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_保祿和他的書信

課程內容檔案下載(請點選

課程錄音檔下載(課程一請點選)(課程二請點選

壹、保祿其人與他的歷史

一、  引言

n                 新約「第二人」

保祿的地位、重要性以及對後世影響僅次於耶穌

從文學方面來看,保祿甚至遠比耶穌更接近我們

保祿是我們對於初期基督徒團體最熟悉的人物

n                 “Corpus Paulinum”

「十三封書信」 ─ 形成新約的第二個主要部分

七封保祿的親筆書信:得前、格前、格後、迦、羅、費、斐

其餘都是假託他名字的作品

書信產生於具體的生活情境中

二、  來源以及形成過程

1.             保祿的出身

在基里基雅的塔爾索出生、成長

「僑居地的猶太人」

本雅明支派、法利塞黨

自幼在耶路撒冷接受嚴格的「猶太經師」養成教育

具有「希臘化」的教育,熟習當時的生活思考方式

雙重名字:掃祿、保祿(宗十三9)

初期反對基督徒:因為他們宣稱,被釘死的耶穌取代了「法律」的救援地位

致力於對抗、甚至消滅「異端」

2.             保祿的轉變(悔改)

n                 大馬士革事件

最獨特的生命經驗 ─ 「被復活的基督親自召叫,成為傳播福音的使徒。」(格前十五8-11;迦一15-17;斐三1-11)

n                 大馬士革事件的影響

天主所主導的啟示性行動

復活的主最後一次顯現(格前十五8-11)

與舊約先知們蒙召的經驗相關(迦一15-16)

n                 保祿與伯多祿

保祿自認是最後一位宗徒

和「第一位」宗徒伯多祿有特殊的關係(格前十五5)

伯多祿:猶太人的宗徒;保祿:外邦人的宗徒

3.             悔改初期

AD32年得到召叫悔改

最初幾年的生活:迦一17-18

福傳工作產生的問題:外邦人是否可以直接加入信仰團體,不必先成為猶太人?

安提約基雅團體的成就:「在安提約基雅人們最先稱呼門徒們為基督徒。」(宗十一26)

4.             第一次福傳旅程

宗十三~十四:AD46-47年之間

福傳的工作在猶太人當中受到限制;在外邦人中迅速發展

三、  保祿走向獨立的過程:宗徒會議和安提約基雅的衝突

重大神學問題:新建立的「混合」基督徒團體和耶路撒冷的原始信仰團體之間的關係如何?

「宗徒會議」(參閱宗十五):AD48年(迦二6-10)

(1)      耶路撒冷團體承認外邦基督徒也屬於救恩團體。

(2)      分配福傳工作的責任:伯多祿負責猶太團體;保祿被派遣照顧外邦人團體。

(3)      外邦人團體有責任為耶路撒冷團體捐獻。

「安提約基雅事件」:迦二11-21

事件「後果」:保祿和安提約基雅教會分離,開始自行主導一個沒有任何妥協的使命,發展出普世性的外邦人福傳工作。

四、  保祿獨自福傳的階段

保祿生命最重要的階段(AD48-60)、保祿書信都產生於這個階段

1.             一般而言

n                 福傳終極目標:羅馬(世界的首都)

n                 建立地區福傳中心

由大城市、羅馬各省的行政中心「開始」傳播福音的工作

n                 兩階段的工作

    「初期」:以在重要城市建立信仰團體為目標;培養、設立團體的領導人

第二階段:藉助「拜訪」與「信件」

n                 信件的目的

完成宗徒使命、陪伴與領導信仰團體

2.             福傳與書信完成的過程

n                 絕對的年代表:客觀的歷史事件

「加里雍碑文」:保祿和羅馬總督在格林多相遇於AD52年初(宗十八12-17)

宗十八2:羅馬皇帝喀勞狄將猶太基督徒從羅馬城逐出(AD49)

n                 相對的年代表

n                 保祿生命年表:

49年

離開安提約基雅(宗十五36-39)

49-50

獨立自主的福傳工作 ─ 小亞細亞和馬其頓:
迦加拉達團體、特洛阿、斐里伯、得撒洛尼、到達格林多
(宗十五40-十八2)

50-52

第一次在格林多的停留(宗十八)

50-51

完成得撒洛尼人前書(在格林多寫作)

52-55

在厄弗所的停留(宗十九)

52-53

前往耶路撒冷和安提約基雅(宗十八22-23)

54

由厄弗所和格林多交換信件

55

為了準備收集捐款的旅程:
由厄弗所經特洛阿、馬其頓到格林多(宗二十)

55

寫作迦拉達人書

55-56

第二次到格林多的停留;和格林多團體和好

56

寫作羅馬人書(由格林多寄出為所計畫的羅馬旅程做準備)

56

前往耶路撒冷將捐款送去,以及在耶路撒冷被捕(宗二十~二一)

