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基督奧跡的慶典 - 第二部分 - 第一章 - 第二條 堅振聖事

天主教教理 卷二 基督奧跡的慶典

第二部分 教會的七件聖事

第一章  基督徒入門聖事

第二條 堅振聖事

1285. 堅振和聖洗及感恩 (聖體 )聖事共同組成「基督徒入門聖事」,我們必須維護這三件聖事的一體性。 因此,我們應向信徒解釋,為使聖洗的恩寵達到圓滿,接受堅振聖事是必要的。事實上,「因著堅振聖事,他們 [受過洗的人]與教會更完善地連結起來,又因受到聖神特別力量的充實,更責無旁貸地以言以行,去宣揚並維護信仰,作基督真實的見証人」。

一、救恩史中的堅振聖事

1286. 在舊約時代,先知已宣布上主的神要居住在萬民所期待的默西亞身上,使祂履行救贖人類的使命。當耶穌接受若翰的洗禮時,聖神降臨在祂身上,這是一個標記,指出耶穌就是要來的那一位,祂是默西亞、天主子。基督因聖神降孕,祂的整個生命和使命,是在完全與聖神的共融中實現。這聖神是天父「無限量地」賜給基督的(若 3:34)。

1287. 聖神的這一切富饒不應只屬於默西亞,也應傳送給默西亞的全體子民。基督曾多次應許要傾注聖神,祂的應許在逾越節那天首先實現了(若 20:22),接著,在五旬節那天更以驚人的方式實踐。宗徒們充滿聖神,開始宣講「天主的奇事」(宗 2:11),伯多祿宣布:聖神的傾注就是默西亞時代的標記。當時,凡相信宗徒的宣講而受洗的人,都接受了聖神的恩賜。 

1288. 「從那時起,宗徒為了完成基督的意願,藉著覆手,把聖神的恩賜傳送給新受洗的人,使洗禮的恩寵達到圓滿。因此,在致希伯來人書中,把覆手禮,連同洗禮的道理,都列入培育基督徒的基本教材中。天主教傳統理所當然地承認覆手是堅振聖事的始源;此聖事以某種方式,使五旬節聖神降臨的恩寵在教會內綿延不絕」。  

1289.在很早以前,為了更確切地表明聖神的恩賜,除覆手外,還有傅抹加香料的油(聖化聖油)。傅油禮闡明了「基督徒」一詞的原意就是 「受傅油者」,這名稱源於基督本身,祂就是「天主以聖神傅了」的那位(宗 10:38)。傅油禮一直流傳至今,東方和西方的教會同樣遵行。因著上述的理由,在東方,這聖事稱為傅油 (chrismation), 即 傅 抹 聖 化 聖 油 (chrisma), 或香膏 (myron)。在西方,則稱為堅振 (confirmation):表示它對聖洗聖事的確認,也同時強化聖洗的恩寵。

東方和西方兩個傳統

1290. 在最初的幾個世紀裡,堅振通常與聖洗在同一慶典中舉行;這就是聖西彼廉所稱的 「雙重聖事」。後來,由於種種原因,尤其是嬰孩洗禮的次數終年不斷地增加,鄉村堂區的數目增多,教區的範圍日廣,以致主教不能主持所有的聖洗慶典。在西方,由於希望把「聖洗的完成」留給主教,所以把這兩件聖事在不同時間分開舉行。東方教會則維持這兩件聖事的一體性,所以,是由付洗的司鐸施行堅振聖事。但在這種情況下,主禮司鐸只能使用由主教祝聖的「香膏」來施行這聖事。

1291. 羅馬教會的一項習慣逐漸發展成西方現行的禮規,該習慣是:在洗禮後傅兩次「聖化聖油」。第一次傅油,是在受洗者由洗禮池出來時,立即由司鐸施行;這次傅油仍要由主教在新教友額上第二次傅油來完成。如今保留了由司鐸以聖化聖油施行的第一次傅油禮,它與聖洗的儀式連結在一起,象徵受過洗的人分享基督先知、司祭和王者的職務。如果是為成人施洗,便只施行一次聖洗後的傅油:這就是堅振聖事的傅油禮。

