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牟敦

文:王慧敏姊妹

天主,我的靈魂渴慕祢,真好像牝鹿渴慕溪水。(詠四十二2)

   瑪斯‧牟敦這位二十世 紀的知名靈修導師,也是一位才華橫溢的詩人,他的文字充滿美感和令人神往的想像空間,例如他對黎明的一段默想:「鳥兒的第一聲啁啾,正是曙光初露的標誌,在依舊朦朧的天空下,在令人敬畏和不可言傳的清純中,天父以祂完美的沉默,開啟了鳥兒們的眼睛。 牠們與父交談,不是以流暢的歌聲,而是以一個覺醒的詢問,那正是鳥兒們的黎明狀態。牠們問:『是到了該做我們自己的時刻了嗎?』祂回答:『是。』於是,牠們逐個醒來,全都成為鳥,牠們表現出鳥的特徵,開始唱歌,立即成為牠們自己,甚至開始飛翔。」這段生動的默想,刻劃出天主掌管萬有的權柄,以及受造物們的善用天賦與全然順服。

   又如他在一段黃昏詩篇中說的:「祂的眼睛,真理的雙眼,固定於我心上,祂眼目所及之處,盡是平安:因為祂聖容的光輝便是真理,照耀所至,產生真實,滿含喜樂。祂對祂所愛的說:『我會注視著你。』祂無時無刻不看顧我們,除非祂看入我們內心,沒有任何恩寵會從天而降。」真理、平安、喜樂,都因著天主的恩寵,方能洋溢於心,而當我們以專注回視天主時,愛便在默觀中緩緩交流。

   牟敦說,「默觀是一個對召叫的回應,那召叫來自人內在的深淵。我們原是由天主的話語所造,本該對祂做出回應,成為祂的回聲。」天主從祂自己無邊的深淵中呼喚我,而「我對天主的默觀便是這個回聲」。這樣來描述默觀,非常美。愛我們的天主不斷注視我們,我們豈不也該不斷注視著我們心愛的天主?天主看著我,我看著天主,這就是默觀,而人的默觀成為天主呼喚的迴聲。「最深層次的溝通,不是溝通,而是共融。它是無言的,無以言表,超越了言,超越了概念。」這正是呼喚與回聲的相互對應、人渴望與天主合一的美麗境界。

   在靜夜裡讀牟敦、想天主,在祈禱氛圍中,細細品味詩情與虔敬的組合,無異於一場心靈的饗宴,牟敦這位靈修導師,以他屬靈的豐富,帶領我在心的悸動裡,再次輕觸了自己的靈魂。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