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在斐理斯前受審

在斐理斯前受審(宗二四1-27)

1過了五天,大司祭阿納尼雅同幾個長老和一個名叫特爾突羅的律師下來,向總督控告保祿。2保祿被傳來後,特爾突羅便開始控告說:「斐理斯大人!因了你,我們纔得大享太平,由於你的照料,這民族得了改善:3這是我們時時處處感激不盡的。4但為了不多耽誤你的時間,我請求你發仁慈,略聽我們片刻。5我們查出這人實在是個危險人物。他鼓動天下的一切猶太人作亂,又是納匝肋教派的魁首。6他還企圖褻瀆聖殿,我們便把他抓住了。【本想按我們的法律來審判他,7可是千夫長里息雅趕到,以武力將他從我們手中奪去,8命令控告他的人,到你這裡來。】你問問他,便可知道我們控告這人的一切事是真的了。」9猶太人也一起附和,肯定事情確是如此。(宗二四1-9)

由於千夫長預先搶救保祿到總督之住處黑落德王府,以免遭埋伏殺害。因此猶太人公議會對保祿的陷害落空,故委託特爾突羅律師向總督控告保祿。特爾突羅律師指控保祿鼓動猶太人作亂、企圖褻瀆聖殿,重猶太人都跟著附和。

10總督示意叫保祿說話,保祿便回答說:「我知道你多年以來,就作這民族的判官,所以我可放心為我自己的事作辯護。11你能夠查知:自從我上耶路撒冷來朝拜,到現在還不過十二天。12他們在聖殿裡,或在會堂裡,或在城內,沒有看見我同甚麼人爭論,或集合過群眾。13對於他們現在控告我的事,他們也不能向你證明。14但是有一點,我卻向你承認:就是我確是依照他們所稱為異端的道,事奉祖先的天主;凡合乎法律及先知書上所記載的一切,我都相信。15我對天主所有的希望,也是他們自己所期待的,就是義人及不義的人將要復活。16因此,我自己勉力,對天主對人時常保持良心無愧。17我離開耶路撒冷多年以後,纔回到那裡,是為賙濟我國人,並呈獻祭物。18這期間,有人見我在聖殿裡行取潔禮,既沒有集眾,也沒有作亂。19不過,只有幾個從亞細亞來的猶太人,他們若有告我的事,他們應該到你面前控告。20或者,如果這裡的這些人,見我站在公議會前有甚麼不對,他們儘可提出;21即使有,無非是為了我站在他們中間所喊的這一聲:為了死者的復活,我今天纔受你們審判。」22斐理斯對於這道,既有比較確切的認識,便有意拖延,就對他們說:「等里息雅千夫長下來,我再審斷你們的事。」23遂命百夫長看守保祿,要從寬待他,不要阻止他的近人來接濟他。(宗二四10-23)

在這段中保祿得到總督斐理斯許可,開始答辯:他來耶路撒冷朝聖12天期間,並無不法行為。他的信仰是提告者所稱「異端的道」,遵守猶太傳統一貫的信仰、法律,並且相信人死後將復活。到耶路撒冷是為了賙濟我國人、呈獻祭物。祂是因為相信「死者的復活」,才受到控告。

總督斐理斯聽過保祿的答辯,心中早已有定奪。但有意拖延時間,以等待里息雅千夫長到達為理由,暫時將此案擱置。

24過了幾天,斐理斯和他的猶太籍妻子得魯息拉一起來到,就打發人叫保祿來,聽他講論有關信仰基督耶穌的道理。25保祿講論到公義、節操和將來的審判時,斐理斯害怕起來,便回答說:「現在你回去,等我得便,再叫你來。」26他同時也希望保祿給他些錢,因此,屢次打發人叫他來和他談話。27滿了兩年,頗爾基約斐斯托接了斐理斯的任;斐理斯願意向猶太人討好,就將保祿留在監裡。(宗二四24-27)

總督斐理斯和他的夫人猶太籍妻子得魯息拉,找保祿來講論有關信仰基督耶穌的道理,卻不敢觸及公義、節操、和未來的審判議題。他們藉著多次和保祿接觸,期待從保祿身上獲得錢財。 

兩年任期滿,由頗爾基約斐斯托接下斐理斯的總督職位,為了獲得猶太人的心,仍讓保祿繼續成為階下囚。

上訴凱撒(宗二五1-6)

