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初的愛德

文:何家怡修女

--我知道你的作為、你的苦勞和你的堅忍……

為了我的名字受了苦,而毫不厭倦。

可是,我有反對你的一條,

就是你拋棄了你起初的愛德。(默二2-4)--
 

   服務年長姊妹的初期,雄心勃勃,滿懷大志,心裡想著工作只有一個目的,便是讓她們保持健康,活出年老燦爛的一面。於是我用我的專業知識,幫她們進行各種合 適的治療、教她們保健運動、傾聽她們的心聲、經驗、甚至埋怨等等。親自看看工友們照顧卧床病人的情況,教她們抬床、過床的技巧,以致她們的飲食、衣著、各 樣日常生活所需都兼顧。修院為病人而進行的裝修工程,也是我在前線跟進,好讓各色各樣的配套能為我們的年長姊妹提供適當的照顧,亦是盡我作為後輩對她們一 生為修會奉獻的一份尊重及責任。當一切都安排好,並開始跟進各樣裝修工程、應付姊妹的各種需求、工友們的不明白事理,加上還要獨個兒計劃各樣配套,那種累 人的悶氣,每日都湧上心頭,一切起初的美夢轉瞬間變為惡夢。

    每日跟兩位護士姊妹合作,眼看護士對年長姊妹的冷漠、愛理不理的樣子,自己吃飽才理會坐對面的姊妹沒有飯吃的那種態度,使我極其憤怒。姊妹間因不同工作方 式、代溝而產生的誤會、互不相干,又或是你投訴我不幫你、我投訴你不工作……,沒完沒了的爭吵,真令人煩厭。這些爭吵,不但苦害了姊妹間的感情,更苦害了 年長姊妹,眼巴巴看著她們吵架,試問誰會喜歡吵架?而我就是不斷去勸架,四處去填補她們因任何原因而出了的漏洞。

    我一般在早上往堂區參與彌撒後,便步行上該會院工作。好一段時間因著那種煩厭及疲累,腳步總是沉重的,亦因著那內心的掙扎,工作的動力變得消極。曾試過藉 聖堂作避難所,彌撒後遲遲不想離去;嘗試向天主求智慧,好懂得去面對「人事糾紛」;嘗試求平靜的心,好讓自己不易動怒;亦嘗試求堅忍,好使自己能對年長姊 妹的關懷不離不棄;也嘗試求辨別之心,好使自己在懷疑自己是否適合度這種生活的時候,能認清主的道路;嘗試求信德,好叫自己一直相信天主為我安排的是最 好。最後,直至現在,我仍在不斷祈求這些恩寵,好讓我在極不願意下仍忠於所託付的使命。

   原來當初我滿懷大志,只是為了滿足自己的渴望,相信這絕不是祂的意願。從幾個月的經驗看來,我感受到祂正教導我什麼是真正的服從。服從不單只是向長上回應 一句「是」,服從最深的出發點,其實是一份愛德,一份兄友弟恭,彼此謙下服務的德行。而我雖為年長姊妹付出了我的辛勞,卻感到煩厭,正正就是我心底裡的驕 傲,在生活上欠缺了,拋棄了真正的愛德。

   這句聖經是印在一位樞機晉鐸五十週年紀念的書籤上,那一刻我被它深深地吸引著。這位樞機在位期間,不辭勞苦,為教會,為弱小者勞心勞力,社會各界人士無不認識他。可是他沒有以自己的作為為傲,卻只謙卑地寫下這句感言。這不是天主也藉他來給我上了重要的一課嗎?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