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聖人完美的神貧

2 聖方濟如何使人認識他有關遵守神貧的心意,以及他自始至終如何堅持不變。

Richard of March兄弟是一位出身貴族,但在聖德上尤其高貴的弟兄,因而為聖方濟所特別厚愛。一天,他拜訪聖人於Assisi主教府內。在他們對修會和遵守會規的問題討論了的 許多事項中,他特別請問了聖人下列問題:「父親,請告訴我,當你開始招收弟兄時,你原始的用意何在?現在的用意何在?你是否有意堅持這用意至死?倘若我曉得這點,我可以自始至終證明你的用意及心願。譬如:我們作神職人員的弟兄們擁有許多書籍;如果我們將它們看作屬於修會的所有物,我們可以保有它們嗎?」

聖方濟給他說:「弟兄,我實在向你說,我最初及最後的用意和願望,如果弟兄們相信我的話,是:任何弟兄,除會規許可的一襲會衣、一條會帶及內衣外,什麼也沒有。」

不過,如有弟兄質問說:「為什麼聖方濟未曾促使那時的弟兄們依照他告訴Richard兄弟的樣子恪守神貧呢?為什麼他未曾強制人們實行遵守神貧呢?」我們這些曾經與他生活一起的人們,可以按照我們由他口中聽到的話,答覆這問題。因為他自己曾經向弟兄們講過這些事及其它許多事。為了領導修會,他也曾要人們將許 多他以恒心祈禱及默想而由天主得悉的事,寫在會規內,並聲明這些事都與天主聖旨吻合無間。但他將這些事揭示給弟兄們後,他們認為這些太過嚴格,並使人受不 了,因為他們不知道,聖人死後,修會內將發生什麼事。

由於聖人害怕在自己和弟兄間發生不和,而他又不願同他們爭辯,故只有無可奈何地順從他們的意願,並懇求天主寬赦。但為使天主為領導修會而放在他口中的話,不致為人所忽略,他就決心自己身體力行,踐諸實行,並靠如此行事而希望獲得天主的厚報。如此一來,他終於真的享有了心神的安泰和欣慰。

3 聖方濟對一位請求許可擁有書籍的會長所作的答覆,以及會長們如何在聖人全不知情的情形下,將含有福音禁令的一章由會規內刪除了去。

一次,當聖方濟由海外歸來後,一位會長與他討論了神貧的問題,意在一窺聖人對神貧的意願和解釋,尤其關於會規含有福音禁令的一章:「你們在路上什麼也別帶......」(路九3)

聖方濟答說:「我的意思是:一如會規所要求者,除了一襲長衣、一條帶子及幾件內衣外,要一無所有。必要時也可穿鞋。」

會長說:「我有價值超過五十英鎊的書籍,該怎麼辦呢?」他說這個,是因為他願意以清明的良心擁有這些書;又因為他深知,聖人對神貧的詮釋非常嚴格,故此擁有這多書在他非常苦惱。

聖方濟答說:「我不願意,也不應當,更不可能違抗我的良心和我們誓許恪守的福音成德。」該會長一聽這話,便非常愁苦。但聖人一見他如此不安,便在眾弟兄前發著極度的熱誠說:「你們既願人們承認你們是小兄弟,並將你們視作恪守聖福音的人們,卻又願意保有你們的書櫃!」

可是會長們雖然知道弟兄們有義務依照會規恪守福音,卻將含有:「你們行路時什麼也不要帶」的一章,由會規上刪除掉,他們以為這樣一來,他們便沒有義務遵守福 音成德了。這是天主聖神顯示與聖方濟的。他曾在某些弟兄們前說:「會長們自以為可以欺騙天主和我,反之,為使眾位弟兄沒有藉口來將我曾經和仍想宣佈的事項 置諸一旁,因為這些事項是主為了他們和我自身的得救而放在我口中的,我立意在天主前以我的行為並仰仗祂的助佑永世恪遵無誤。」

就這樣,聖人自從開始招收弟兄時,直至其逝世之日,他逐字逐句,謹守了全部福音。

4一位初學生請求聖人許可他擁有聖詠集一書。

另一次,一位會誦讀聖詠集,即使不甚流利的初學生, 由總會長獲得了擁有聖詠集的許可。但因為聽說聖方濟不願意弟兄們追求學問和書籍,故此如果他得不到聖人的許可,他便不感到幸福。所以當聖方濟巡視這位初學生所隸屬的會院時,這位初學向他說:「父親,擁有一冊聖詠集在我構成一種愉快。可是,總會長雖給了我許可,我仍然希望也有你的贊同。」聖人回答說:「Charles大帝、Roland、Oliver及一切英雄與勇於戰鬥的人們,在戰場上出血流汗,殫精竭慮同教外人作殊死戰,才賺得了著名的勝利。殉道聖人們,為基督信德犧牲了自己的生命,但現在卻有許多人,只想靠講述英雄人物的行傳來賺取尊榮和頌揚。同樣,我們中也有許多人,想專靠宣揚並敘述聖人們的 行實來獲致尊敬和讚揚。」聖人的意思是說:我們的顧慮不應在於擁有書籍和學識,而應在於聖善的行為:因為學識給人帶來自大,而愛德則有裨於人。

