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 座

文:何家怡修女

--我所願意的善,我不去行;

而我所不願意的惡,我卻去作。(羅七19)--

    自從在印度學會了內觀默想(Vipasanna Meditation),覺得對自己在意識及覺醒方面很有幫助,便買了兩本闡釋這種默想的書回來,讓自己繼續加深認識及了解。九月底回港後被調派往澳門,每天早上彌撒後都會坐16號巴士前往聖嘉俾厄爾團體服務,在乘車途中便將書拿出來看。早上乘車的時候都是繁忙時段,上班的上班,上學的上學,當中不乏幼稚園的小朋友,跟著母親一大清早便上學去。我時常都在總站上車,所以很容易找到座位。我愛坐單人座,不怕受人騷擾,也不怕下車時打擾到別人。16號巴士是16座位的小巴,位子不多,卻走進上班上學的熱門地區,故乘客特別多。

   澳門的人情味較濃厚,尤其女性,車上不少母親帶著小孩坐車,很容易便跟其他婦女聊起來。一天,坐在我前面的有兩名婦女,數個站以後便有一位中年母親帶著小 孩上車,由於滿座,便要站立。兩位婦女見小孩睡眼惺忪,腳步浮浮的,便主動叫他坐在她們旁邊,並環抱著他,怕他跌倒,而這兩位婦 人便跟站著的母親開始聊起來。後來小孩嚷著要睡覺,兩位婦人二話不說便將他放在中間,而他也安然地呼呼大睡了。

   而我呢?自私的我每次都安然地坐在我的座位上,上車時還要選個靠近雙人位靠窗的一個,因為我心裡想,那個位置讓座不會那麼容易,那我可以安安定定看書,而避免不想讓座而引來的尷尬場面,以及發自內心的罪惡感。其實說到最後,都是以自己的利益為首位。當我想到這裡時,這個「我」確實醜陋非常。手拿著默想書,教人如何釋放自己去為更多的人服務;身穿修女的服飾,剛好把自己醜陋的一面遮掩得半點也不會洩漏。

   看我這個可憐的人,想起聖保祿宗徒曾說過:「我所願意的善,我不去行;而我所不願意的惡,我卻去作。」(羅七19)我懇切祈求天主給自己力量,釋放我內心的不自由。我看我亦要加倍努力,好好修道,成為一個表裡一致,圓滿整合的人。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