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寵愛

文:王慧敏姊妹

祢由遠處已明徹我的思考

(詠一三九2) 

   目前我所屬的本堂只有兩台平日彌撒,其他日子我多半去二十分鐘車程外的聖利奧堂參與聖祭。每週五是聖利奧天主教小學的全校彌撒,聖堂中坐滿了學生、老師、和家長們。這天,我很幸運地在最後一排找到一個座位。 

   年輕的羅西神父講道時,一面來回走動,一面向孩子們提出問題:

   「聖人是誰?」 「聖人有什麼特質?」「聖人也有罪嗎?」「我們是否都被召叫成聖?」「怎麼樣才能成為聖人?」孩子們爭相舉手回答。神父說,每一個人都被召叫成聖,聖人也會犯罪,但是他們總依靠天主的恩寵,跌倒了就爬起來,不斷走向成全,神父的解釋既親切又深入淺 出。活力滿溢的歡慶氣氛裡,我遙望數十尺外鮮花與燭光圍繞的祭台,懷想天堂內的敬拜;天國的花朵、音樂、光彩,和氣氛,與現今相比,定然美麗不止千倍吧? 身穿白衣,腰佩金帶,聲如洪濤,皓髮如雪,面容燦爛的人子,接受天使及諸聖們永不止息的欽崇,「聖、聖、聖」的歡呼響徹雲霄,而當我一路跌跌撞撞、最終能 進入天堂時,將會與主有多靠近呢?

   正自神馳,天主的親臨猝不及防地牽扯心弦,溫柔的撫觸,如微風掠過湖面,不可承受之輕,在剎那間將我捕獲,一時,三千寵愛泛濫於心,我不禁為這驟然內注的神慰而熱淚盈眶。

   彌撒後是明供聖體,待人潮散去,我移至前排,好在近距離內瞻仰耶穌。淚水,依然不住上湧。沒有祈求,不做默想,也不唸經,我只靜靜凝望耶穌,陶醉於衪在我內、我在衪內的親密,及衪全然接納的愛情。啊,我的天主,願我心、我靈,都向直直奔赴,願以我的戀慕,陪伴聖心。

   在這藍天悠遠,白雲淺淡的秋日早晨,在親切安詳的聖堂內,和四面環繞的彩色玻璃之間,生活的細瑣煩愁全都褪去,人間煙火變得遙遠,重要的唯有一件事,就是這相逢寧靜中、天上人間、人間天上的無聲交融 。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