不久以後,聖人正坐在火旁時,該初學生又與他談到聖 詠集的事,聖方濟說:「有了聖詠集後,你將要求日課經;一有了日課經,你便要高坐在椅子上,猶如一位大人,然後對你的弟兄說:『給我取來日課!』」聖人說這話時,發著絕大的熱情,取了一把灰,並將灰放在自己頭上,然後擦著頭,就像在洗頭似地喊說:「我!日課經!我!日課經!」並一再這樣說,同時手在頭上擦著。該初學生為之感到驚惶和羞慚。

此時,聖人向他說:「弟兄,我也受過擁有書籍的誘惑,但為得悉天主對這點的旨意何在,我就取來了福音,並求主在我第一次打開福音經書後,揭示我祂的聖意;我祈禱後,在我第一次打開福音經書時,我見到了福音下列語句:『天主恩賜你們了解天國的奧秘,其他人們必須由譬喻來學習。』(路八10)」繼而又說:「有許多人急欲取得學問,但凡為了天主聖愛而甘願做一 個不學無術的人是有福的。」

數月之後,聖人正在Portiuncula聖母堂; 當聖人正站在一條接近位於會院外的小屋的路上時,這位初學生又與他談到聖詠集的問題。聖人對他說:「你去依照會長對這點所說的話行事吧!」這位初學生一聽這話,便沿著該條路往回走去,而聖人則站在那裡回想自己對該初學生所說的話。忽然他由該初學生背後召喚了他說:「等等我!弟兄,等等我!」及至趕上他以 後,說:「弟兄,請回來,指給我,我對你說『你去依照會長對你說的話,行事吧!』的地方!」他們到了那地方後,聖人就跪在該初學生前說:「弟兄,我罪,我罪!因為誰願意作一位小弟兄,他必須除了會規許可的一襲長衣、一條帶子和內衣外,什麼也不要有;必要時也可穿鞋。」從那時起,不拘何時,如有弟兄對這點請求解釋時,他慣於給他們這樣的答覆。他常說:「人的知識是由其行為而揭示的,一位弟兄的話必須有事實支持;因為一株樹的好歹,其證明是它的果實。(路六 44)」

5 論書籍、床鋪、建築物及傢俱的神貧。

聖父方濟慣於訓誨其弟兄說:「為評判書籍的價值,要看它們對天主所做的證明,而不要看它們的售價如何;要看它們對人的裨益,而不要看它們裝裱得是否漂亮。」 他的意思是:書籍要少,要為公眾所持有,並能解決一文不名的弟兄們的需要。至於弟兄們的床舖和被褥,則誰如能在乾草上有幾片其毛線業已磨光的碎布,便該認為是好的床舖了。

聖人也告訴弟兄們說:他們的屋宇應當窄小,他們的小屋應當由木材而不應由石頭所建築;並且他願意建築物的樣式要謙虛。他憎惡美倫美奐的屋宇,也不喜歡富裕而講究的傢俱。對弟兄們的桌椅等用具,他不欲任何帶有世俗氣味,或使人懷念世俗的種種。一言以蔽之,他要一事一物都顯示神貧,並使弟兄記起自身是旅客及流徙。

6聖方濟如何逼使弟兄們離棄一座屋宇,因為人們說那是弟兄們的屋宇。

聖人路過Bologna時,聽說新近為兄弟們起造了一座房子。又聽說人們號稱該房子為「弟兄們的房子」,便立刻轉身出城,並下令弟兄們馬上離棄該房子,不得繼續留住。

於是弟兄們都離棄了該房子,連病人也不例外,直至駐驛Lombardi的欽差、Ostia的主教Ugolino大人公然宣佈該屋宇是隸屬他自己名下的財產為止。一位現在還活著的,並被逼離棄該房子的患病的弟兄,曾經紀錄了這事。

7 聖方濟如何有意拆毀Assisi民眾在Portiuncula所修建的屋宇。

當時弟兄們只有一座以乾草、樹枝和泥土搭成的窮屋子。故此即將舉行於Portiuncula聖母堂的總會議臨近時,Assisi的民眾知道:弟兄們的人數日增,他們全體又每年一次舉行會議;於是,在聖人不在和毫不知情的情況下,在幾天裡,迅速而熱忱地用石頭和石灰起造了一座寬大的屋宇。

及至聖人由某地區回來參加會議時,便為這屋宇而大吃一驚。他由於害怕其他弟兄可能因了見到這屋宇而在他們所住、或將居住的地方也起造類似的屋宇;同時,他又希望Portiuncula會院永遠是全會所有會院的表率和楷模,因此在會議閉幕前他便爬上屋頂,並吩咐其他弟兄也上屋頂上;然後,靠了他們的幫忙,開始將屋上的瓦扔在地上,立意將它連根拆毀。可是,若干負責保衛這地方以及大批為了弟兄們的會議而聚集在這裏的觀光客的Assisi士兵們,一見聖人及其弟兄 們志在摧毀該屋宇,便馬上來見他並向他說:「弟兄,這屋宇屬於Assisi市政府,我們便是市政府的代表,我們不准你拆毀它。」聖人一聽這話,便對他們說:「如果這是你們的房子,我便不要動它。」於是,聖人及其兄弟們便由屋頂走下來。

