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天 耶四六~四九 彭龍英

第260天 耶四六~四九 彭龍英

每日讀經     Day 260

聖經章節:耶肋米亞四六~四九

 

釋義:參閱《淚眼先知耶利米》楊牧谷著,校園;《耶利米書》卷下,唐佑之著,天道;《耶肋米亞先知》劉家正等編著,光啟

  • 本書四六~五一章是一個單元,專論列國的審判。四六章是關於埃及的審判,全章分三段:2-12論加克米士戰役13-26預言巴比倫攻埃及、27-28以色列得救。在古代中東歷史上,加克米士戰役是一個極具決定性的戰役,發生於公元前605年(2節,約雅金第四年),之前,亞述原為中東的霸主,自公元前612年其首都尼尼微淪陷後,巴比倫與埃及就開始爭奪霸權,後來埃及控制加克米士(位處要塞),因而控制了敘利亞和巴勒斯坦。直到公元前605年,巴比倫出征,把埃及打敗奪得霸權,加役對猶大國的命運影響深遠,亦為耶肋米亞書發生的主要事件背景。至於有關巴比倫攻打埃及的預言是到了公元前568年才發生,但對埃及而言,沒有造成致命的打擊。
  • 四七章論培肋舍特。本章如上一章都是詩體形式寫成,內容一開始,就描寫「從北方湧來」的敵軍,如漲溢的河,要漫遍培肋舍特全地;培肋舍特人抵受不了,便怨上主刑罰太嚴厲,卻不反省自己的惡行,反求上主的刀劍入鞘
  • 四八章論摩阿布。其中29-39這段經文與依十五~十六章「弔摩阿布的哀歌」頗多相似,編者的用意在於陳述懲罰的理由―那就是摩阿布的矜誇自大,以及心中對上主和以色列的傲慢狂妄。到底有什麼值得摩阿布如此驕傲?從地理來說,摩阿布有極高的峭壁作防守;從資源來說,他們位處水草豐盛之地,產牛羊無數;從軍力來說,摩阿布沒受到太大的外敵威脅,而好戰的摩阿布人更積極擴軍(14-15),因此,具備上述優勢的條件就更有理由「強橫、矜誇、自大」(29)。而今耶利米亞向他們宣告審判,顯示出他們每一個自恃的條件都是虛假的:賴以保護的山谷和城邑必遭破壞(8),勇士遭殺戮(15),肥田被奪、酒酢絕流(33),那時他們就知道誰值得信靠
  • 四九章是由數個神諭所組成,乃是針對不同的民族而發,篇幅都不長。為首的是有關阿孟的審判(1-6),從民長時期以來,阿孟和以色列之間不時發生磨擦;阿孟時時乘機窺伺以色列國土,而以色列在強勢之際也不忘回敬一番。在這篇神諭中,阿孟也像摩阿布一樣,末後獲得上主的憐憫與恩赦。
  • 7-22節,關於厄東的神諭:這篇詩體神諭,與對摩阿布阿孟的神諭有關。約在公元前605左右寫成,節有若干與《亞北底亞》先知書相同,此神諭的內容是講到厄東的毀滅,厄東以智慧自詡而目空一切,7節以譏諷的口吻向智者雲集的中心特曼城詢問難到計窮、無計可施了嗎?因他們沒有善用智慧來認識天主,於是上主宣佈要毀滅他們(11-16),就像毀滅索多瑪和哈摩辣一般(18),波責辣必被掃蕩淨盡而成為廢墟,這種毀滅無法抵抗,無人能拯救,即使是勇士也束手無策( 21-22)
  • 23-39節,包含三個神諭:針對大馬士革、阿拉伯諸部落及厄藍所說的首先是大馬士革的神諭(23-27),這神諭也有人稱為敘利亞的神諭,因為大馬士革是敘利亞的首都,商業中心;此神諭暗示著災禍來自於北方(23)。事情的發生大約也在公元前605年,拿步高在加克米士大敗埃及,遂乘勢掃蕩大馬士革,當地居民驚惶懼怕,棄城而逃。第二個神諭(28-33)描寫巴比倫大軍入侵時的情況,在沙漠以遊牧為生的阿拉伯人,他們的所有都被巴比倫軍取走,並居散於各方(32),剩下來的是一片荒涼,最後終於成了豺狼的巢穴(33)。
  • 最後的神諭,是有關厄藍(34-39)。是三個神諭中,唯一含有救援的神諭。厄藍的弓手是眾所周知(參依二二6),弓手是厄藍國家的主力來源,但雅威卻要折斷他們的弓弩,使他們飄散四方(35-36),並且要以祂自己的正義刀劍追殺,直至消滅,不過上主宣告,在末後的日子要恩赦厄藍。

 

與主交談:

  • 上主對列國的宣判,表明了什麼教訓?我是否從中學習到功課?
  • 上主不只是要復興以色列,祂也要救援其他民族,祂對列國都有救恩的許諾,在此表明救恩的普世性。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