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事

文:盧孟慧姊妹

最後一堂課,上到一半,有三個國中男生在窗戶外叫我(我想起來了,國中好像這週段考的樣子)。

我看了一下,

帶頭的講:「你不認得我了?」(請用台語發音)

我走過去,「陳大大」(這個常常向我的耐心大大挑戰的男生)。

「當然記得呀!」

「我現在有比較乖!」

 

看得出來,這臉色看起和諧多了,不像小六青春發動期剛開始時的張牙舞爪,看什麼事一定大都是齷齪的、火爆的(大概青春發動期已過了2/3了吧)。

 null

七股十份村.蔥田         攝影/孟慧

 

我說,「你現在有沒有發現過去我對你很好?」

「有」,仍是一副大哥的樣子,

對著裡面四年級小朋友講,

「我們這個老師是世界上最好的,教得最好的。」

 

我其實並不期待他告訴別人我是最好的
(雖然他也許只是講得讓我高興一點),
我只是希望,他可以乖一點。

可是,乖的定義是什麼呢?好好當個公民吧,不要惹事生非,書讀不好,還有別的專長。做一個對社會仍有一點貢獻的人吧!

沒想到,這種令人頭痛的學生還記得我。

 null

七股.漁塭與房舍  攝影/孟慧

回家路上,

我想起了天主。

就是一路有天主相陪,我才有能力和這類學生相處。

每當我想要大發脾氣的時候…

就是天主在這些火爆的場面中,讓我馬上轉換心情,讓我學習謙卑,
        讓我不會做出傷害別人的事。

 

相反地,祂讓我用另一角度和難纏的學生相處。

要不是有天主,一定無法安穏走到現在。

的確,我們是沒有能力的;所有的力量,都來自於天主。

我們只是祂的工具,在我們的工作上,彰顯祂的光榮。

 

主啊,如果有人記得我,

那麼,一定是因為祢,而不是來自於我。

因為,所有的美好的一切,都來自於祢。

感謝祢,感謝我們的主。

 

 

null

 

上主尊高無比,仍垂顧弱小,
惟對驕傲的人,卻遠遠旁眺。

我若處於困難中,你必保全我的性命,
你用右手救我,伸手拒抗仇人的憤恨。

上主必替我完成這工程;
上主,你的仁慈永遠常存,求你不要放棄你的作品。

(詠一三八6-8)null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