這事情的結果是:Assisi市政府,立了一條法令,自次以後,凡為Assisi市長者,都應負責修理該屋宇;而這法令果然長期生效了。

8 聖人怎樣責斥了他的副會長,因為他起造了專為誦唸日課的小聖堂。

又一次,聖方濟的副會長,為使弟兄們安靜誦念日課經,開始修建一座小聖堂,因為前來拜訪此地的弟兄們多到使弟兄們無處可以靜靜地虔誦日課。

由於當時,除了Portiuncula會院外,沒有其他可以收錄新弟兄的會院,因而全會所有弟兄都慣於到此處來。

及至該小聖堂接近完工時,聖方濟到會院來了。他一聽到工友們的喧嚷,便叫來他的同伴,並詢問弟兄們在做什麼;其同伴便將所有的事告訴了他。

聖人便叫人馬上請來其副會長,並向他說:「這地方是全會的榜樣及模範。我寧願這裏的弟兄們為了天主聖愛而忍受苦楚及不適,使得來訪問這地方的弟兄們可以將聖善的、神貧的榜樣帶回家去,而不願他們享受各種方便,使得其他弟兄們將這屋宇藍圖帶回自己的家裡說:在Portiuncula聖母堂、我們修會的首院,既然有這麼寬大的建築物,那麼,我們也可以在我們這裏建造同樣的屋宇了。」

9 聖人如何不願住在修得好的小屋裡,或人們稱之為「他的小屋」內。

一位弟兄,其靈修精神相當深厚,他是聖人的密友;他有一間小屋,位於其所住的隱居之屋的附近,為的是聖人巡視該地區時,可以住在那屋裏祈禱。所以聖人每到那裡時,他便領聖人到該屋裡。但因為該屋子雖然只是以斧子砍的粗糙木屋,聖人卻說:「這屋子太漂亮了!如果你願意我住在這裏,你應替我起建一間內外由樹枝和羊齒植物所建成的屋子。」因為屋子越小越窮,他越喜歡住;這位弟兄依聖人的話,搭了一間小屋後,聖方濟便住了幾天。

一天,聖人離開這小屋時,一位弟兄來看這小屋,然後又到了聖人所在的地方。聖父方濟一見他,便問他說:「弟兄,你從哪裏來?」他答說:「我由你的屋裡來。」於是,方濟說:「因為你說那是我的屋子,所以此後,除我以外,任何人可以住進去。」我們與他生活在一起的人們,常聽他引證:「狐狸有洞,飛鳥有巢,人子卻沒有枕頭之地。」(瑪八20)的話。他常說:「主在曠野裡四十晝夜祈禱守齋時,未曾有小屋或房子可住,而是棲身於山中的巨石下。」故此依照祂的芳表,聖人不願意擁有任何可以稱之為「他的」的屋宇,而且也從未起造過這樣的屋子。果然,如果他偶爾給一位弟兄說:「你去,預備那屋子!」他決不肯住進去,只為了福音上的一句話:「你們不要憂慮……。」甚至在他死時,他命人在遺囑內寫說:弟兄們所有房屋只可以木材和泥土修建,為了更安全地保持神貧謙虛於不墜。

10 聖人願意怎樣在城鎮中選擇修建會院的處所

一次,聖人在Siena地方醫治眼疾時,一位名叫Bonaventura的貴人,奉獻與弟兄們一塊土地,為修建會院。他對聖人說:「父親,你看這地方如 何?」聖人對他說:「你有意知道弟兄們的會院應怎樣建造嗎?」他說:「父親,正是如此。」於是聖人答說:「弟兄們到了沒有他們會院的城鎮時,而遇到了一位 有意給予他們足以起建會院、園地及其它需要的屋宇的土地,他們先應推算一下,究竟需要多少土地;他們應經常切記莫忘的是:神貧;和我們在一切事上應當樹立 好榜樣的任務。」

他說這話,是因為他不願意他們在任何事上違反神貧,在屋宇、聖堂、園地及他們使用的一切物品上。他不願他們擁有土地的所有權,而要如外方人及充軍者住在世 上。這也是他不願大批弟兄們住於一座會院的原故。因為他以為在一座大會院裏不容易恪守神貧。他自回頭伊始,直至死去,他的意願是:在一切事上持守絕對的神 貧。

他又說:「弟兄一明白了為修建會院所需要的種種之後,就該去見當地的主教,並向他說:『主教大人,某人有意為了天主聖愛及自己靈魂的好處,提供我們土地若 干,以便替我們起建一所會院。我們因而先來晉見主教大人您,因為您是被委託於您整個羊群的父親及主人,連我們及居住此間的所有弟兄都不例外。所以,仰仗天 主及您的祝福,我們有意在某地起建一所會院。』」