1斐斯托到省上任,三天以後,就從凱撒勒雅上了耶路撒冷。2司祭長和猶太人的首領,向他告發保祿,並請求他開恩,3來對付保祿,就是求他將保祿解到耶路撒冷來,他們好設下埋伏,在半路上將他殺掉。4可是,斐斯托回答說:「保祿應押在凱撒勒雅,我自己不久就快回去;」5又說:「你們中有權勢的人,跟我一同下去,若在那人身上有甚麼不對處,控告他好了。」6斐斯托在他們中住了不過八天或十天,就下到了凱撒勒雅。第二天坐堂,下令將保祿帶來;(宗二五1-6)

當新任的總督斐斯托下到耶路撒冷,猶太人公議會再次向總督控告保祿,想要故計重施,解送保祿到耶路撒冷,好能在途中,設下埋伏殺害保祿。總督斐斯托認為保祿應該在凱撒勒雅總督府受審,如果猶太人願意控告保祿,應該來總督府提告。 

7保祿一來到,從耶路撒冷下來的猶太人就圍住他,提出許多嚴重而不能證明的罪狀。8保祿分辯說:「我對於猶太人的法律,對於聖殿,對於凱撒,都沒有犯甚麼罪。」9斐斯托想要向猶太人討好,就向保祿說:「關於這些事,你願意上耶路撒冷,在那裡於我面前受審嗎?」10保祿卻說:「我站在凱撒的公堂前,我該在這裡受審。我對猶太人並沒有作過不對的事,就是你也知道的很清楚。11假如我作了不對的事,或作了甚麼該死的事,我雖死不辭;但若這些人所控告我的,都是實無其事,那麼誰也不能將我交與他們;我向凱撒上訴。12斐斯托與議會商議之後,回答說:「你既向凱撒上訴,就往凱撒那裡去!」(宗二五7-12)

從耶路撒冷下來的猶太人來到凱撒勒雅,在總督斐斯托面前提出保祿的罪狀,保祿回答他對於

猶太人的法律、聖殿、凱撒,都沒有犯罪。對於斐斯托討好猶太人的提議,是否上耶路撒冷受審,保祿堅定確認他應在凱撒的公堂前,在總督府受審,而非耶路撒冷。保祿表示自己沒有做不對的事,不能將自己交給猶太人的公議會。最後,保祿提出他要向凱撒上訴,獲准。 

阿革黎帕王來訪(宗二五13-27)

13過了幾天,阿格黎帕王同貝勒尼切到了凱撒勒雅,向斐斯托致候。14他們在那裡住了多日,斐斯托就將保祿的事件,陳述給王說:「這裡有一個人,是斐理斯留在獄中的囚犯。15我在耶路撒冷的時候,司祭長和猶太人的長老告發他,要求定他的罪。16我回答他們說:當被告還沒有與原告當面對質,還沒有機會辯護控告他的事以前,就將那人交出,不合羅馬人的規例。17及至他們來到這裡,我一點也沒有遲延,次日便坐堂,下令把那人帶來。18原告站起來,對他沒有提出一件罪案,是我所逆料的惡事;19他們的爭辯,僅是關於他們的宗教及關於一個已死的耶穌,保祿卻說他還活著。20我對這爭執不知如何處理,就問他是否願意去耶路撒冷,在那裡受審。21可是,保祿卻要求上訴,將他留給皇帝審斷,我便下令留下他,等我解他到凱撒那裡。」22阿格黎帕向斐斯托說:「我也願意親自聽聽這個人。」斐斯托說:「明天你就可以聽他。」 

過了幾天,阿革黎帕王來到凱撒勒雅,住在總督府,總督斐斯托將保祿的案件一一陳明給阿革黎帕王,因此引起阿革黎帕王想聽保祿說話。

23第二天,阿格黎帕和貝勒尼切來時甚是排場,偕同千夫長及城裡的要人進了廳堂;斐斯托下令,把保祿帶來。24斐斯托說:「阿格黎帕王和同我們在場的眾人,你們看這個人,為了他,所有的猶太群眾曾在耶路撒冷和這裡向我請求,呼喊說:不該容他再活下去。25但我查明他並沒有作過甚麼該死的事。他既把這案子向皇帝上訴了,我便決定把他解去。26我對這人沒有甚麼確實的事可向主上陳奏;因此我將他帶到你們前,尤其你阿格黎帕王前,好在審訊以後,有所陳奏,27因為我以為,解送囚犯而不指明他的罪狀,於理不合。」

在阿革黎帕王和他的妻子貝勒尼面前,總督報告他查明保祿並沒有犯下任何的死罪,既然保祿願意向凱撒上訴,已決定解送他去。總督希望阿革黎帕王能指出保祿的罪狀,較合常理。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