力與疼痛;如果醫師認為烙灸得不夠,讓他再來一次吧!」醫師聽了這話,驚異不置說:「我的弟兄們,連對最強壯的人,我也害怕施行這慘烈的烙灸手術,何況對如此孱弱的病人呢?但他絲毫未曾退縮,也未顯出一點痛苦的信號。」縱然所有血管由耳朵至眉毛完全燒乾了,但這手術對聖人毫無裨益。另一位醫師曾以一塊燒紅的鐵烙灸了他的兩隻耳朵,但也沒有效果。

火及其他受造物有時服從並尊敬聖人,原是不足為奇的事,因為我們這忝與他同居共處的人,每次見到他如何熱愛受造物,並由它們取得了多大的神樂。果然他的心靈為了其對受造物的恩愛和同情,而不願意人們以不敬的態度對待它們。他慣於對它們講話,就像它們具有理性一樣;有時又以內在及外在的喜樂對它們講話,以致往往神遊於天。

116. 聖人怎樣不願意將燒毀其褲子的火撲滅。

在低級受造物中,聖方濟尤其喜愛的是火,理由是它的美麗和利益。因此聖人尤不欲阻礙火的作用及行為。一次,聖人由於坐在火旁,他的褲子無意間著了火,並已燒到膝部。雖然他已感到火的熱力,但他仍不願撲滅它。他的同伴一見他的衣服著了火,便跑來滅火;但聖人不准他滅火,說:「至愛的弟兄,請別傷害火兄弟!」於是,其同伴跑到院長前,並將他帶至聖人前。院長便逆著聖人的心意將火滅掉。但聖人如此愛火,以致事情無論如何危急,他總不願撲滅它,不拘其為燈上的或蠟燭上的火,他也不願任何弟兄,一如人們經常所做者,將一塊著了的火或正在冒煙的木頭,由此處扔至彼處;他願意人們為了尊敬造火的天主,而讓木頭留在地上。

117. 聖人如何不願使用一塊羊皮,因為他未曾讓它為火燒掉。

當時,聖方濟正在Alverna山上度著四旬齋期。一天,用飯前,他的同伴在他慣於用飯的屋子裡點上了火。火一著了起來,他就去請聖人來用飯,並順便取來彌撒經本,以便誦讀當天的福音給聖人聽。因為凡他未能望彌撒的日子,他常願意有人在他用飯前,將當天的福音唸給他聽。

及至該位同伴回到他曾為煮食物而點上火的屋子裡時,發現火焰幾乎高達屋頂,並正在燃燒;他盡其所能來滅火,但他一人未能如願以償,而聖父方濟又不願幫忙;聖人唯一的行動是將自己慣於用來蓋在身上的一塊羊皮撿起來逃到樹林裡。及至住於遠處的弟兄們看到了房子即將為大火所燒毀時,才立時跑來將火滅掉。

不久,聖方濟回來吃飯。飯後,他對其同伴說:「我不願再使用這塊羊皮,因為為了我的吝嗇,我未曾讓火兄弟將它燒掉。」

118. 聖方濟如何熱愛水、石頭、樹林及花草。

除火以外,聖人特別喜愛水,因為水象徵補贖及受苦,同時在聖洗聖事內,藉著水,人靈得洗淨自身於玷汙並接受其淨化。為此聖人洗手時,常選擇一個水流在地上時不致受到踐踏的所在。為了同樣理由,他在步行於巨石上時,顯得非常恭敬的樣子,因為他熱愛被稱為巨石的基督。每次誦唸聖詠上的一句話:「你高舉我於巨石上」(詠六十3)時,他常以極大的尊敬和熱誠說:「你曾安置我於巨石下。」

他曾告訴砍柴火的弟兄說,萬不得砍伐整株樹,而應如此去掉樹枝,使得樹的一部分保持完整;這是為了基督的聖愛,祂曾為了我們的得救而死在十字聖木上。

同樣,他曾要園丁弟兄不得耕耘全部土地以種菜,而應留下一塊土地為生長野草,使它們各於其季節開花。這亦是為了愛慕基督,他被稱為「原野的水仙和山谷中的白合。」(歌二1)事實上他曾告訴園丁弟兄,應常種植一片令人心曠神怡的花園,並培植各式植物及花草,使得人們一見到香草及花卉,便情不自已地頌揚天主。因為每種受造物都在呐喊:「人,是天主為了你而造生了我。」

我們這些忝與他共同生活過的人們,曾經看到他對幾乎每種受造物內心和表面都感到極大的快慰。他在觸動或看到它們時,其心靈與其說是在地上,毋寧說是在天上。他去世前不久,為了表示其知恩之情,亦即為了各種受造物給予他的許多安慰而滿懷知恩之情的他,曾撰寫了「太陽歌」,為了激發聽眾頌揚天主於其受造物中。

119. 聖方濟怎樣特別讚美太陽及火超過其他受造物。

在一切無靈受造物之上,聖父方濟尤其熱愛太陽及火。他常說:「拂曉時,亦即太陽升起時,人人應頌揚天主!因為祂曾造了太陽為我們使用並藉著太陽而在白晝照亮我們的眼目。夜間人人要為了火兄弟而讚美天主,因為祂藉著火在黑暗中恩賜光明與我們。故此我們應特別光榮我們的造物主、天主,為了這些及其它天天服務我們的受造物。」

聖方濟自身直至死期的來臨,時時奉獻天主這讚頌之祭;即使其病勢日趨危重,他仍然慣於高歌其親自撰寫的「太陽歌」,亦即所謂的「頌主於其受造物中」之歌。此後他也請同伴們一同詠唱,以致他們因忙於歌唱而忘掉其病苦及痛楚。既然聖經稱主為「義德之太陽」,而聖人又認為太陽是最可愛的受造物之一,是堪得與主比擬的,故他替這「頌主於其受造物中」的歌起名「太陽歌」。這歌是在主使他確實知道自己行將佔有天國時編寫的。

120. 這是聖方濟,在主使之確實知道自己行將佔有天國時,所撰寫的頌主詞:

至高、全能、美善的主,頌揚、光榮及所有祝福應歸於你!

至高者,上述一切非你莫屬!任何人不配呼號你的聖名。

我主,為了你的一切受造物,尤其為了給予我們的白晝和光明的太陽兄弟,你應受頌揚!

至高者,它發放巨大的光明,十分可愛,它向我們宣揚你的美善。

我主,為了你安置於天空的月亮妹妹和星辰,你應受讚美!因為它們明朗、寶貴而皎美!

我主,為了風妹妹、空氣和雲彩,為了寧靜和各種天氣,你應受讚美!因為你以它們來維持你所有受造物的生命。

我主,為了你用以光照黑夜的火兄弟,你應受讚美!它可愛、悅人又強而有力。

我主,為了有益而謙虛的水妹妹,你應受贊美!因為它寶貴而又純潔。

我主,為了我們的母親,亦即支持和掌管我們的大地,你應受讚美!因為她還替我們生產百果;各色花卉與植物。

我主,那些因你的聖愛而互相寬恕並忍受疾苦和災禍的人們,你應受讚頌!

至高者,福哉,啽忍受艱苦於和平中者!因為他們將由你接受榮冕。

我主,為了我們的妹妹:死亡你應受頌揚!任何人逃不掉她這一關。

禍哉,死於大罪中者!

福哉,置身於你聖意中者!因為第二死亡不能加害他。

你們要頌揚並讚美我主!又要以極大的謙虛事奉祂!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