他如此出言,是因為除非弟兄們與神職人員和諧合作,則他們希望的人靈的收穫便不易取得。故此與神職人員合作較諸反對他們更有利於人靈的得救,即使他們沒有神 職人員仍能贏取到民眾。他又說:「主召叫了我們是為維持信德並為支持教會的主教及神職人員。故此我們的義務是經常努力尊重、光榮他們。弟兄們既稱為『小兄 弟』,就應當在表樣及行為上,較諸其他人們更為謙虛。主在我回頭之初便將其聖言置諸Assisi主教之口,使他提供我正確的勸言,並鼓勵我事奉基督。為了 這事,並為我在主教身上見到的許多美德,我不僅立意熱愛並尊敬主教們,而且也尊重司鐸們,就如我的主人。」

弟兄們得到主教的祝福後,就將他們接受來為起建會院的土地劃出界線;並為表示神貧,他們不應修建圍牆,而應栽下樹籬。然後他們可以由泥土和木材建築小屋和幾 間有時可以祈禱及工作的房子,以增進其功勞並避免空閒。他們的聖堂應當狹小,不得建造為向民眾宣講或為其他理由的大的聖堂;因為他們若到其他聖堂內宣講, 他們可能樹立更謙虛的榜樣。如果主教或神職人員,無論在會與否,來參觀時,他們謙卑的住處、小屋和窄狹的聖堂必要替他們講話,而這一切將比任何高談闊論更 有益於人們。

他曾說:「弟兄們往往違反神貧,起造大的屋宇;他們如此行事,惹來非議並樹立惡表。有時,為了獲得較好或較聖的地方,或為獲致較多的群眾,並為了貪得無厭而 放棄自己的住處,或拆掉舊的,改建新的、比較寬大或氣派比較宏偉的屋宇。使得支援經費者,以及其他見到這事者,大感不悅和難堪。所以弟兄們最好建造謙卑狹 小的屋宇,以忠實於他們的誓願,並為近人樹立好榜樣,而不要違反他們的誓願而樹立壞表樣。不過,假使弟兄們離棄一座又窮又小的屋宇,而遷移至一座較為適宜 的地方,也可能使人不致感到甚大的不悅。」

11 弟兄們尤其會長和學者如何反對聖人起建謙卑狹小會院的願望

聖方濟為了表示謙虛及神貧精神,曾頒佈了一道法令:「弟兄們的聖堂應當狹小,房子應當由木材及泥土修築。」他由於希望Portiuncula會院特別是木料和泥土屋宇的模範,以期該會院成為現在和未來所有會院永世常存的紀念,因為該會院是全會的首座會院。但若干弟兄在這點上與他對抗;他們說,在許多會省木料比石頭更為昂貴;他們以為,如果他們的會院用木料及泥土來建造,決非明智之舉。

但我們這些,在他起草會規並起稿其大半著作時,與他一起生活的人們證明:他有許多寫在會規及其他著作中的事項,為許多弟兄尤其為會長和學者們所反對。但為今天而言,這些事項為全修會造福深厚和價值甚高。他由於害怕惡表,故雖心有不甘,卻對弟兄們的心意,勉強予以容忍。他常說:「禍哉,在這些事上反對我的弟兄們!我堅信,這些事出自天主的旨意,是祂為了全修會的利益而頒佈的;即使我出於無奈而將就了他們的心意。」所以他曾屢次向他的同伴們說:「這些事曾使我受了許多愁苦,因為那是我費盡心力,以祈禱默想由天主學得的;我明知這些事完全吻合天主的聖意;可是,若干仗恃自己經驗及虛偽明智的弟兄卻反對我,並促使它們歸於無效,說:「應予主張並恪守的是這些事,而非那些事。」

12 求得的賑濟如果超出自己的需要,聖人便認定那是偷竊

聖方濟慣於對弟兄們說:「在賑濟方面,我決不願作小偷,意即我決不願求得或使用超出我需要的賑濟。我時常接受少於我需要的賑濟,免使其他窮人受騙,而得不到他們應得的一分。不如此行事者便是偷竊。」

13 基督如何給聖人說,祂不願意弟兄們私自或公共佔有任何物品

當會長們促使他許可弟兄們至少公共有所佔有,俾使這大的修會可以有點資源時,聖方濟便以祈禱呼求了基督,並在這問題上諮詢了基督的主意。基督立時答覆他說:「我的旨意是:於公於私,不給他們任何事物。我將時時提供這家庭一切必需品;不拘它演變得何其廣大,只要它常信賴我,我將經常撫愛它。」

