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市裡的天主

文:王慧敏姊妹

但願上主在白晝頒賜他的恩愛慈惠,
我夜間向賜我生命的天主歌頌讚美!(詠四十二9)
 

   每次回台灣,逛夜市總不可少。住處附近的新崛江商場,入夜以後燈火通明,喧嘩著節慶的熱鬧歡愉。節橉彼次的店家、攤位,排列在一條又一條的小街兩側,各樣 時尚衣裝、鞋襪、背包、帽子、圍巾、手套、口罩,手飾、頭飾、應有盡有,陳列出五彩繽紛,令人目不暇給。雖然多是年輕人的流行,我隨兒女踱步其間,偶爾也 會發現便宜、好看、又合適的衣服,滿足一下購物的樂趣。

   熙來攘往的人群摩肩擦踵。蔥油餅、烤香腸、水煎包、烤蕃薯、胡椒餅,和各色各樣小吃的香味,在夜空裡隨風飄送,叫賣者的吆喝聲,遊客們的歡笑聲,伴著我的悠閒輕鬆,在夜的沉酣裡恣意蕩漾。就在這無所事是的一刻,我想起了天主,五光十色中,我悄然注視沉默的衪,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台灣與北卡大異其趣,每次回來,享受親情、友情之餘,總免不了有些掙扎。習慣了鄉間隱修似的生活,每天逛街血拚, 大宴小酌,沉浸在從早到晚的人聲、車聲、電視聲裡,給我一種從沉睡中被剌眼燈光吵醒的恍惚。在北卡,每日晨起望彌撒、拜聖體的日子,彷彿昨夜夢中。我也幾 次努力在天色矇矓之際,步行在南台灣清晨的人行道上,去住處不遠的教堂望彌撒。屈指可數的教友、外籍神父費力的中文講道,卻令我不可抑遏地想念起北卡熟悉的教堂,和在聖體櫃前流連忘返的時光。

   人無疑地受著環境影響。安靜獨處時,容易收斂心神,常常意識天主;置身於花花世界,感官的誘惑猶如四面楚歌,美食當前,週五齋戒變得不可能,闔家共賞的電視連續劇高潮迭起,也變得不看不行。在那些時段裡,自然很少念及天主。

   人一旦掉在「貨真價實」的生活裡,很容易會讓周遭的一切佔去了與主獨處的時間,縮減了屬靈的操練。路易斯 (C. S. Lewis) 在他的《The Screwtape Letters》書 中,提及魔鬼阻擋人追尋上帝的技倆:當一位無神論者剛開始思考神的存在時,魔鬼立刻建議他先去吃個午飯再說,這人一走上街,看見叫賣報紙的報童,路上來往 的公車,和各種雜七雜八的事物,探索上帝的意念馬上被置諸腦後,逃之夭夭。可見「現實」是分散人對天主注意力的利器。

   所以,刻意的靈修操練何其重要,就像規律運動對維護健康不可缺少一樣。當我們習慣了每日的奉獻,一旦有所偏離,自己若有所失,天主也不樂意,衪會以微小的 聲音送來提醒,如輕風吹動書頁,帶領人的目光落在熟悉的情詩上,重拾愛的扉頁。也許,這就是天主在夜市裡敲我心門的原因吧?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