1292. 東方教會的做法,是更強調基督徒入門聖事的一體性。拉丁教會的做法則更清楚地表達出新基督徒與主教的共融;因為主教是其教會唯一性、至公性和宗徒性的保証人和僕人,由此他連接著基督教會的宗徒起源。

二、堅振聖事的標記和儀式

1293. 在堅振聖事的儀式中,該細想傅油的標記,以及它所象徵的和所蓋下的屬神印記

傅油,就聖經上和古代的象徵來說,含義豐富:油是富裕和喜樂的標誌,它潔淨(在沐浴前後的傅油)和滋潤身體(為運動員和角力者的傅油);它是治癒的標記,因為它紓解瘀腫和傷口的痛楚;它也帶來美麗、健康和力量的光彩。 

1294. 在聖事生活裡,「傅油」也有上述的含意。在洗禮前,傅上「候洗聖油」,象徵淨化和強化;給病人傅油表示治療和安慰。洗禮後,在「堅振禮」和「聖秩授予禮」中傅以「聖化聖油」,是祝聖的標記。藉著堅振聖事,即那些接受了傅油的基督徒,更圓滿地分享耶穌基督的使命,充滿聖神的富饒,使他們的生命更能散發出「基督的馨香」。

1295. 藉著傅油,領受堅振者接受了一個「記號」,就是聖神的印記。印記代表個人的印信, 是他權力的標記,是他擁有某物的標記。因此,士兵蓋上他們將領的印記,奴隸蓋上他們主人的印記。印記証實一個法律行為,或一分文件,並在某些情況下,有保密作用。

1296. 基督宣稱自己是天父所印証的。同樣,在基督徒身上也蓋了印:「那堅固我們同你們在基督內的,並給我們傅油的,就是天主;他在我們身上蓋了印,並在我們心裡賜下聖神作為保証」(格後 1:22)。這聖神的印記標示出我們整個屬於基督,永遠加盟為祂服務,也標示出天主的許諾,要在末世的重大考驗中,保護[我們]。

堅振聖事慶典的舉行

1297. 聖化聖油的祝聖是一個重要的行動,它雖在堅振聖事以前舉行,但在某種意義上,也算是堅振慶典的一部分。主教在聖週四主持聖油彌撒,為他的整個教區祝聖聖化聖油。在東方教會裡,聖油祝聖的禮儀甚至保留給宗主教主持:

安提約基禮用下述的「呼求聖神禱詞」來祝聖聖化聖油(香膏):「(聖父……請派遣聖神),降臨在我們,及在我們面前的油之上,並予以聖化, 好為那些接受它的傅油和印記的人,成為神聖的香膏、司祭的香膏、王者的香膏、喜悅的傅油、光明的衣服、救恩的外氅、屬神的恩賜、靈魂和肉身的聖化、永存的福樂、永不磨滅的印記、信德的護盾、無敵的盔甲,以抵抗魔鬼的一切惡事」。

1298. 當堅振聖事慶典與聖洗聖事慶典分開舉行,一如羅馬禮所行,堅振聖事禮儀以領堅振者重宣洗禮誓詞及宣認信仰開始,清楚顯示堅振是在聖洗之後舉行。如果成人受洗,則立即接受堅振、參與感恩祭並領聖體。

1299. 在羅馬禮中,主教給全體領堅振者覆手,這手勢從宗徒時代就象徵恩賜聖神。主教覆手呼求聖神的傾注:

《主教禮書•堅振禮》25:全能的天主,我們的主耶穌基督之父,請祢垂顧這些已受洗者:藉著洗禮,祢已從罪惡中拯救了他們,祢以水及聖神使他們重獲新生。就如祢曾許諾的,如今求祢傾注祢的聖神於他們身上;圓滿地賜給他們那曾停留在祢聖子耶穌身上的聖神,也就是智慧和聰敏之神、超見和剛毅之神、明達和孝愛之神;使他們充滿敬畏天主之神。以上所求是因我們的主基督。