14 聖人如何厭恨金錢,以及他怎樣懲罰了一位觸摸金錢的弟兄

聖方濟是一位真的基督友人和則效者。他十分輕視一切屬於世俗的事,尤其痛恨金錢。他常以言行促使弟兄們躲避金錢,一如惡魔。他對弟兄們說,他們對金錢的愛心和使用,應當如同對糞土的愛心及使用一樣。一天,某位信友進入了Portiuncula聖母堂祈禱,並在苦像前留下了若干金錢,作為獻儀。他離去後,一位弟兄不思不想地撿起了那些金錢並置諸窗戶邊緣上。但聖人一知道了這事,該位弟兄自知已被揭穿,立即跑來請求寬免,並跪在地上準備接受懲罰。

聖人責備了他,尤其嚴厲痛斥了他觸摸金錢的過失,然後命令他口含著該金錢由窗戶到會院外,並置諸驢糞堆上。

該位弟兄迅速服從了命令,凡看到並聽到這事的人,都充滿了懼怕之情,並自此以後,無不視金錢如驢糞。此外,他們又因為其它類似的事例,而更為輕視金錢。

15 應如何避免奢華及多餘的衣物,以及應怎樣忍受貧乏

聖方濟由於富有上天的美德,故其內心的暖流來自天主的神火,而不需要外在衣物的保暖。他嚴厲非難沒有必要而穿有三件衣服及上好布料的弟兄們。他慣於說:「任何出自貪圖快樂而不出自理性的需要,構成靈修精神死去的信號;因為心神冷漠而內部神寵冰凍時,則血肉當然要唯快感是求了。」他也慣於說:「心靈缺乏喜愛神樂的熱情,則肉體便非轉向其自己的快樂不可了。於是,低級的欲望便不免藉口需要以求文過飾非,使得肉慾影響到良心的清白。可是,如果有弟兄一感到需要的圍困,便立即尋求滿足需要之道,則他還能期待什麼報酬呢?因為爭取立功的時機一來,他便清楚表明自己對立功毫無興趣。凡拒絕忍受這類貧乏者,除有意返回埃及外,不會有其它可能!」

最後,他希望弟兄們,無論如何決不得有兩件以上的會衣,即使他許可在會衣內加縫若干布片。他常說挑選布料是一件可憎的事,並嚴厲責斥這樣行事者,並為以榜樣羞辱這類人,他常用粗糙的麻袋布補綴其會衣。因此,連在臨終時,他還指示其入殮的會衣應當為麻袋布所掩蓋。但弟兄如患有疾病或有其它需要時,他便許可他們貼身著用其他柔軟的衣服,只要嚴肅及粗糙常在外面的衣服上表現出來。因為他常憂憤地說:「此後嚴肅將要這樣為人們所放鬆,而冷淡又將這樣為王於人間,使得窮父親的兒子不羞於穿用絳色的布料,只是換換顏色而已。」

16 聖方濟如何拒不接受增強自己肉體的事物,如果他認為其他弟兄可能缺乏這類事物。

當聖方濟住在接近Rieti城的一座名叫聖Eleutherius的會院時,為了天氣嚴寒,便在自己及其同伴們的會衣內加縫了若干布片;因為依他的習慣,他 只有一件會衣。結果是他的肉體開始取得若干小舒適。不一會兒,他祈禱回來後,極其愉快地向其同伴說:「我的職責是作弟兄們的模範與表率;所以在會衣內加縫 若干布片,雖然構成我的一種需要,我卻應當想到,我的其他弟兄們雖然也有同樣的需要,卻可能沒有或無法擁有補有布片的會衣。所以在這事上,我必須同情他 們,並與他們一同忍受一樣的貧乏,俾使他們見到我也忍受同樣的貧苦時,他們也有勇氣甘心承擔他們的貧苦。」

但我們這些曾經與他們生活一起的人們,無法以言語及筆墨來說明,他為替弟兄們樹立好的榜樣,並為幫助他們忍受他們的貧乏,他曾拒不接受其肉體所需要的多少物 品。因為自從弟兄的數字開始增高以來,他便將下列一點作為其首要和特殊的任務:以身教而不只以言教,訓示弟兄們何者當戒與當行。

17聖人如何羞於見到比自己更窮的人

一次,聖方濟遇到了一位窮人,他一審視這位窮人的貧窮,便對其同伴說:「這位窮人的貧窮使我羞愧莫名,他為我簡直構成一種責斥。我既選擇了神貧作我的夫人, 我的快樂和我肉體與靈魂的寶藏,故我幾時遇到一位比我更窮的窮人,我便羞得無地自容。因為我曾在天主及世人前,誓許了神貧聖願一事,乃是全世界人無不知曉的事實。」

18 聖人如何鼓勵並訓誨羞於求乞的首批弟兄外出求乞

聖方濟開始招收弟兄時,為了他們的回頭,並為了天主恩賜自己的好同伴,他感到充分的喜悅。他對他們如此恩愛和尊敬,使得他從未促使他們出外求乞,因為他清楚 知道,他們羞於求乞。但由於他在世俗中時,慣於度安逸的生活,其體質又很脆弱,外加守齋克苦,體力更形衰弱。當他因了努力工作而感到筋疲力竭時,他便了解 到自己單獨一人不可能繼續下去。他深知,他的弟兄們與自己共有同一聖召,即使他們羞於追隨自己。因為他們尚未充分了解這點,故他們尚未明智到說出:「我們 也願意出外求乞」的話的程度。

