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船共渡 (三)主日,在阿拉斯加

文:王慧敏姊妹

你們往普天下去,向一切受造物宣傳福音 …… (谷十六15) 

   經過了一天一夜的航行,早晨醒來,船已在阿拉斯加的 Ketchikan停泊,天氣有些微雨,許多人都已紛紛下船。用過早餐,我們也下船去,先到碼頭邊的服務中心,探問如何去天主教堂,這天是主日,也是耶穌升天節,出發前,我已在網上查到Holy Name Catholic Church 有一台九點半的彌撒。資訊中心的人說教堂會有小巴士來接,囑我們去路邊等待。寒風細雨裡,旁邊站著一對墨西哥夫婦,也是要去望彌撒的,我與那位太太閒聊 著,卻總不見巴士的蹤影,眼看已過了九點,我回到服務中心去問,他們說巴士已經來過了,原來我們站錯了地方,還好路邊有計程車,於是相偕搭乘前往。

 null

 

   教堂裡坐滿了人,前面數排全是保留座,當天舉行堂區青少年的堅振聖事,由柏恩斯主教和本堂神父共祭。講道時,主教提到權柄問題,說了一個在不熟悉的小鎮上 駕車,一位交通警察要求看他的駕駛執照的故事。主教說,如果他要求看在座任何一位的駕照,大家一定都會覺得莫明奇妙,因為他沒有那樣的權柄,但是交通警察 就有那個職權。同樣地,如果一位平信徒拿起麵餅說:「這是我的身體」, 什麼事也不會發生,但是神父就有在彌撒聖祭中成聖體的權柄。主教有傳遞聖神的權柄,可以施行堅振聖事,而所有的平信徒都有天主賦予的、傳福音的權柄,去把 福音帶給未信的人。主教強調真理是永恆不變的,不會隨著時代進化,要在這個世俗的社會中為真理作證並不容易,但那是天主對每一位信徒的召叫,我們必須為基 督的受難、聖死、與復活作證,在愛與合一中彼此建造,時時服務眾人,而不是被服務。

   我不知道年輕孩子們對主教的話聽進了多少,我卻聽得十分仔細,覺得能從北卡跑到阿拉斯加來,參加主教主禮的堅振彌撒,是一件難得又值得高興的事。彌撒後, 一位菲律賓老太太自告奮勇送我們回碼頭,一路上,她談著如何從炎熱的菲律賓嫁到寒冷的阿拉斯加的故事,下車後,又從行李箱中拿出她出版的自傳給我們看,我 們當即湊興買了一本。

 

 null

 

   下午,我們在煙雨濛濛中步行探索這座小城,先在一個山頂上看了一個小小的圖騰公園,據說圖騰柱的木雕代表了印第安人所屬的族氏,公園旁邊有一個小博物館,展示著土著們的手工。Ketchikan 原以捕魚為業,如今以做遊輪上觀光客的生意為主,港灣邊街道上滿佈著禮品店,和賣鮭魚罐頭的店家。自從孩子們長大後,外出旅遊時,我已不再買紀念品,只希 望家裡的東西越少越好,履行「簡單就是幸福」、「少即是多」的原則。經歷新鮮事物時能活在當下,全心欣賞,也就夠了,事過境遷,揮一揮衣袖,記得也好,忘 卻也罷,多彩的經歷都已成了生命的一部分。(待續)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