1300. 隨後,就是堅振聖事的必要儀式。在拉丁禮中,「堅振聖事的施行,是覆手時在領堅振者額上傅以聖化聖油,說: 『請藉此印記,領受天恩聖神』(Accipe signaculum doni Spiritus Sancti)」。至於拜占廷禮的東方教會,在呼求聖神的禱詞之後,以「香膏」傅在領堅振者身體上最具象徵的部位:額上、眼睛、鼻子、耳朵、口唇、胸膛、背上、雙手、雙足等;每次傅油時說:『天恩聖神的印記』(Signaculum doni Spiritus Sancti)。

1301. 最後以平安禮結束堅振聖事禮儀,象徵並表示與主教及所有信友在教會內的共融。

三、堅振聖事的效果

1302. 從堅振聖事慶典的舉行,可得知此聖事的效果是:聖神特別傾注在接受堅振者身上,正如昔日五旬節那天,傾注在宗徒身上一樣。

1303. 從這一事實,可知堅振聖事帶來聖洗恩寵的加增與加深:

──它使我們更深入地扎根在與天主的父子關係裡,使我們呼號: 「阿爸,父呀」(羅 8:15);
──它使我們更緊密地與基督結合;
──它在我們內加增聖神的恩賜;
──它使我們與教會的連繫更趨完美;
──它賦予我們聖神的特別力量作基督的真實見証人,以言以行傳揚 並維護信仰,勇敢宣認基督的名字,且決不以十字架為恥:

聖安博,《論奧跡》:因此,你必須謹記,你接受了屬神的印號,就是領受了智慧和聰敏之神、超見和剛毅之神、明達和孝愛之神、及敬畏天主之神;你該謹守你所接受的。 天主父已在你身上蓋上了祂的印號;主基督已堅定了你,並把祂的保証 ── 聖神,放在你的心裡。

1304. 堅振聖事就如它完成的聖洗聖事一樣,只可接受一次,因為堅振聖事在人靈上蓋了一個不能磨滅的屬神的印號──「神印」, 這是耶穌基督蓋在每個基督徒身上的聖神之印記,為他佩戴上自高天而來的能力,好使他成為基督的見証人。

1305. 這「神印」使在聖洗中所接受的「普通司祭職」更趨完美。「領堅振的人接受了力量, 這力量使人公開宣認基督,猶如職責所在 (quasi ex officio)」。

四、誰可接受堅振聖事?

1306. 凡受過洗而尚未接受堅振的人,均可並應該接受堅振聖事。既然聖洗、堅振和感恩(聖體)聖事合成一個整體,那麼「信友就有義務在適當的時候接受堅振聖事」。雖然缺了堅振聖事和感恩(聖體)聖事,聖洗聖事當然還是有效且有效益,但基督徒的入門過程終究尚未完成。

1307. 歷來,拉丁教會習慣,以「辨別是非的年齡」作為接受堅振聖事的參考。但倘若遇有死亡危險時,儘管他們仍未達到辨別是非的年齡,也應給嬰孩施行堅振聖事。

1308. 雖然有時稱堅振聖事為「基督徒成熟的聖事」,但決不能把信仰上的成熟與生理上的成熟相混淆,也不應忘記,聖洗的恩寵是無條件地賜給人,又是人無功而獲選的恩寵,無須「認可」便生效。聖多瑪斯對此事這樣說:

聖多瑪斯,《神學大全》:生理的年齡不可作為靈魂成熟程度的鑑別。因此,即使在童年,人亦可達到靈性上的成熟,正如智慧書上說:「可敬的老年並不在於高壽,也不在於以年歲來衡量」(智 4:8)。很多兒童年紀尚輕,卻因接受了聖神的力量,而勇敢為基督奮鬥,甚至傾流自己的血。

1309. 堅振聖事的準備,目的是引導基督徒與基督更親密地結合,並更熱烈地親近聖神,熟悉祂的行動、祂的恩賜和祂的呼召,好能更勝任地承擔基督徒生活上的使徒責任。為此,堅振聖事的教理講授,應致力於喚醒對耶穌基督的教會,即對普世教會和堂區團體的歸屬感。堂區團體對於領堅振者的準備,負有特殊的責任。