於是,聖人便向他們說:「我至愛的弟兄與孩子們,你們別害羞外出求乞,因為我們的主曾為了我們而使自己在此世成為窮人,而我們又曾選擇了追隨祂的芳踪,行走 於真正神貧的道路上。這是我主耶穌基督為我們爭取到並遺留給我們這些願望在至聖神貧內,步武芳踪者的遺產。我隆重向你們肯定:將有許多這世代的貴人和智者 加入你們的行列,並要將沿門求乞視作偉大的榮耀。故此,你們要滿懷信心,並仰仗天主的祝福,愉快地出外求乞。你們出外求乞時,要比那以一百文錢來換一文錢 的人更為豪爽和愉快。因為你們求乞時給予人們的是天主聖愛,而你們向他們要求的卻只是一點賑濟。你們說:『為了天主聖愛,請給我們一點賑濟吧!』整個天地 比起天主等於烏有。」

由於當時弟兄尚少,他未能兩個兩個地派遣他們,而只能單個地打發他們到城鎮裡去。及至他們帶著他們求得的賑濟回來後,每人都將自己接受的東西出示聖人。並彼此說:「我求得的比你要多。」聖人一見他們如此愉快和幸福,不禁為之大悅。自次以後,每位弟兄經常自動求取外出求乞的許可。

19 聖人如何不願意弟兄們顧慮明天

當聖方濟與最初的幾位弟兄共同生活時,以及自從我主啟示了他及其弟兄們應當依循福音方式度日的那一天起,他們就這樣生活於神貧內,逐字逐句,在一切之上,並 透過一切,謹守了福音。故此他曾禁止廚子弟兄將有意第二天給弟兄們吃的乾的豆子,一如他們的習慣,在前一晚放在水中。這是為了恪守福音上的一句話:「你們 別為明天焦慮!」(瑪六34)。所以該位弟兄在應該吃豆子的日子上,常等到誦完夜課經後,才將豆子泡在水裏。許多弟兄,尤其生活於村子裡的弟兄們,久久繼續沿守這習慣不誤,只接受為支持當天需要不可或少的賑濟。

20 聖人怎樣在聖誕日,以言以行責斥了為了會長的來訪,而準備了過度豐盛菜肴的弟兄們。

一位會長曾經拜訪了聖方濟,並有意與聖人共度聖誕節於Rieti城的會院內。弟兄們為了對該位會長表示尊敬,在聖誕節日很細心而慎重地準備了餐桌,上面鋪有 白布並擺有玻璃杯。及至聖人由其小屋下來吃飯時,一看見桌子由地面提高起來,並如此用心地加以佈置,便暗暗回去,並取了那天來的可憐乞丐的帽子和拐杖,又 低聲叫了一位同伴,然後在會院弟兄們不曾看見的情況下出了會院的門;同時其同伴則留在會院內靠近會院門口的地方。此時,弟兄們都來用飯;因為聖方濟的命令 是:「他如果在用飯時未能趕到,弟兄們不必等他。」

聖人在外面小待片刻後,便叩了門;他的同伴立時給他開了門。聖人在背後戴著帽子,手裏拿著拐杖,就像一個外來的乞丐,到了弟兄們正在用飯的餐廳門口,然後大 喊說:「請為了天主的聖愛,給點吃的與這又窮又病的外方人吧!」會長及弟兄們立即認出了他;會長答說:「弟兄,我們也是窮人;由於我們人多,我們求得的賑 濟,只能應付我們的需要。不過,為了你曾呼號的天主聖愛,敢請進來!我們要與你分享主所恩賜我們的一切。」

他一進去並站在弟兄們的餐桌前時,會長便將自己用的盤子連同一點麵包遞給了他,他接受了後,便在坐於餐桌旁的弟兄們眼前,靠近火爐,謙虛地席地而坐。繼而嘆 息著向弟兄們說:「我一見到精心預備的餐桌,我就感到這絕非沿門求乞者及窮弟兄們的餐桌。至愛的弟兄們,我們較諸其他修會的弟兄們更有義務追隨基督謙虛與 神貧的芳表。這是我們所以蒙召並在天主及世人前發願的理由。所以我以為我的席地而坐更使我相似一位小弟兄;因為為光榮我主及聖人們的慶節,以聖人們賴以獲 致天福的神貧及窮苦,要比以使人們自外於天國的奢靡及過份優越的生活,更為得體。」

弟兄們聽了這些話,慚愧得無地自容,他們深信聖人所講,無非至理名言。他們見聖人席地而坐,以及他用以訓誨他們的聖善而單純的方式,有些人開始出聲痛哭。因 為他曾警告他們要以謙虛和儉樸的方式度日,以期待對在俗信友有所裨益。如果窮人來拜訪他們,或者窮人受到弟兄們的邀請,窮人應當與他們平起平坐,決不得讓 窮人坐在地上,而弟兄們則高踞上位。

