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厄弗所的暴動

保祿在厄弗所(宗十九1-12)

1阿頗羅在格林多的時候,保祿走遍了高原地帶後,來到厄弗所,遇見了幾個門徒,2向他們說:「你們信教的時候,領了聖神沒有?」他們回答說:「連有聖神,我們都沒有聽過。」3保祿說:「那麼,你們受的是甚麼洗,」他們說:「是若翰的洗」4保祿說:「若翰授的是悔改的洗,他告訴百姓要信在他以後來的那一位,就是要信耶穌。」5他們聽了,就因主耶穌之名領了洗。6保祿給他們覆手,聖神便降在他們身上,他們就講各種語言,也說先知話。7他們一共約有十二人。

保祿來到厄弗所,遇見一些信友,保祿詢問得知他們沒聽過聖神,接受過若翰的洗,於是他們首先承認主耶穌而領受洗禮,接著由保祿為他們覆手,聖神降臨在他們身上,他們一共12人,能講各種方言及先知話。顯然地,若翰的洗禮是悔改的洗禮,因主耶穌之名而領受的洗禮,則為聖神的洗禮。

8保祿進了會堂,放膽講論,一連三個月,辯論天主之國的事,來勸化人。9但有些人心硬不信,在大眾面前辱罵聖道,保祿便離開他們,把門徒分別出來,每天在提郎諾的學校裡辯論;10這事進行了兩年,以致凡住在亞細亞的人,都聽見了主的道理,猶太人希臘人都有。11天主藉保祿的手,行了一些非常的奇事,12甚至有人拿去他身上的毛巾和圍裙,放在病人身上,疾病便離開他們,惡魔也出去了。

保祿停留在厄弗所的前三個月,依照他的策略總是先為猶太人傳講福音,當猶太人心硬不接受,他才轉而向外邦希臘人宣講耶穌。經過二年的宣講,亞細亞人都有機會聽到主耶穌的道理。天主以奇蹟異能伴隨保祿的宣講,甚至保祿的毛巾、圍裙產生醫治作用,許多病人因此痊癒。

驅魔的猶太人受罰(宗十九13-20)

13那時,有幾個周遊的猶太驅魔者,擅自向附有惡魔的人,呼號主耶穌的名,說:「我因保祿所宣講的耶穌,命你們出去!」14有個猶太司祭長,名叫斯蓋瓦,他的七個兒子都作這事。15惡魔回答他們說:「耶穌我認識,保祿我也熟識;可是,你們是誰呀?16於是那個身附惡魔的人,便撲到他們身上,而制服了他們,勝過了他們,以致他們赤著身子,帶著傷,從那屋裡逃走了。

天主藉著奇妙事情的發生,主動使主耶穌的名字廣揚。一位名叫斯蓋瓦的司祭長,他有七位兒子,呼求耶穌的名以驅魔,結果發生惡魔反撲,制服他們受傷而逃走。

17凡住在厄弗所的猶太人和希臘人,知道了這事,就都害怕起來;主耶穌的名字也傳揚開了。18信教的人中,有許多來承認,並報告自己以往所行的事;19其中有好些曾行過巫術的人,把書籍一起帶來,當著眾人的面燒燬了;他們估計書價,得知共值五萬銀幣。20這樣,主的道理大為發揚,日漸堅固。

在厄弗所驅魔者呼求耶穌的名反而受傷事件,大大地建立了主耶穌的威嚴,信主的門徒中過去曾經行過巫術的人,擔心自己也同樣因惡魔受害,因此願意徹底的將有關巫術的書籍當眾燒毀,以表和過去斷絕關係的決心。

厄弗所的暴動(宗十九23-40)

23在那時候,關於主的道,起了不小的騷動。24原來有個名叫德默特琉的銀匠,製造阿爾特米的銀龕,使工匠們獲利不少。25他把他們和同業的工人集合起來說:「同人們!你們知道:我們是靠這手藝發財的。26你們看見,也聽到:這個保祿,不僅在厄弗所,而且幾乎在整個亞細亞勸服了許多人,說:『人手製造的,並不是神。』27這不但使我們這分行業,有遭人唾棄的危險,而且連偉大女神阿爾特米的廟,也要被視為無物,甚至整個亞細亞和天下所敬拜的女神的尊威,也將被消滅。」28他們聽了,滿懷怒氣,喊著說:「大哉!厄弗所人的阿爾特米!」(23-28)

關於保祿在厄弗所傳福音,反對者事件,其中有一位名叫德默特琉的銀匠,專門製造阿爾特米的銀龕,聯合所有同業,一起反對保祿,因為保祿的道理中清楚指出「人手製造的,並不是神」,基督徒的信仰發展會導致人們不信當地掌管生殖的阿爾特米女神,直接會影響他們的生計。他的言論引起厄弗所人對保祿非常憤怒。

29於是滿城混亂起來,他們捉住了保祿的旅伴馬其頓人加約及阿黎斯塔苛,一起衝到劇場。30保祿願意,進去會見民眾,可是門徒們不讓他去;31還有幾位亞細亞的首長,是他的朋友,也打發人到他那裡,勸他不要冒險到劇場去。32當時眾人亂叫亂嚷,的確是一個混亂的集會,大多數都不知道為了甚麼而聚會。33群眾中有些人推舉出亞歷山大來,猶太人就推他上前;亞歷山大就揮了揮手,要想向民眾分辯。34可是眾人一認出他是猶太人來,就都同聲呼喊:「大哉!厄弗所人的阿爾特米!」約兩小時之久。35書記官使群眾安靜下來,說:「厄弗所人啊!誰不知道厄弗所人的城,是偉大阿爾特米的廟,和那從天降下的神像的看守者呢?36這些事既不能反駁,你們就該鎮靜,不要冒昧從事。37你們帶來的這些人,既不是褻聖者,也沒有出言侮辱我們的女神;38所以,如果德默特琉和他同業的工匠,有甚麼案件反對某人,有訴訟期,又有總督在,他們儘可彼此對告。39但你們若還要求甚麼餘外的事,可以在法定的集會裡解決。40關於今天的事,我們實在有被控作亂的危險,因為這本是無緣無故的;我們對這事,對這次集會,也不能指出理由來。」他說了這些話,纔把集會遣散了。(29-40)

於是他們捉住保祿的旅行同伴,加約和阿黎斯塔苛衝進劇場,使保祿想進去,卻無法進去。整個劇場眾人混亂吼叫,以致誰也不知道為何集會。混亂歷經二個小時左右,書記官終於說服厄弗所人:保祿的言語不能反駁阿爾特米守護厄弗所城之事實,被抓的人也無褻聖之嫌。德默特琉可經由訴訟,控告對方。於是整個集會才被遣散了。

文件動作