56-58

在凱撒勒雅坐監(宗二四~二六)

58

以犯人的身分被帶往羅馬(宗二七1~二八16)

58

寫作斐里伯人書、費肋孟書(在羅馬坐監的時期)

58-60

在羅馬的停留(宗二八30-31)以及殉道死亡


n                 保祿獨自的福傳:第二次和第三次福傳旅程?(宗十八21-23)

 

貳、保祿書信的重要性、特質和問題

一、           保祿書信的重要性

1.          初期教會最古老的聲音

2.          詮釋福音進入生活脈絡

保祿是基督的見證、救援喜訊的「詮釋者」

3.          對話的特性

書信是一種「對話」:針對具體的信仰團體傳述福音

保祿書信使人瞭解,福音不是抽象概念,而是指向具體的生活情境。

4.          熱情的神學思想家

「神學」:反省救援喜訊的起源以及後續影響,交代創造、救援以及人類的具體生活彼此之間的關聯。

保祿一生面臨各種挑戰:嚴格的猶太基督徒、外邦基督徒 …

保祿建立了教會的神學使命

沒有神學基礎的基督信仰根本令人無法想像

5.          初期基督教會歷史的泉源

書信是認識初期教會歷史的泉源

二、           保祿書信的特徵

1.          口述信件

保祿口述,由「書寫員」或「秘書」寫下

書寫人員有時也成為保祿書信的共同「作者」

弟茂德(格後一1)、息耳瓦諾及弟茂德(得前一1)

書信的關的部分當然都是保祿自己形成的

書信的結尾是保祿親筆書寫的(參閱:迦六11-18)

2.          信件的長度

保祿書信的篇幅和長度非常不尋常

一般私人信件通常只是一張紙草(比較:費肋孟書)

3.          書信的傳統

(1)          信件的開頭:「問候語」

「問候語」三個基本因素:寄信人、收信人、問候

基本模式:A寫信給B

「簡短」問候語:「願恩寵與平安與你們同在」(得前一1)

比較擴展的問候形式:

「願恩寵與平安由天主我們的父及主耶穌基督賜與你們!」

「這基督按照天主我們父的旨意,為我們的罪惡捨棄了自己,為救我們脫離此邪惡的世代。願光榮歸於天主,至於無窮之世!阿們。」(迦一3-5)

(2)          信件的正文

n             卷頭語

通常以「感恩」的形式敘述自己和受信人團體之間的關係

例外:迦拉達人書(迦一6-9)

n             教導:教義性與倫理性的教導

教導(教義性內容)、警告、勸告的話語(倫理性教導)

依書信的產生情況而常有變化

(3)          信件的結束部分:「問候」及「祝福」

根本格式:「願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的恩寵與你們同在!」(得前五28)

保祿預設自己的書信將在信仰團體聚會崇拜之時被公開頌唸

感恩禮儀的語言:平安的祝福(格後十三11)、排除或者詛咒不相信的人(格前十六22)、神聖的親吻(格後十三12)、呼求耶穌基督再來(格前十六22)

4.          修辭學

符合修辭學原則的演說結構:(起、承、轉、合)

引言(propositio):演講主要的關懷和主題內容

敘述(narratio):以敘述的形式,陳述某些特定的事件

辯論(argumentatio):關於事件提出批判性的辯正,

結論(conclusio):辯正引出的最後結果

三、           有關保祿書信的問題

1.          保祿書信的整體性

書信中出現許多斷裂現象、突然開始新的主題或語氣

n             例一:斐三1-12

n             例二:格後十1

n             保留的意見

古典文學中沒有類似的例子

例外:羅十六25-27、格前十四34-35

n             格林多後書

三封不同的書信:衝突書信;妥協、或中性化的書信;和好書信

n             尊重現有的書信形式

方法論上的基本規則:接受書信目前的存在形式,嘗試了解其意義

2.          保祿神學的一致性

討論的基本前提:保祿書信並非系統性地教導教義(Dogma)

研究者可以合理的詢問:究竟保祿有沒有一個整體的一致的神學?在這段不算太長的書信寫作期間,保祿是否由於遭受壓力,而改變自己的神學中心思想?

(1)          成義的教導

比較羅馬人書和迦拉達人書

(2)          末世論

早期信念:團體一起積極期待默西亞即將來臨(得前四13-18)

晚期思想:完全採用個人性末世論語言(斐一21-26)

(3)          有關猶太民族的問題

得前二14-16:嚴厲批評猶太人 ─ 他們將被排除在救恩之外

羅十一25-32:保祿確信並希望猶太人終將得到救援

n             不斷成長的保祿

保祿在神學語言上的轉變,並不是因為沒有自信或確信,更非說明他任性而為;相反地,這些自由的轉變顯示出保祿生命中不斷成長的動力,這是真正的神學不可缺少的因素。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