21 Ostia的主教在總會議時,怎樣因了弟兄們的神貧而大蒙神益,並為之失聲痛哭

Ostia的主教大人,亦即行將榮為教宗Gregory九世者,參加召開於Portiuncula會院的總會議時,曾偕同許多騎士及神職人員,參觀了弟兄們的臥室。他一見弟兄們如何躺在光地上,他們下面一無所有,只有一點乾草及已破碎的草席,也沒有枕頭,便在他們前不禁失聲痛哭說:「你們看弟兄們怎樣在這兒睡覺!但我們這些邪惡的人們卻享有那麼奢華的生活!我們將來要怎麼樣啊?」他自己及所有其他人們,莫不受益良多。而且主教亦未曾在該會院找到吃飯的桌子;因為弟兄們慣於席地而食;果然,在聖方濟有生之年,這會院的弟兄們經常席地而食。

22 士兵們如何在聖人建議下沿門求乞並多所收穫

聖方濟在Nocera城附近的Bagni會院時,他的腳因患有水腫病而開始腫脹,其病情也日趨嚴重。Assisi的民眾,一聽說這事,便火速派遣士兵到會院 來,以便將聖人護送至Assisi城;他們害怕,他如留在Nocera,則那裏的人將佔有聖人的遺體。但他們抬他至Assisi時,曾在附屬於 Assisi市政府的一小鎮裡用餐;而聖方濟則休息於一位甘心並愉快地歡迎他的人家裏。此時,士兵便到全鎮各地,購買自己需要的物品;但什麼也沒有買到。 故此他們就回到聖父方濟那裡開玩笑地說:「弟兄,你必須讓我們分享你求乞得來的物品了,因為我們什麼也未曾買到。」於是,聖人發著巨大的神火,對他們說:「你們什麼也沒有得到,是因為你們不信賴天主,卻依仗你們的蒼蠅(意即金錢)!請快回到你們試圖購買食物的家戶裡去!不要害羞!並因天主的聖愛向他們求 乞!聖神將打動他們的心,使他們豪爽地施予你們。」果然,他們就去求乞,一如聖人吩咐他們的;凡他們所請求的人們,都很高興而大方地給予他們一切所需。他 們承認所遇到的是一個奇蹟;便愉快地頌揚著天主,回到了聖人身邊。

因天主聖愛而求乞,在聖人看來,乃是在天主及世人面前極其高貴的行為,因為所有的一切,都由天父所創造,又為祂自由恩賜人類使用的,即使人們作惡多端,並為 了其唯一聖子而賜予善人和惡人者。他常說:「天主的僕人為天主聖愛而求乞,應當較諸出於豪爽及同情而喊說:『如果有人給我一文,我將還他一千塊黃金』的人更為甘心和喜悅。」因為求乞時,天主的僕人提供與對方的,是天主的聖愛,而上天下地所有一切較諸天主聖愛則等於零。

故此,在弟兄人數激增之前,甚至之後,不拘何時,聖人外出講道時,如有人請他用飯,不論那人多麼富貴,聖人經常在用飯前,先到外邊求乞,然後回到請他的人家 裡用飯,目的是為了樹立善表,並為尊敬神貧夫人。聖人慣於向請他的人說:「我決不肯辭掉我王家的地位及遺產—即沿門求乞,這是我和我弟兄們的專業。」有時請他的人同他一起出去,為提供聖人所求得的物品,並由於對聖人的熱忱而將他求得的物品予以保留,一如聖髑。

記錄上述一切者,曾每次親眼見到這類事,故在此特予證明。

23 聖人怎樣在出席樞機盛宴之前,先行出外求乞

一次,聖人拜訪了行將榮為教宗Gregory九世的Ostia主教大人;在他開飯前,乘人不注意時,出外求乞。歸來後,Ostia主教大人與許多騎士和顯貴已經入了席。聖人一進門,便將他蒐集的乞來品,放在樞機面前的餐桌上,然後坐在樞機旁邊;因為樞機常喜歡聖人坐在靠近自己的席位上。樞機為了聖人的出外求 乞和將其乞來品放在桌上,不免稍感難堪;不過,為了客人當時並未作聲。

及至聖人稍稍用飯後,便拿起他的乞來品,因天主的名,分贈樞機的每位騎士及隨營司鐸。而他們又都虔敬而熱誠地脫掉帽子接受了。有人當場吃掉了,有人則因了對聖人的熱誠而保留起來。

