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欽崇天主的三種工夫

欽崇天主以及呈獻天主任何敬禮需要三者:一、為求得天主的神恩,我們的心神應當鞠躬致敬並匍匐朝拜。二、應當開拓並擴大感激的善情。三、應當高舉自己並與天主晤談。這晤談是天主聖神在雅歌內所訓示的淨配與淨配的晤談。如果這晤談進行的正確無誤,則靈魂將體驗到奇美之至的歡騰雀躍,使到她出神地喊說:「我們在這裡真好!」我們的祈禱應滯留在這階段,並不得中止,直到「進入可奇帳幕(所在的)地方,到天主聖殿內,那裏有赴婚筵者的歡躍之聲」(詠四一5)。

為使你鞠躬致敬,必須驚奇天主的無限偉大並看到你的渺小;為使你開放於知恩的善情,必須注意天主的慈善及你的卑微;為高舉你自己而歡欣地與天主會晤,必須回憶天主的聖愛並想到你的冷漠;俾使你在兩極端的相形之下,臻於出神的境界。

須知我們應當以三種方式向天主致敬:一應敬禮天主如父親,因為我們是天主所造生、所再造並教養。二應敬禮天主如主宰,因為是祂由敵人手中救出我們,由地獄中贖回我們,是祂導引我們於主的葡萄園中。三應敬禮天主如法官,因為我們是在祂面前受到控告和為祂所判罪,並在祂面前自認有罪。控告我們者是良心的呼聲,判決我們者是我們生活的明顯事實,使我們自認有罪者是天主上智的目光。故此,我們理應接受不利的定讞。首種敬禮固應嚴肅,次種敬禮更應嚴肅,而第三種敬禮則應極其嚴肅。首種敬禮的表現是鞠躬,次種敬禮的表現是屈膝,第三種敬禮的表現則是匍匐。我們以首種敬禮表示屈服,以次種敬禮自我貶抑,以第三種敬禮則自我厭棄。在首種敬禮中我們自視微小,在次種敬禮中則自視微賤之至,而在第三種敬禮中則自視如烏有。

我們應當奉獻天主的感恩之情亦分三等:深切的、更深的和最深的。看到我們的不配時,我們對天主的感恩之情自應深切,想到天主寵恩的偉大時,則我們的感恩之情應更加深切;而想到天主的無窮仁愛時,則我們的感恩之情應十分深切。或者為了天主所賞的恩惠,我們的感激自應深切,而為了天主赦免了我的罪債,則應倍加深切,但為了天主預許的賞報,則應極端深切。亦可以這樣做:為了本性的恩惠我們應當感激,而為了聖寵的恩惠則尤其應感激,但為了優厚的特寵則應極其感激。因了第一種感激心胸為之擴大,因了第二種感激心胸為之開放,因了第三種感激,心胸為之傾注;就如哀歌第二章所說:「傾注你的心像傾注水似的」(19節)。

我們應當以三種方式奉獻恩愛之情與天主。首先,人人要以「唯有天主是我的喜樂」而喜樂。其次,要以「我只求中悅天主」而喜樂。其三,要以「他人亦有分於上述喜樂」而喜樂。甲種喜樂誠然高貴;而乙種則尤其高貴,但丙種喜樂則十分高貴。甲種喜樂出自無條件的愛,乙種則出自應分有的愛,而丙種則是兩種的混合。因了甲種喜樂,世界對人是被釘於十字架上的;因了乙種喜樂,人對世界是被釘於十字架上的;但因了丙種喜樂,則人是為了世界而被釘於十字架上的,使到人為使世界中悅天主而甘願捨生致命。而這正是成全的愛德;人如尚未抵達此階段,則不得自以為是成全者。人如不唯甘願而且十分希望為近人的得救而捨命;就如保祿宗徒所說:「我甘心情願為你們的靈魂付出一切,並將我自己完全耗盡」(格後十二15),此時,人才算獲致了上述成全。但除非先在愛天主方面抵達成全境界,則在愛人方面決不能臻於成全;因為我們原是為了愛天主而愛近人的,同時,近人原是為了他們與天主的關係才是可愛的。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