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千年

文:王慧敏姊妹

耶路撒冷女郎!你們若遇見了我的愛人,你們要告訴他什麼?
我懇求你們告訴他:「我因愛成疾。」(歌五8)  

    半個世紀彷彿彈指即過,半世紀以前,她是個梳著長辮子的小女孩,喜歡在園中採集酸蜜草花,一種粉紅色的小野花;喜歡追捕蝴蝶,用粉筆在水泥地上畫格子,用扁平的瓦片玩跳房,跳橡皮筋,把長串五顏六色的橡皮筋綁在兩棵樹幹上,獨自唱著:「小皮球,香蕉油,滿地開花二十一 ……」。不知道是什麼意思,只因為押韻,唱起來開心,跳起來帶勁,五十多年後還清楚地記得。她也喜歡躲在一床小棉被下,把自己圈在其中,隔成一個小小密室,在裡面編織故事,樂此不疲地玩著想像的遊戲;更喜歡獨坐窗前,讓思緒隨白雲漂泊……,雖不懂得漂泊的意義,卻沉醉於未知的漂渺。

   少年時,她開始思索生命,相信如果沒有一位天地萬物的主宰,生命將亳無意義。在綠園唸書的時候,有一回她背著沉重的書包,站在重慶南路的十字路口,看著熙來攘往的人群和呼嘯而過的車輛,心裡有一種茫然,一分失落,那一刻她清楚地知道,假如沒有永生,生命便是荒謬的。

   大專聯考之後,她迫不急待去耕莘文教院聽道理,從天主創造天地開始,一直聽到耶穌的受難與復活,終於,她披上了白頭紗,手持白燭,領洗成為天主教徒,從此開始了一生的幸福。

   杜鵑花城的日子在基督生活團的陶成裡變得格外豐富,大學畢業後的出國進修與成家,以及兒女們的成長歲月,除了忙碌,還是忙碌。一路相伴的信仰,在寂寞他鄉裡落地生根,孤軍奮鬥中,依靠的唯有天主的恩寵和一分內心的堅持。

   然後,兒女先後長大離家,先生也去別州工作,家成為空巢。寂靜中,天主的恩寵沛然下降,勢不可擋地傾洩而來,帶她進入前未經歷的默觀,一個新天地燦然綻放,於是她忽然明白,對祂的相思早已不止千年,遠在她肉軀成形之前,遠在她進入母腹之先,她的思念早已開始。 

   那正是為什麼她的心一逕渴慕,她的情時而泛濫,她的靈永遠嚮往。如鹿渴慕著溪水,在欲見而不見、和成為「更是」的掙扎中,那千年相思如同雨後竹林,自生機處處的溼泥內冒出筍芽,在生命裡以不同的形式顯露:在童稚的想像內,在年少的追尋中,在詩文見證裡,在服務和與他人的關係中,在奔赴成聖的熱火內 ,它們全是對衪無聲想念的投影,迴響千年…………

   啊,這千年之愛,所有愛的源頭,這千年不變、不斷的相思,自內燃燒,刻骨銘心,伴隨她一生一世!問世間情為何物,情為何物?惟有她至愛的那位,惟有知她最深的衪,能以親密的注視和寬廣的接納,看入她靈魂的深淵,輕輕撫觸她心中因愛成傷的瘀青。

null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