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低要求或最高標準?

瑪十九16-22記載一個著名的故事:

有一個人來到耶穌跟前說:「師傅,我該行什麼『善』為得永生?」耶穌對他說:「你為什麼問我關於『善』?善的只一個。如果你願意進入生命,就該遵守誡命。」他對耶穌說:「什麼誡命?」耶穌說:「就是:不可殺人,不可奸淫,不可偷盜,不可作假見證,應孝敬父母,應愛你的近人,如愛你自己。」那少年對耶穌說:「這一切我都遵守了,還缺少什麼?」耶穌對他說:「你若願意是成全的,去!變賣你所有的,施捨給窮人,你必有寶藏在天上;然後來跟隨我。」少年人一聽這話,就憂悶的走了,因為他擁有許多產業。

面對台灣政治情勢的亂象,大概除了仍企圖能從中撈取利益的人外,都感到厭煩不堪。最令人憂心的是這些事件對「教育」問題帶來的負面影響,政治人物的惡形惡狀使我們不知道該如何教育下一代。台灣成為一個「比爛」的社會,扒糞爆料,互挖瘡疤,真如聖經所言:「人人都離棄了正道,趨向邪惡,沒有一人行善,實在沒有一個。」(詠五三4)在這樣的「生活實況」中,今天福音中青年人所提的問題「該行什麼善,才能得到永生?」更成為超越時空的有關生命的唯一問題。

然而,有誰真正關心過這個問題嗎?犯過者振振有詞地自我辯護:「過去的人都這樣做,為什麼我不可以?」「這樣做又沒有違法!」 …… 基督徒如何面對這個情況?聖經中一貫的主題應該還是我們唯一的堅持:「相信天主」!相信天主有辦法,只是我們該領悟時代的訊號而做出我們的努力。

最壞的時代就是最好的機會,危機可以是轉機。在「人人都離棄了正道,趨向邪惡,沒有一人行善」的情況中,如果有一人開始行善,情況會如何?悲觀者大概會說:完全沒用!但基督徒卻相信天主,相信落在地裡的種子一定會發芽生長的。保祿宗徒也教導我們,必須「以善勝惡」(羅十二9、21)。然而問題還在,到底「該行什麼善」?

耶穌說:「善的只一個」,意思是只有天主是善的。所以行善,並不只是「做些什麼動作」而已,更是努力使自己「成全,如同天父是成全的一樣」(參閱:瑪五48)。這是一個不斷自我提升的過程,基本上我們永遠達不到最終目標,因為人不可能和天主一樣,但是天主願意提升我們,幫助我們走向成全。

從耶穌和青年人的對話可以明白,「遵守誡命」只是起步,是成全道路的起點。基本上寫成文字的「法律」(誡命)只是道德生活的「最低」要求,但我們都誤以為這就是「最高」標準。因此,政治人物可以振振有詞地說「一切合法」,據此以為護身符。當我們不恥這些人的行徑時,更該想想我們如何面對今天福音的教導。

福音中的青年人因為放不下「產業」,失去走上成全道路的機會。我們絕大多數的基督徒不也都以為「遵守誡命」就達到最高標準嗎?我們以每主日參與彌撒、每天頌念玫瑰經、每天讀聖經、祈禱 …… 而滿足嗎?如果只是如此,我們也就和福音中的青年一樣,大概也不比政治人物強多少。

「你若願意是成全的,去!變賣你所有的,施捨給窮人,你必有寶藏在天上;然後來跟隨我。」這是耶穌對一切人的邀請。其實人人都頗有「產業」,雖然不一定富有!我們的產業可以是我們獨特的性格、習性、面子、堅持 …… 甚至是思想方式。每個人該在自己的具體生活情境中想想「變賣所有,施捨給窮人」是什麼意思,努力掙脫因達到「最低標準」而自滿的困境,答覆耶穌的邀請走向「最高標準」的成全。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