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煉路及其三種工夫

關於良心的芒刺,應勤行三種工夫。首先要激發良心的芒刺;其次要使良心的芒刺尖銳化;其三要匡正良心的芒刺。為激發良心的芒刺,要記起罪惡;為使良心的芒刺尖銳化,要留意自己;為匡正良心的芒刺要多行善事。

關於記起罪惡,應對自己許多疏忽、貪慾及惡意自訟自承;因為我們所犯一切罪過和招致所有禍惡,幾乎都造端於此三者。

對於疏忽應深切反省者是:是否疏於看守心門,疏於善用時間,和是否持有正確意向;因為勤加看守心門,善用時間並在一切工行上持有正確意向,是應以萬分的奮勉來執行的。

其次,應反省自己是否疏於祈禱、閱讀及為善;因為凡志在結出及時的成果者,必須十分勤勉地履行此三者,三者缺一不可。

其三,應回思自己是否疏於悔改,疏於對抗誘惑,疏於進修;因為為能進入所許的福地,必須全力慟哭己罪,抗拒惡魔的誘惑,並日進於德。

關於貪慾,應當反省,是否在自己內活躍著貪快樂、好新奇及圖虛榮三種萬惡之根。首先,人如貪圖甘美、柔軟及肉情的快感,意即人如追求甘美的飲食、舒適的衣著及不潔的享樂,則在這人內一定活躍著貪快樂的惡情。不獨同意這種貪慾是可指謫的,而且一開始便應予以唾棄。

其次,應加反省,是否好新奇的貪慾現在或過去活躍於自己內。人如樂於知道隱密之事,人如樂於觀看美麗的人、物和擁有寶貴的物事,他便有著好新奇的貪慾。這些都是極端應受譴責的貪婪及好奇的惡習。

其三,是虛榮。人如喜愛受到擁戴、稱揚及尊榮,則圖虛榮的貪慾便活躍於他內。這一切無非空虛,並令人自負。人應走避之猶如女色。對這點人應受到良心的譴責。

應對惡意嚴加自省者,是現在或以往是否懷有忿怒、嫉妒和不快。此三者使人蠻橫粗暴。首先是忿怒;它可能發作於心靈、姿勢和言語上,亦可能發作於面貌及聲音上,或者發作於情感、談吐及舉止上。

其次是嫉妒。這惡習使人在他人順利時感到悲哀,在他人遭到逆境時感到愉快,在他人遇有急難時漠不關心。

其三是不快。這是疑忌、辱罵及詆譭他人的惡根。這類惡意應極加以憎恨。 — — 上述各包括三項節目的三種反省,激發良心的芒刺,並使人痛心懺悔。

看了人應怎樣反省己罪與激發良心的芒刺後,現在要說明人應怎樣留意自己,俾使良心的芒刺尖銳化。人對自己應留意三者:死期的接近、苦架的鮮血及法官的威容。此三者使良心的芒刺尖銳化。首先,人如想到死期的不定;死亡的無可倖免及不可挽回,良心的芒刺便要尖銳化。人如勤於注視死期,則將勤勉工作,以便乘有時間時,洗煉自身於一切疏忽、貪慾及惡意。人既不保險自己是否有明天,誰敢存留於罪惡中?

其次,人如想到苦架的鮮血是為激動、洗滌並軟化人心而流出者,或為洗淨人的污點、為起死回生、為使枯竭變成肥沃而流出者,則其良心的芒刺自然尖銳化。人如想到自己曾為如此寶貴的鮮血所沐浴,怎能愚笨到讓疏忽、貪慾或惡意為王於自己內?

其三,人如想到法官的威容不能舛錯、無可挽回及無可逃避者,則其良心的芒刺定趨尖銳化。誰亦不能瞞過祂的上智,歪曲祂的正義,逃掉祂的報復。既然善無不賞,惡無不罰,誰想到這點而不英勇對抗一切邪惡?

現在要看看應怎樣多行善事,以匡正良心的芒刺。為匡正良心的芒刺,應先考慮三種善事:即克服疏忽的勤勉、克服貪慾的刻苦、和克服惡意的溫良。有此三者,便出現良好而正直的良心;先知所說:「人啊,已通知了你什麼是善,上主要求於你的是什麼;就是要你履行正義,愛好慈善,虛心與你的天主來往」(米六8)便涉及此三者。同時,主在路加福音上所說:「要把你們的腰束起」亦涉及此三者。

首先應著手於勤勉,因為勤勉替其它善行舖路。可以這樣描繪之,勤勉是心神用以克服一切疏忽的一種力量,並使人專心致志和滿懷信心地做好天主的一切事工。這點替下列其他善行開路。

繼而是刻苦。刻苦是心神的一種嚴肅態度,它約束所有貪慾並使人慣於使用貧窮、粗糙及卑賤的物品。

最後是溫良。這情操清除一切惡意,並使人慈愛、容忍和享有內心的愉快。到這裏,洗煉自己的默想神功已告結束。凡是清潔的良心便自然愉快和喜樂。誰有意洗煉自己,便應留意有關良心芒刺的上述種種。為實行上述默想工夫,可以由上述任何題目開始,並由一題目轉移至另一題目;同時又應鍥而不捨,直至體驗到安寧與平靜。因為安寧與平靜是精神愉快的泉源。而人心愉快時,才樂於向上。總之,煉路是由良心的芒刺開始而結束於精神的愉快;執行於痛苦中而完成於聖愛內。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