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船共渡 (四)冰雪之旅

文:王慧敏姊妹

他降雪像羊毛,他撒霜像塵宵。(詠一四七16)

   早晨五點多我們便起床了,今天船要駛經Tracy Arms 那一段, 遊輪將緩緩從兩岸冰雪覆蓋的山間穿過,歷時四小時,可以給我們足夠的機會,去細賞粉裝玉琢、晶瑩剔透的獨特景觀。 null

浮  冰

 

起先,山頂開始泛白,船側出現了一塊浮冰,不多久,山上的積雪增多,海上的浮冰也喧嘩起來,大大小小白色的浮冰四處悠遊,像一場熱鬧的水上市集,大家紛紛 到船頭舺板上去照相,冷冽的空氣裡透著清新,使人頓覺頭腦也清晰了起來。積雪的山上,不時可見流動的山泉奔瀉而下,那是溶冰造成的瀑布,有如一條條白色紗 帶,粧點著墨綠的山陵,在堅硬的石塊中勾畫出絲絲溫柔。如此景色確實前所未見,既壯觀又特別,天主的奇妙化工總讓人驚嘆不斷!

   下午船到了阿拉斯加首府Juneau, 岸邊已停靠了三艘遊輪,我們泊錨海中,坐小艇上岸。不遠處有電纜車登山,在高山頂上,整個海港一覽無遺,一艘艘美麗的船隻,徜徉在藍色海面上,平靜安祥。倦旅之後可以有地方安歇,是多麼值得感恩!當我們以祈禱來到主前,不也就像駛進了可以停泊的港灣嗎?

   山頂上有一架強勁的望遠鏡,鏡頭對準了海邊一棵樹上的禿鷹鳥巢,巢中一對鷹父母正在孵蛋,可以清楚地看見兩隻禿鷹白色的頭,和白色的尾巴。一位女士在旁解 說──當禿鷹的頭與尾都變成白色時,就是它們開始孵蛋的時候。天主給了人和所有動物愛子女的天性,也由此反映出天父對一切受造物的愛。那鷹巢遠在高山下的 海邊,這真是望遠鏡頭中的奇遇。等大家都走開了,我又對著鏡頭看了再看,心裡盪漾著一股童稚的喜悅,天主的化工何等美妙!

 null

   下山後,我們搭巴士去看冰河,不知是否因為全球暖化的關係,冰河不如想像中壯觀,不過,總算見識了前所未見,而我原來的想像,也只不過是自己的想像罷了!(待續)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