1310. 領堅振者必須處於恩寵狀態,首先宜接受懺悔聖事,好能潔淨自己,以接受聖神的恩賜。應以更熱心的祈禱,妥作準備,好能以順從和待命的心,接受聖神的力量和恩寵。

1311. 正如受洗,準備接受堅振聖事的人宜物色代父代母,好能得到靈性上的協助。為強調聖洗聖事和堅振聖事的一體性,最適宜由同一人擔任堅振聖事和聖洗聖事的代父或代母。

五、堅振聖事的施行人

1312.主教是堅振聖事的原本施行人

在東方禮,通常是由付洗的司鐸,在同一慶典中施行堅振聖事。但該司鐸要用由宗主教或主教所祝聖的「聖化聖油」來施行堅振聖事,這表示教會的宗徒性合一,而其連繫藉堅振聖事得以加強。在拉丁教會中,同樣的規定也適用於成人的洗禮,或於接納一位已在其他基督徒團體受過洗的人與教會完全共融,而該團體並無有效的堅振聖事。

1313. 在拉丁禮,堅振聖事的正權施行人是主教。如有需要,主教雖然可把施行此聖事的權柄授予一些司鐸,但通常由他親自施行最為恰當,不要忘記,就是基於此理由,才將堅振聖事與聖洗聖事在時間上分開舉行。主教是宗徒的繼承人,接受了圓滿的聖秩聖事,由他們施行堅振聖事,正好顯示出堅振聖事的效果是使領堅振者與教會、與教會的宗徒起源、及與教會為基督作見証的使命,更密切結合。

1314. 如有基督徒處於死亡的危險,任何一位司鐸均能夠為他施行堅振。事實上,教會不願讓她的任何一位子女,即使是年紀最小的,在離開人世前,仍未由聖神以基督圓滿的恩賜而得到成全。

撮要

1315. 「當時,在耶路撒冷的宗徒,聽說撒瑪黎雅接受了天主的聖道,便打發伯多祿和若望往他們那裡去。他們二人一到,就為他們祈禱,使他們領受聖神,因為聖神還沒有降臨在任何人身上,他們只因主耶穌的名受過洗。那時,宗徒便給他們覆手,他們就領受了聖神」(宗8:14-17)。

1316. 堅振聖事使聖洗的恩寵得以圓滿。它是賦予聖神的聖事,使我們更深入地扎根於與天主的父子關係裡,更堅固地成為基督的肢體,更牢固地與教會連繫,更密切地與教會的使命相聯合,幫助我們以言以行來見証基督徒的信仰。

1317. 如同聖洗聖事一樣,堅振聖事在基督徒的靈魂上蓋上神印或不可磨滅的印記;因此,人一生只可領受一次堅振聖事。

1318. 在東方禮,付洗後隨即施行堅振聖事,然後參與感恩祭;這傳統強調基督徒入門三件聖事的完整合一。在拉丁教會中,這聖事為已達到辨別是非年齡的人施行,並通常保留由主教舉行慶典,以表示這聖事加強領受者與教會的關係。

1319. 已經達到辨別是非年齡的堅振聖事候選人,應宣認信仰,處於恩寵的狀態,懷有領受這聖事的意向,並妥作準備,以便在教會團體和現世事務裡,擔任基督門徒和見証人的角色。

1320. 堅振聖事的必要儀式,是在受過洗的人額上傅以聖化聖油 (在東方禮,也傅在身體其他部位上),依照羅馬禮,施行人同時覆手說:「請藉此印記 + 領受天恩聖神」(Accipe signaculum doni Spiritus Sancti),而在拜占廷禮,施行人則說:「天恩聖神的印記」(Signaculum doni Spiritus Sancti)。

1321. 當堅振聖事慶典與聖洗聖事慶典分開舉行時,為表達這兩件聖事的關連,重宣聖洗誓願是其中一種方式。堅振聖事在感恩祭中舉行,有助於強調基督徒入門聖事的完整合一。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