筵席散後,樞機帶聖人退入室內,繼而伸開手臂,以極大的喜樂擁抱了他說:「我樸實的弟兄,你既來拜訪我,我的家便是你的家,你又何必出外求乞,使我含羞 呢?」聖人答說:「大人,我這樣做,反而對您表示巨大的尊敬;因為一位僕人如能善盡其義務,並滿全其對主人所應有的服從,他便是尊敬他的主人。我的義務是:作窮弟兄們的表率,尤其我知道在這修會中,現在及未來有許多弟兄,他們真的是名符其實的小兄弟,他們為了天主的聖愛,並在指導他們於一切事上的聖神的 傅油下,將成功為弟兄們謙虛與服從的僕役。但他們中現在及未來,也難免沒有若干為了害羞和不良習俗,而不欲謙卑自抑和不屑於出外求乞或做其他卑下活計者。 因此,我必須以我的行為教訓這些已經或行將隸屬於這修會的弟兄們,使他們在天主眼前,今生及來世都沒有藉口來自我掩飾。所以,幾時我與您──我們的主人和 宗座指派的保護者──在一起,或者與其他此世的大人及貴人──他們為了天主聖愛,不獨收容我到他們家裏,而且還強迫我與他們一起用飯──在一起時,我將永不羞於沿門求乞。真的,我有意將行乞一事,視作至高王者的尊榮,並為了光榮萬有之主,我將忠實履行此道不誤。因為祂在光榮中,雖然是富有和威嚴之主,卻為 我們而降來卑微的人世中,成為貧窮和受人輕視者。故此我要現在及未來的弟兄們知道:我靈魂肉體的最大快慰,是坐在弟兄們窮而且小的桌子上,並看到擺在面前 的,是弟兄們靠沿門求乞而得來的可憐的粗茶淡飯,這比坐在你們及其他大人們擺滿盛饌的餐桌上更要快慰。因為愛德的麵包是聖的,是以熱愛並頌揚天主所祝福 的;因為一位弟兄出外行乞時,開口第一句話是:『讚美主、天主!』繼而便是:『請為了天主聖愛,給我們一點什麼吧!』」

樞機自覺因聖方濟的上列言語而受益良多,便說:「我兒,你可以做一切你認為聖善的事,因為天主與你同在,而你也與他相偕不離。」一如聖人多次說的:他的意願是:任何弟兄不得長期不出外行乞;理由一,是為了行乞的功德,其二是害怕這樣一來,他們將羞於求乞。果然,一位弟兄,在世俗前越是偉大及高貴,其出外求乞和做其他弟兄們慣於做的卑微工作,便越為聖人所喜愛,並越能裨益他人。

24 關於一位不祈禱不做活,而只知吃飯的弟兄

我會初興時,亦即弟兄們生活於Assisi附近的Rivo Torto時,有一位很少祈禱,不事工作,不肯行乞而對吃飯則頗為認真的弟兄。聖方濟曾注意到這事,並由聖神得知此人是一位愛慕肉慾的人,便對他說:「蒼蠅兄弟,去你的吧!因為你只想吃用你弟兄的勞力,卻懶於做天主的事工。猶如一隻不事生產的雄蜂,一無所事地什麼也不蒐集,也不做活,只知吃用好的蜜蜂的工 作成果!」

所以這位弟兄終於走掉了,因為他喜愛肉慾,他未曾請求,故亦未能得到仁慈。

25 聖人如何發著神火出來歡迎一位背著乞來的物品而頌揚天主的求乞者

另 一次,聖人在Portiuncula會院時,一位具有神貧精神的弟兄,經由Assisi街上背著求乞得來的物品回來;由於他邊走邊唱,高聲頌揚天主,故在他接近聖母堂時,聖人聽到了他的聲音,便發著極大的熱情和喜樂立即出來歡迎他,聖人跑向路上的他,愉快地親吻了他用以背負物品的雙肩;繼而將東西放在自己肩上,也將它們背回會院裡去。他向弟兄們說:「我願意我的弟兄外出求乞,以及背回東西時,這樣幸福、喜樂並讚揚著天主!」

26 主如何啟示了聖人:弟兄應被稱為「小兄弟」以及他們應宣報和平與救恩。

一天,聖方濟說:「小弟兄的修會,是天主子近來向天父請求的一個小羊群。祂向天父說:『你要給我一個新的、謙虛的民族,他們在謙虛與神貧上,要不同於他們以前的人,他們要只以我為足。』天父向祂可愛的聖子說:『我的兒,事情就依你的話,業已成就了。』」

故此聖人常說:「天主願意並啟示了他,弟兄們應被稱為『小兄弟』,因為他們應該是天主子向天父求得的貧窮而微賤的人。關於這樣的人,天主子親自在福音上說: 『不要怕,我的小羊群;你們的父預定了要給你們祂的王國。』(路十二32)。又說:『相信我吧!幾時你們為我弟兄中最小的所做的,就是為我做的。』(瑪二 五40)。雖然主所說的是所有的窮人和神修者,但尤其是指祂將在其教會內所興起的『小兄弟會』。」

為此,既然聖方濟由天主啟示得知,其修會應名為「小兄弟會」,故他要人將這寫在第一會規內,即他曾呈獻給教宗Innocent三世,並由這位教宗所批准,其後又公佈於教廷會議中的會規內。

主也啟示他的弟兄們應當使用的,也由他寫入遺囑中的致候語說:「主啟示了我,要我致候人們時說:『願主恩賜你們和平!』」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